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有实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其他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但唯独我妹妹「普利姆」出嫁绝对不行!”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还试图做最后的挣扎,然而占据了主动的BLACK佣兵使者却是寸步不让。

  “不好意思,公主殿下,我们老大来时说了,其他的条件可以商量,唯独娶二公主这件事,他是势在必得的,否则一切都免谈。”

  “凭什么?!”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也是上来了火气,自从她的亲生哥哥在两年前被献祭后,她就只剩下了妹妹「普利姆」这一个同母妹妹,从小如掌上明珠般疼爱着,怎么可能会舍得将她嫁给一个粗鲁的山贼头子?

  “就凭我们的实力比殿下你强。”使者得意的桀桀笑道。

  原本还舌灿莲花的白发大臣「托马斯」此刻就如同一尊泥塑雕像一般,坐在旁边喝着茶,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仿若完全看不到那佣兵团使者对于自家公主的步步逼迫。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倒退了几步,无力的坐回了沙发上,神情痛苦的双手揪着头发,将那漂亮的发式扯得凌乱不堪。

  一面是最疼爱的妹妹,一面是需要保护的人民,只有十八岁的公主已经完全不知该如何去做这个两难的抉择。

  “哦?你的意思是,有了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就在这时,一个戏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罗戒将小金毛装回腰间行囊里,拍了拍手上的点心碎屑,从沙发上站起了身。

  佣兵使者向白发大臣「托马斯」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托马斯」立刻轻咳一声,介绍道:“这是昨天的那些异界人其中的一个。”

  所谓的“异界勇者”其实都是废柴这件事早已传遍了整个王都,听说罗戒是异界人,原本还有些警惕的佣兵使者当即露出了轻蔑的笑意,昂起头嚣张跋扈道:“不错,这个世界的规矩就是如此,有实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呛啷——!

  雪亮的刀光犹如一道暗夜惊雷般瞬间照亮了略显昏暗的会客大厅。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罗戒已然平静的收刀入鞘。

  “妈的,吓了老子一跳!”

  佣兵使者还以为自己要挂了,然而刀光闪过后,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白发大臣「托马斯」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完全不知道眼前这异界人之前究竟将这么长的一把弯刀藏在了什么地方,更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毫无征兆的向佣兵使者挥刀。

  好在这个异界人倒是知道分寸,只是吓唬了对方一下,估计是想为异界人找回些面子,倒是没有真的伤到使者,不然他在BLACK兽佣兵团的「沃尔特」团长那里可就不好交代了。

  “呵,异界人,我知道你的刀很快,然而在战场上,光是快是毫无意义的。”见罗戒不敢对他动手,佣兵使者的语气愈发的狂傲起来。

  罗戒笑了,轻抚着手中【铭刀·河豚毒】那刀柄上的精致花纹。

  “不,你错了……你只知道我的刀快,但不知道我的刀究竟能快到什么程度。”

  几乎就是在罗戒开口的那一刻,佣兵使者才忽然感觉到腰部传来一阵剧痛,刚低头看去,整个身体居然不受控制的向前栽倒在了地面上。

  而在他的眼前,则是非常熟悉的两条腿。

  一刀腰斩!

  “啊——!托马斯大人,快救我!”

  腰斩在古代是一种极为残忍的刑罚,被腰斩的犯人往往并不会马上死去,往往要承受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折磨,才会在恐惧中慢慢咽气。

  佣兵使者用两只手撑着地面,艰难的向前爬动着,腰部流出的鲜血和肠子在地毯上拖出了一道数米长的恐怖血痕。

  “别……别过来!”

  白发大臣「托马斯」只是个文臣,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吓得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然而那名佣兵使者还是抓住了他的裤脚,声音凄厉的哀嚎恳求着:“托马斯大人,快救救我!你可是收了我们团长十万金币,答应要……”

  “混蛋!你这是血口喷人!”

  眼见自己收受贿赂的隐秘就要曝光,白发大臣「托马斯」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脚踹在那佣兵使者的脸上,硬生生把对方的后半句话给揣了回去。

  听到会客厅内的异动,几名卫兵立刻破门冲了进来,见到「托马斯」大臣正在狂踹佣兵使者的脸,不由得面面相觑,完全搞不懂出了什么状况。

  “你们来得正好!快把这个敢在王宫内行凶的暴徒抓起来!”白发大臣「托马斯」指着悠然站在一旁的罗戒大声命令着卫兵。

  “住手!都退下——等等,把地上这个人拉出去。”

  对于忠心耿耿的王宫内卫来说,公主的话才是代表着最高旨意,几名卫兵立刻上前将尚未断气的佣兵使者从大臣的腿上强行扯下,并同时带走了下半截的两条腿。

  “别……别都走,留下几个!”

  行凶的暴徒还在场,白发大臣「托马斯」哪敢独自留在这儿,赶忙叫住了两个卫兵。

  有了护卫在场,原本还全身抖得跟筛糠似的大臣立刻跟换了个人似的嘚瑟起来,气势汹汹的用那小萝卜般粗手指指着罗戒道:“你这个异界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王宫里当着公主殿下的面杀死前来商议国家大事的使者?你真的以为有点实力,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了吗?”

  “没错啊,有实力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罗戒微微一笑,回答得没有任何迟疑。

  白发大臣「托马斯」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他这才想起这句话貌似是刚才那佣兵使者说过的,现在居然被这异界人原封不动的送给了他,简直就如同冥冥中的天道轮回一般。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眉头紧锁,她完全没想到会出现眼下这种局面。

  一个异界人杀了佣兵使者。

  虽说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是她的命令,然而人毕竟是死在王宫内的,七盾同盟国肯定是逃不了干系的。

  尽管眼下的烂摊子让她有些头疼,可在她的心底,却隐隐有种释然的轻松感。

  虽说那个异界男人的行为很乱来,但终究是帮她做出了真正想要的选择。

  如果……自己不是公主的责任捆住了手,大概也会像那个异界男人一样遵循内心畅快的挥出自己手中的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