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气势如虹的新鶸们

  锁定玩家的基础属性没什么好说的。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玩家的主要竞争对手还是来自于其他玩家,若是不锁定属性,原本低属性值的玩家,很可能会借助SAO的升级规则,极快的与原本的高属性玩家暂时性的拉平实力,这是自诩为公平公正的系统所不能容许的。

  再结合「玩家所击杀产生的经验值可均分给队伍中剧情NPC同伴」这一设定,那么也就是说——系统在这场幻境当中,其实就是在变相的鼓励玩家与剧情NPC组队攻略浮空城「艾恩葛朗特」。

  毕竟比起属性值已经被锁定的玩家,那些NPC穿越者才是有着无限可能的最佳队友人选。

  或许初期培养这样一支纯菜鸟组成的队伍非常艰辛,然而一旦坚持到穿越者NPC队友的平均属性超过自身,那么情况就会瞬间逆转过来。

  届时玩家只要躲在队伍里出出主意划划水,就可以轻松的跟着已经成长起来的队友们蹭BOSS掉落的积分和装备了。

  由此可想而知,如果这是一个没有经过魔改的SAO幻境,类似原著主角桐人、亚丝娜、克莱因这样有名有姓有潜力的NPC角色,将会被多么激烈的进行争夺。

  好在现在是一个没有竞争的单人幻境,罗戒只需按照自己的目标专心攻略即可,无需向多人幻境那样还要分心应对由其他玩家引发的蝴蝶效应与突发事件。

  当然,如果从纯粹的通关角度来说,仅有亚丝娜和桂言叶两人,对于一支完整的攻略队伍来说,似乎是人数少了那么一点。

  不过罗戒从不迷信大团队,兵在精而不再多,只要这个幻境还维持着SAO的原有基本框架,没有被系统魔改成什么“只有氪金才能变强”之类的国产网游版,他就有信心凭借前世的攻略记忆,将亚丝娜和桂言叶打造成可以以一敌十的最顶尖队员。

  而且别望了他还有着一个杀手锏。

  位于55层雪山龙之巢当中的隐藏职业——【封弊者】。

  ……

  讨伐魔物不是进山打猎,更不是下地耕田。

  一旦走出城墙范围,在没有到达下一层地图之前,基本是不能返回的。

  所以,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就相当重要了。

  帐篷、药品、少量的食物和饮水,这些都是必备物资。

  如果有条件的话,最好再能准备一匹驮马,这样可以极大程度上的增加续航里程,降低赶路所带来的疲劳,保持自身战斗力。

  当然,对于囊中羞涩的穿越者们来说,后者还只能是奢望。

  好在实力未达到5级之前,他们也只能在王都周围的树林和草原地带晃晃,互相照应着逐步熟悉战斗节奏,说不定还能赶在天黑前回到城里吃上一口热乎的晚饭,暂时还无需考虑远行的问题。

  “夜魇君,现在我们要去哪?”

  站在王城东大门的吊桥上,望着眼前那长着少量低矮灌木的碧绿草原,亚丝娜的神情有些茫然无措。

  桂言叶也握紧了刚从武器店买来的一把单手钢刀,显然内心也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镇定。

  对于这个幻境,罗戒前世的记忆只有一些职业与关键道具的获得方法,对于打怪升级这种最基本操作却是两眼一抹黑,并不比亚丝娜二人知道得更多。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打开《魔物图鉴》内绘制的第一层地图看了看,抬手指向了西北方向。

  魔物娘大多有着明确的领地意识,在非发情期间,一般不会离开自己族群的领地。

  正因为这一习性,七盾同盟国才能绘制出《魔物图鉴》上那极为详细的魔物娘分布图。

  罗戒选择西北,一方面是因为这个方向上的魔物娘族群最多最密集,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前往第二层的传送阵,就在位于西北方向的废墟之塔当中。

  然而,罗戒很快便遇到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情况。

  找不到怪。

  经过多年的讨伐,第一层的王城附近早已没有了那种大规模的魔物娘族群,多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单只。

  尽管敢于出城战斗的穿越者NPC此刻还不足两千人,可对于这片本就不大的草原来说,这个数量还是太多了。

  于是,所有网络游戏刚开服时的经典场面便出现了——整个草原遍地都是提着武器找怪的玩家,偶有一只倒霉的魔物娘刚从土里钻出来透气,便被一群人兴高采烈大呼小叫的乱棍打死。

  但与网络游戏不同的时,这个世界的魔物娘可是有血有肉的生物,不可能在死亡后凭空从原地刷出来,于是在眼前这片一眼就能望到边际的小草原,很快便被杀红眼的穿越者们扫荡一空,连路过的野鸭兔子之类小动物都跟着遭了殃。

  在确认周围除了人以外没有能动的活物了,首战告捷的穿越者们信心大增,提着武器和战利品,呼朋唤友的向着下一个魔物娘群落结伴出发。

  “夜魇君,为什么我觉得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好像很残忍?”

  看着草丛中那些已经被群殴得面目全非的魔物娘尸体,善良的亚丝娜和桂言叶二女脸上流露出一丝不忍之色。

  “你得庆幸这次被召唤来的万人勇者大队不是一群华夏粤省人。”

  见惯了前世幻境中的尸骨如山,这点小场面自然无法撼动罗戒那早已坚如磐石的内心,他转身正了正放在驮马背上的行囊,牵起缰绳道:“继续走吧,这种丧心病狂的物种灭绝只是一时的,以他们这点实力,今天太阳落山前能推到森林边缘就不错了。”

  反正这群鶸的脚步早晚会慢下来,罗戒也不愿让亚丝娜和桂言叶将有限的体力都浪费在抢时间赶路上,于是便牵着那用一百个金币买来的驮马,带着二女闲庭信步的远远缀在穿越者大队伍的后面。

  罗戒的话很快便一语成谶。

  当然,这不是预言,只是一种必然罢了。

  在即将接近森林边缘地带的时候,穿越者的大队伍遭遇到了两群足有五十多只大小不一的野猪娘。

  与之前草原上那些脆弱的昆虫系魔物娘不同,这些有着黝黑皮肤和健美肌肉,还有两颗下獠牙的野猪娘,其力量与防御力都高得惊人。

  一般的钢刀砍上去最多就是一个白印,连层油皮都不带破的,可若是被她们一头撞到身上,少说也要断上几根肋骨。

  在如此悬殊的实力差距下,穿越者们第一次出现了伤亡——两死十一伤。

  还有四名男性被野猪娘抓走,下场估计是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