第179章 被绿色笼罩的伊藤诚

  罗戒下意识的瞄了一眼西园寺世界旁边的桐人,对方依旧神情复杂的盯着亚丝娜,然而这次显然克制得多,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大喊大叫的冲出来做一些让人误会的举动。

  “哦,差点忘了介绍。”克莱因见罗戒盯着桐人看,以为是好奇他的新队员,主动为其介绍道:“这两位是新加入的队员,桐人和西园寺世界……别看桐人瘦瘦弱弱的,却是个很厉害的剑士呢!世界接替了幸的位置,现在是枪使。幸转职成了祭司,负责全队的治疗……对了,这还是桐人提议的,说是以幸的性格,不适合在前方战斗。”

  罗戒眼神玩味的挑起了嘴角。

  克莱因如果不提他还差点忘了,话说这个幸可是桐人的初恋来着,当初幸的死亡可是桐人在SAO中最大的一个伤痛和遗憾。

  如今这个初恋活生生的就在眼前,有着前世记忆的桐人想必一定很纠结吧?

  双方许久不见,自然要盘桓一番。

  鉴于克莱因等人刚从酒馆出来,在亚丝娜的提议下,众人一同前往了罗戒那刚刚入住不久的子爵府。

  经过多年的讨伐征战,整个七盾同盟国一直都是人少地多,

  “哇呜,夜魇,你这里可真不错,比那所谓的旅店豪华套间强多了……居然还有女仆妹子?真想不到你居然一直过着如此腐败堕落的生活,西克修,我也好想堕落一下……”

  克莱因也只是嘴上花花一下,事实上在接过女仆递上的热茶时,身体还是可以看出有些僵硬的。

  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跟那嘴上不吭声,却敢大半夜一个人跑到乌漆墨黑山洞里怼猪的诚哥可差远了。

  双方就最近王都和穿越众的事情聊了一阵,克莱因忽然说起了一件事。

  “夜魇,这次的王都守卫战,你要参加吗?”

  “什么守卫战?”罗戒愣了愣。

  “就是抵抗魔物娘的守卫战啊……你难道忘了,马上就要到春天了,随着魔物娘发情期的到来,很快兽潮就要出现了。”

  经过克莱因这么一提醒,罗戒才想起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虽说七盾同盟国每年都会献祭一批成年男性,但那仅仅只能降低兽潮的强度,并不能完全的阻止兽潮。

  所以每年的春季都会有这样一次守卫王都的战斗,持续时间大约一个星期左右,依靠着城墙与各种大型守城器械的保护,一般倒是不会有多大的伤亡率。

  “守卫战吗……等等。”

  猛然间,罗戒想起了一个被他忽视了很久的问题。

  既然那些男性是送去给各层的BOSS怪做祭品的,那么……这些人是怎么被送过去的呢?

  “克莱因,你们先在这里坐坐,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女仆就可以,我需要去一趟王宫。”

  说罢,罗戒唤醒了午睡中的鞠川静香,飞身跃上金色巨狼的后背,连正门都没走,径直越墙而出。

  王都贵族都有驯养野兽,甚至是魔物娘的嗜好。

  自打他拥有了子爵爵位以后,自然也有了这样一层幌子,鞠川静香的巨狼形态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的身边了。

  一路飞驰来到皇宫,门口的侍卫早就认识了这位跟公主殿下关系颇熟的新晋子爵大人,也没做例行通秉便客气的将罗戒直接放行。

  “是有这么一回事。”

  听了罗戒的疑问后,大公主「艾丽西娅」主动承认道。

  “为了降低每年一度的兽潮强度,历代讨伐队都会在各层BOSS所在的区域放置单向传送阵,这样便可以将祭品直接传送到对应楼层的BOSS那里……你问这个做什么?”

  “也就是说,如果是通过这个献祭传送阵,就可以不用再一层一层的往上爬,而是直接达到对应的楼层?”

  大公主「艾丽西娅」立刻便明白了罗戒的意思,震惊道:“夜魇,你不会想通过这个献祭传送阵走捷径吧?不行!这太危险了!你可要知道,这个献祭传送阵的出口可就是那些守层BOSS的巢穴啊!”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走到房间一侧的武器架旁,抽出了「艾丽西娅」惯用的那把长剑,拿在手上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公主殿下,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你的历代先祖将传送阵放在BOSS巢**,真的只是为了让你们用来献祭平民去换取短暂和平的吗?”

  大公主「艾丽西娅」身形一晃,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一直以来,她都是遵循着历代先王留下的规定和旨意,一年又一年的通过传送阵向魔物巢**传送着大量平民男性,可却从未深思过这些传送阵背后可能隐藏的另一层意思。

  “我觉得,你那历代先祖留下这些传送阵,固然是希望可以以少量的牺牲换取绝大多数人的平静生活……然而换个角度,他们历尽艰难的一路向上讨伐并安放传送阵,难道没有一点有朝一日你们可以通过这些传送阵反攻魔物,用手中宝剑去亲手创造真正和平的意思?”

  说罢,罗戒将长剑呛啷插回了剑鞘,头也不回的转身走出了王宫会客厅。

  ……

  与此同时,子爵府。

  伊藤诚神情复杂的站在在一间客房的门口,眼前的雕花门把手就像烧红的烙铁,想抓却又几次缩回来。

  数日前,同班好友西园寺世界的到来,让孤寂苦闷的伊藤诚颇有些惊喜,本想找对方叙叙旧,却发现曾经很黏他的西园寺世界,如今却开始刻意的与他保持距离,整日与一个叫做桐人的花样美少年形影不离。

  伊藤诚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流血,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能察觉,这时的他才意识到曾经的西园寺世界其实是喜欢他的。

  然而,本该属于他的幸福却被那个叫做桐人的家伙给抢走了。

  所以伊藤诚这次来是打算找那个叫桐人的男生摊牌的……嗯,也可以说是宣战。

  他不相信与西园寺世界多年相处的感情,还敌不过一个认识没几天的娘炮小白脸。

  终于,伊藤诚鼓足勇气推开了门。

  房间内没有人,只有浴室方向隐约传出沐浴的撩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