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踹你死功夫真腻害

  篝火的余温透过干燥的地面徐徐传递上来,狭小的帐篷内此刻温暖如春。

  没有异性的存在,三个女孩早已脱去碍事的轻甲,只穿着贴身衣物钻进了柔软的睡袋。

  “真暖和,感觉就好像回了家一样!你们这里真好,不像我们住的那个帐篷,不但又湿又冷,还到处都是烦人的蚊子……”幸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侧过身体面对这亚丝娜和桂言叶,好奇问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可以吗?”

  桂言叶睡在三人的中间,距离幸最近,她茫然的摇了摇头,如实道:“我只知道这地面是叶演君用篝火烤过的,说是这样可以驱潮气,但为什么没有蚊子我就不知道了,这些都是叶演君做的,我和亚丝娜就是帮忙递一下工具……”

  “叶演君?就是你们的那个队长?听名字好像是华夏人呢。”

  幸一个翻身撑起了上半身,亮晶晶的大眼睛里满是好奇。

  虽说她的年龄要比亚丝娜和桂言叶大上两岁,可终究还只是个普通少女,难免会对有关异性的话题感兴趣。

  “是啊,叶演君做的华夏料理很好吃呢。”

  亚丝娜一脸回味的托着脸颊,似乎还对刚才那锅炖鸡的味道念念不忘。

  “而且他应该也很强。”毕竟从小接受剑术和合气道训练,桂言叶在武道方面还是很有眼光的,“如果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一定的信心,是不可能独自一人进入树林打猎的……而且如此短的时间内就找到这么多的食材,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哦?这个叶演君真的这么厉害?”听了两女的描述,幸不禁发出阵阵惊叹,愈发好奇道:“我看他好像年纪并不是很大的样子,他原来到底是做什么的呀?”

  “这个我还真没问过他……或许是厨师?”亚丝娜猜测道。

  桂言叶摇摇头,道:“我感觉叶演君身上的气质很像我师傅那样的武者,但说起话来和和气气的,又有点像在校的大学生。”

  “厨师?武者?大学生?”幸皱起了眉头,片刻后恍然击掌道:“我明白了!这个叶演君一定是某个大学的华夏籍交换生!”

  “哎?幸姐姐,你是怎么会得出这种奇怪的结论的?”

  亚丝娜面色怪异的看着那仿佛已经看穿一切的幸。

  “你们仔细想啊!华夏最出名的是什么?”不等亚丝娜和桂言叶回答,有些兴奋的幸便自问自答道:“当然是功夫和美食啦!你们没看过网上的视频吗?华夏人可是从小学就每天在操场上集体练功的……而且我一个去过华夏旅游的朋友说,华夏的男人和我们倭国那只知道加班喝酒的男人完全不一样,他们把做菜视作一种基本技能,就像我们上的家政课一样,据说不会做菜的男人在华夏是娶不到妻子的……所以说,你们觉得他很厉害,也许只是少见多怪而已。”

  亚丝娜和桂言叶面面相觑,幸的分析貌似每一句话都很有道理,可连在一起怎么就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呢?

  “华夏的男人……不会都那么厉害吧?”

  幸想了想,也觉得有点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意思,稍微往回圆了圆,道:“嗯,也不能说是华夏人厉害,只不过是那群平成废柴们太废罢了……当然,我相信像叶演君这么厉害的人,应该在华夏人中也不多见,若非超乎水准的优秀,也不可能来我们这里做交换生不是?”

  亚丝娜和桂言叶这才勉强认同了幸的猜测。

  之前那个说法简直太玄幻了,感觉就像某些漫画情节一样——但凡华夏人都能一人战三虎,三人沉航母,五人灭上帝,十人创世纪……

  幸忽然叹了一口气,语气感慨道:“亚丝娜、言叶,我真的很羡慕你们两个呢,刚到这个世界就能遇到像叶演君这么可靠的男人……不像我,只遇到了一个连被子都不会叠的笨蛋。”

  “幸姐姐,那要不你也来我们的小队吧,我想叶演君应该不会介意的。”桂言叶显然没有听懂幸这句话的另一层含义。

  亚丝娜暗中拽了桂言叶一下,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很明显,这个幸其实是有些喜欢克莱因的。

  “对了,亚丝娜,言叶,有句话我一直想问,又不知道该不该问……如果问错的话,你们可千万不要介意啊!”

  亚丝娜和桂言叶对视了一眼,完全不知幸到底要说些什么。

  幸笑了笑,好奇的打量着两人道:“你们两个……到底是谁才是叶演君的交往对象呢?”

  “啊?”

  “哎?”

  桂言叶顿时脸红得如同火炭一般,连一向大方的亚丝娜也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幸姐姐,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和叶演君只是刚认识了几天的普通朋友而已。”

  “是啊,我和叶演君认识还在亚丝娜姐姐之后呢,怎么可能交……交往什么的……真的没有啦!”

  看两人手足无措的不断解释,幸也有点尴尬了,不好意思的挠头道:“抱歉啊,我看叶演君那么细心的照顾你们,还以为你们其中一人是他的恋人呢。”

  亚丝娜和桂言叶闻言不禁愣了一下。

  作为当事人,她们这一路上还真没有注意过这些事,然而经过幸这一提醒,她们才猛然意识到那个可以说是萍水相逢的男生居然在不知不觉间为她们付出了那么多。

  “叶演君是个很温柔的人……”桂言叶轻声幽幽道。

  亚丝娜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茫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我猜他一定喜欢你们其中的一个。”幸忽然再次语出惊人。

  亚丝娜和桂言叶表示不解。

  “相信我。”幸摆出一副过来人的神态表情,语重心长的教育着两个感情懵懂的后辈,“除了自己的父亲,没有哪个男人会毫无所求的心甘情愿为一个女孩子不断付出……你们两个都这么漂亮优秀,即便是我一个女孩子见了都要心动,那叶演君与你们朝夕相处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会一点其他的心思都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