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嚣张的佣兵团使者

  对于公主骑士「艾丽西娅」的愤怒,白发大臣「托马斯」却全然不以为意。

  他习惯性的搓着手上的暴发户般的几枚宝石戒指,以一副长者的语气语重心长道:“殿下,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七盾王国已经到了生死的边缘,我们需要的是可以跟那些魔物作战的强大战士,为此死掉几个毫无用处的平民算什么?”

  “不要侮辱战士这个称号!一群能向着手无寸铁的老幼挥刀的人能算是战士吗?不过是一群拿着武器的暴徒而已!”公主骑士「艾丽西娅」对此寸步不让。

  “好好好,你跟我说暴徒,那咱们就说说暴徒。”白发大臣「托马斯」冷笑道:“说句不敬历代先皇的话,现在每年一次的献祭抽签是不是像手无寸铁的平民挥刀?可若没有这一举措,殿下觉得你现在有机会站在这里理直气壮的指责我,做你那爱民如子的大公主吗?”

  “我……”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的脸色骤然变得掺白如纸,尽管她明明有一肚子的道理,可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却根本软弱得站不住脚。

  见自己已经在言语上占据了上风,白发大臣「托马斯」的眼中不禁露出一抹得意与轻蔑,嘴里却依旧是那副恶心的倚老卖老口吻。

  “殿下,你还年轻,有些事情考虑得还不是很周全,所以先皇在去世之前,才会要我们这些老臣尽量帮衬着殿下一些……哎,可惜殿下终究是个女子,心性还是软弱了些,若是当初的王子殿下还在的话,定然会赞同老臣的做法的。”

  罗戒微微皱眉,这个白发大臣显然是在戳「艾丽西娅」的伤疤。

  为了向国民做出表率,历代的国王在拥有三名子嗣后,都要将其长子进行献祭,而自己也要带队进行魔物讨伐。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的父亲就是带队死在了55层那只白龙的龙息下,而她的哥哥,也就是白发大臣「托马斯」口中的大王子,在行过十六岁的成人礼后,就成为了野外魔物的祭品。

  在加上伤心欲绝的王后长期闭门不出不理朝政,现在整个七盾同盟国的所有大小事物,其实都压在这个仅有十八岁少女的柔弱肩膀上。

  “让……让我再考虑一下吧。”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颓然的坐回沙发,无力的用手撑住了额头。

  然而,白发大臣「托马斯」显然不想给她这个考虑的时间,步步紧逼道:“殿下,时间不等人,还有不到半年,下一轮的献祭抽签就要开始了,您也不想再看您的臣民们被大量拉去献祭吧?”

  “可……”

  不得不说,白发大臣「托马斯」毕竟是从小看着「艾丽西娅」长大的,最清楚这位公主殿下内心的弱点是什么。

  “殿下,BLACK兽佣兵团的使者已经等在外面了,无论您是否先接见一下,听听他们条件再说?”

  “什么?你居然已经和他们私下……”公主骑士「艾丽西娅」闻言又惊又怒,然而此刻的她却又无力改变什么,最终所有的话语都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叹息,道:“算了,你让他进来吧。”

  白发大臣「托马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依旧老神在在的坐在对面拿点心喂狗的罗戒,本想提醒公主骑士「艾丽西娅」这里还有个外人,然而见此刻的「艾丽西娅」情绪消沉,也怕逼迫得太紧引起这位殿下的逆反心,便索性当做罗戒不存在一般。

  反正在他看来,对方不过就是个无关紧要的异界人,回头威胁一下,在稍微给点好处,想必对方也不敢将今天的见闻乱说出去。

  经过侍女的通传,BLACK兽佣兵团的使者很快便走进了会客大厅。

  这是一名身材精壮的男子,赤膊披着一件敞怀的马甲,双手带着一副铁拳套,步伐稳健灵活,看上去应该是个拳师之类擅长贴身近战的人物。

  嗯,不过在罗戒看来,这只是个大众脸NPC,显然即便在原著中也不是什么重要角色。

  那名使者向公主骑士「艾丽西娅」施了一个不伦不类的抚胸礼后,大刺刺的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傲然道:“这是我们老大的条件,他说只要你们答应,他现在就点齐人马替公主殿下讨伐那些魔物。”

  白发大臣将那张纸转递给「艾丽西娅」,她刚看了几条后便当即变了脸色。

  “你们不要太过分!要编制要钱要装备也就算了,你们团长居然还要我妹妹嫁给他?”

  那名使者咧嘴一笑,全然没把公主骑士「艾丽西娅」的威胁放在心上,无所谓道:“我们老大说,双方结成了亲戚,我们才能更好的为咱们七盾同盟国效力嘛……当然,如果殿下心疼小殿下的话,您亲自嫁给我们团长也行,嗯,那样我们团长应该就算是未来的国王了吧?”

  “大胆!”公主骑士「艾丽西娅」愤然而起,一脚踹翻了面前的矮桌,咬牙切齿道:“区区一伙山贼而已,你们是觉得我们七盾同盟国已经衰弱到连出兵讨伐一伙山贼的能力都没有了吗?”

  “是的,你们没有。”那名使者的脸上露出一抹讥笑,“殿下,你真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吗?现在整个七盾王国只有不到三万正规军,去掉各个城池常驻的军队,您手上真正能自由调动的军队最多只有两千人,其中绝大部分还是战斗力低下的女兵……而我们BLACK佣兵团可是实打实三千精壮的汉子,我们团长更是可以一人走上「艾恩葛朗特」第五十层的强大存在。”

  说到这里,那名使者好像想起了什么,打开了之前带进来的一个大箱子。

  一簇极为漂亮的七色花丛出现在大厅当中,顷刻间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芙洛莉雅?”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不禁脸色一变。

  芙洛莉雅花是一种极为珍稀的花卉,仅能生长在第47层的「花之庭园」当中,一旦移植,最多只能存活半年。

  很明显,对方在用这种隐晦的方式在向她示威。

  公主骑士「艾丽西娅」的嘴边泛起一丝苦涩,七盾王国现在的家底她是再清楚不过,除非倾举国之力,调集全部军队和将领,才有可能攻打到50层以上。

  而偏偏一个山贼的头领,独自一人就上到了47层,两者之间的差距可谓一目了然。

  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对方愿意冒鱼死网破的风险,这伙山贼的实力已经足以攻破这座王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