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融入异世的穿越者

  “亚丝娜!”

  随着罗戒三人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阵中,桐人挣脱了西园寺世界冲到传送阵前,伸手想要抓住那传送之光,然而手中却只有空空如也。

  蓝毛帅哥迪艾贝鲁走过来,搭住桐人那如女孩般清瘦的肩膀,正欲安慰几句,桐人却摇头打断了他,颓然道:“抱歉,迪艾贝鲁,给你添麻烦了……我想暂时退队,一个人静一静。”

  “哎?桐人,等等我!”

  西园寺世界歉意的向迪艾贝鲁鞠了个躬,从后方快步追上了满脸失落的桐人。

  两人在废墟之塔的某处窗口坐了下来,一起抱着双膝望着远方那连绵起伏的草原与树林。

  “那个女孩……就是你说的前世的妻子?”西园寺世界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惜和同情。

  “你现在终于肯相信我的话了?”桐人的神情恍惚,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追忆。

  “虽然还是有点难以置信,但我相信你不会对我说谎。”西园寺世界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道:“可是……以你现在的这具身体,即便是向那个亚丝娜坦白了一切,你觉得对方真的就能再次接受你吗?桐子?”

  清秀如女孩的少年……不,应该说是帅气如少年的女孩子,忽然抱着双膝流下了无助的泪水。

  ……

  进入SAO世界第十五日。

  罗戒与亚丝娜、桂言叶三人横穿了第二层「乌尔巴斯」的溶洞区与荒原地带,并成功的击杀了守层BOSS「金牛国王亚斯特琉斯」。

  ……

  进入SAO世界第三十二日。

  在第三层的「迷雾森林」中游荡了近半个月后,罗戒三人终于找到了传送阵的所在,击杀「恶魔树精涅里乌斯」后进入第四层。

  ……

  第四十一日,第五层通关。

  ……

  第五十三日,第六层通关。

  ……

  第一百天,第十层「千蛇城」通关。

  ……

  经过三个多月近乎马不停蹄的赶路和战斗,亚丝娜与桂言叶无论二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于是在点开了第十一层的传送点后,三人使用【传送水晶】再次返回了第一层的起始之街。

  这三个多月来,起始之街的变化很大。

  由于异界勇者的活跃,重新看到了希望的王都居民们也一改往日的颓废消极,重新爆发出了生活的热情,整个城市四处洋溢着积极向上的蓬勃朝气。

  当然,罗戒很清楚,眼下王都这大好的局面背后,是建立在穿越者的累累尸骨之上的。

  由于每次穿越者的死亡都会通过天空投影公布,所有人都很清楚这段时间来究竟有多少穿越者倒在了这片异世的土地上。

  3121人。

  平均下来几乎每天都要有30个穿越者永远的倒下,而再由相同数量的穿越者补上这个空缺,一代又一代的为这个并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战斗下去。

  曾经有人不满,有人抱怨,有人抗拒,甚至是有人暴动……然而,现在却不再有了。

  所有人都已经接受了现实,或者说是麻木了。

  想要回家,就只有一路杀到75层,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而且人的适应性是强大的。

  对于那些习惯了战斗的穿越者来说,这个只要有勇气去拼命就能获得荣誉、地位、金钱、美女的异世界,其实要远比曾经那个复杂的现实世界好相与得多,无需顾忌老板的脸色,无需面对笑里藏刀的同事,无需面对父母老婆那无休止的抱怨……无论想要什么,举起手中的剑砍下去,这里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沿着王都的街道一路走来,罗戒等人看到了不少情侣。

  不过其中绝大多是是男性穿越者和土著女子,而女性穿越者显然还放不下曾经的骄傲和矜持,既看不上那些野蛮粗鲁的土著男性,又比不过那些千依百顺的软萌土著女性,结果就只能这么高不成低不就的单着。

  “据说这些女性穿越者好像在组织什么妇女权益保障协会,要求和他们交往的男性穿越者必须遵守原世界的一夫一妻制……”

  亚丝娜一边啃着炸丸子样的小零食,一边给罗戒和桂言叶说着王都内的八卦。

  性格外向的她很擅长和其他穿越者快速打成一团,再加上青春靓丽的外表,无论在男性穿越者中还是女性穿越者中,都相当有人气。

  「闪光之亚丝娜」的名头也奇迹般的再次套到了她的头上,只不过这次与她的战技没有丝毫的关系。

  “这……怕是很难吧?”

  桂言叶虽然非常能理解那些女性穿越者的苦闷与无奈,可长达三个多月的历练更让她懂得了适者生存的道理。

  除非你有可以改变世界的力量,否则就不要试图去让世界适应你。

  “谁说不是呢?虽说她们的要求也无可厚非,问题是那些男性穿越者并非只有她们这一种选择啊……我感觉这样搞下去,恐怕最后还是会以闹剧收场吧。”说话间,亚丝娜的视线忽然落在了身旁的罗戒身上,好奇道:“夜魇君,如果是你的话,你是会选择一个穿越者妹子呢?还是一群土著妹子呢?”

  经过三个多月的相处,三人间的关系已经相当熟了,就连桂言叶在单独与罗戒相处时都不会再犯男性恐惧症,性格活泼的亚丝娜与罗戒开起玩笑来更是时常的肆无忌惮。

  “嗯。”罗戒很认真的想了想,“那要看哪边的胸更大……”

  “哼!你这个胸部星人!亏我当初还觉得你是个很酷的家伙!色狼!”亚丝娜故作生气的撅起了嘴。

  罗戒不以为然的耸耸肩,类似的对话时有发生,双方其实早就习以为常,就连很容易因胸大而无辜躺枪的桂言叶,现在也不会像最初那样尴尬的满脸通红,最多就是抿嘴偷笑一下。

  “说真的,从第十层开始,我感觉战斗的压力越来越大了,向上推进的速度也明显变慢了很多……”亚丝娜的眉宇间浮起一抹忧色,掰着手指数道:“整整100天,我们才进入到「艾恩葛朗特」的第10层,即便按这个速度计算,想要到达第100层也得将近三年的时间……”

  “不可能只有三年。”桂言叶摇头道:“我感觉得到,「艾恩葛朗特」的难度是以十层为一个增长的,假设每十层的通关时间增加一半,我们到达第100层所需的时间就很可能要在30年以上……这还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

  “天哪,那岂不是说,等我们回到原来的世界,已经是快五十岁的老太婆了?”亚丝娜紧张的捧着脸。

  还好,依旧光滑水嫩。

  “不仅如此……”说话间,桂言叶的情绪低落下来,“亚丝娜姐姐,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如果我们回去时已经五十岁了,那么我们的父母家人呢?”

  亚丝娜的手缓缓放了下来,默然的盯着自己的脚尖。

  是啊,如果自己都已经五十岁了,那么父母和家人……还会健在吗?

  桂言叶惨然一笑,摇头道:“其实我这几天一直都在想这件事,与其经过几十年的努力返回现实世界去接受那悲伤的事实,倒不如就这样在这个简单的世界中简单的活下去。”

  就在罗戒正想安慰两女几句时,街道对面的酒馆中忽然走出一队人,为首的红毛大叔脸甚是扎眼。

  “嘿!夜魇君,真是好久不见啊!”

  “三个月,也不算是很久。”

  罗戒笑着和克莱因单手击掌,随后视线扫过对方身后的队员。

  幸、伊藤诚,两个不知名的大众脸,还有……西园寺世界和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