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经过一整日的长途跋涉,罗戒、克莱因等人终于赶在升吊桥封城前回到了王城。

  为避免发生什意外状况,罗戒甚至没有休息,连夜入宫找到了大公主「艾丽西娅」,将找到「锻造女武神石像」的事情以及具体经过汇报给了她。

  和其他技能类女武神像不同,这座「锻造女武神石像」的重要性几乎可是说是战略级的,大公主「艾丽西娅」丝毫不敢怠慢,连夜派重兵将这座珍贵的石像小心翼翼的护送到了传承神殿。

  “夜魇,真的很抱歉……你送回的这座「锻造女武神石像」实在是太珍贵了,珍贵到我甚至拿不出等价的报酬。”

  在指挥士兵放稳了石像后,大公主「艾丽西娅」转身再次鞠躬,向罗戒表达了自己最真诚的歉意。

  然而这次穿的却是厚实的盔甲,完全没有上次那种低胸礼服有诚意。

  罗戒在心中默默的点了个差评。

  “没关系,给不起金币可以先打欠条……我想这么大的七盾同盟国,应该不会欠我们这些穿越者的账吧?嗯,看在咱俩的交情份上,我可以算你利息少点……”

  别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福利,即便是有,罗戒也不可能因为一块吃不到嘴里的肉而放弃眼前的既得利益。

  再说这也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下面克莱因他们还好几张嘴等着嗷嗷待哺呢。

  大公主「艾丽西娅」笑了笑,身为一国的代君,她自然明白什么叫公私分明,不可能像普通的小女孩一样跟罗戒耍什么赖皮……尽管她确实有点想这么干。

  “那你想要什么?事先说好,太多了我也给不起。”

  其实罗戒也没想过要狮子大开口,就七盾同盟国宝物库里那点破烂,还没他身上的装备好呢,要不是考虑到还有亚丝娜等人需要装备,他都懒得张这个嘴。

  “八套精良品质的装备,外加十万金币……嗯,就这些吧。”

  “就这些?”

  大公主「艾丽西娅」有些吃惊,不是说罗戒要求得太多,而是太少了。

  毕竟「锻造女武神石像」不同于一般的女武神像,毫不夸张的说,有了这一座神像后,七盾王国所有的铁匠都可以从武器的打造中解放出来,专心的打造日常器具和农具,由此所带来的综合国力的提升简直难以估量。

  若是以一国的税收来衡量,哪怕是10%的增加,都是一笔超百万金币的庞大数字。

  大公主「艾丽西娅」不觉得她和罗戒的交情能值这么多钱,只能认为对方可能是由于初来乍到,对货币购买力认识不足导致的换算偏差了。

  事实上她猜得也算八九不离十,罗戒对于这个世界的物价真没什么概念。

  大公主「艾丽西娅」略作思索道:“那就按你所说,另外再加上一个子爵的爵位和爵府。”

  对方早晚会了解这座「锻造女武神石像」的价值,「艾丽西娅」可不想因为这点蝇头小利,让罗戒这种穿越者中的佼佼者对她心存芥蒂。

  更何况,她有种感觉——尽管对方目前还只是个稍微出众些的小人物,但早晚有一天会成长为与她平起平坐,甚至是需要她仰望的一代巨擘。

  罗戒愣了愣,没想到居然还能有这种意外收获,随即笑道:“公主殿下真是实在人……房子我收了,爵位还是算了,我嫌麻烦,你也不好跟大臣们交代。”

  大公主「艾丽西娅」摇头微笑道:“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头爵位而已,大臣们不会说什么的……而且没有爵位的人是不能招募仆人的,给你那么大的一间子爵府,你总不能自己一个人打扫维护吧?”

  罗戒想想倒也是这么个理,也便没再推辞。

  爵位需要拟定走程序,子爵府需要重新修缮打扫,这些都是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兑现的奖励。

  当然,装备和赏金倒是第一时间到了帐。

  罗戒挨个鉴定了一遍,果不其然只是一堆E级绿装,不过考虑到现在的亚丝娜等人还是最初的F白新手装,这身超标准的装备至少能顶得上她们苦练十级了。

  “夜魇君,我们继续去升级吧!我感觉我们今天完全可能突破第一层呢!”

  强力的装备让在座的克莱因等人信心大增,纷纷嗷嗷怪叫着要去找第一层BOSS的麻烦,引得酒馆中众人纷纷侧目。

  罗戒抬起手,下方的喧闹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他,一双双眼睛中闪动着名为“野心”的火焰。

  在座绝大多数都是男人,无论是在现实世界还是异世界,又有谁不想建功立业成为人上人呢?

  可惜罗戒接下来的话注定要他们失望了。

  “抱歉,各位,之前跟随大队行动,只是为了适应一下这个世界的战斗节奏,我这个人一向不怎么喜欢抱团,有亚丝娜和桂言叶两名伙伴就足够了。”

  说话间,罗戒将从大公主「艾丽西娅」那里要来的金币券——某种类似支票或存单的东西,每人一万,给参与这次救援行动的克莱因等六人分了下去。

  他从来都不是一个吃独食的人,尽管这些剧情NPC在整个救援过程中没起到什么主要作用,可单是这份勇气和正义感就值得他对这些人提前进行感情投资了。

  “说句可能很冷血的话……你们现在有级别有钱有装备,已经完全没必要再跟随穿越者大队练级了,他们那些人低下的效率只会拖慢你们升级的进度。从这次救援行动中可以看出,你们这些人不乏勇气,那么不妨走得更远一点,不要让这次幸运得来的起始优势被后来者慢慢追评,最终泯然众人矣。”

  留下一番值得所有人深思的话语后,罗戒与众人起身道别,在一片遗憾的叹息声中带着亚丝娜和桂言叶二人离开了酒馆。

  “夜魇君,其实,我不是很明白……”走在旁边的亚丝娜欲言又止。

  “为什么不与克莱因他们一起行动,是吗?”

  “我觉得克莱因和幸他们这些人的人品都很好,之前我们合作也很愉快,一起行动不是更可以互相多照应吗?”亚丝娜不解问道。

  罗戒停下脚步,转身认真的看向亚丝娜以及旁边的桂言叶,忽然淡淡一笑。

  “因为你们两个是要跟着我一起飞翔的,而他们则注定跟不上我们的起飞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