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意外湿身的亚丝娜

  浮空城「艾恩葛朗特」的外形与其说类似一个巨蛋,倒不如说更像是一座由一个个圆盘叠在一起的超大金字塔。

  其中以最下层的面积最大,聚居着整个「艾恩葛朗特」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

  原本的第一层内有很多个国家,然而由于数百年前「魔王」留下的诅咒,那些弱小的国家都陆续的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最后仅剩下七个军事实力最为强大的国家。

  这也就是七盾同盟国的前身。

  原本这七国仅是守望相助的结盟,然而随着几次突发的魔物娘大潮,七国意识到如果再这样各自为政,怕是任何一国都难以保存,遂于结盟百年之后,正式合并为一个国家。

  至此,整个「艾恩葛朗特」的人类国度算是进入了统一时期,除了一些落草为寇的小股山贼以外,已经基本不再有任何来自人类的外来威胁了。

  正是由于这持续了数百年的“和平”,使得七盾同盟国对军事方面的重视更倾向于对个体实力的追捧,而对于城池的防御却是松懈到了极点。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小股的山贼根本不敢来攻击有正规军驻守的城池,魔物娘攻城又都是大张旗鼓,恨不得几里外就能发现那狼烟动地的群体迁徙,安排那么严密的防守,除了会造成市民的紧张情绪,根本没什么实质性意义。

  在这种普遍的松懈气氛下,自然也别指望所谓的军事训练会有多么严格。

  几名似乎是军官模样的教官犹如上大课一般,将各种武器的使用方法以及战斗要点,为在场的穿越者们讲解和演示一遍后,便让出场地任由众穿越者们自行练习了。

  对着训练用的稻草人刺了十几分钟后,汗流浃背的亚丝娜喘着粗气向训练场的边缘走来,一屁股坐在了罗戒的身边。

  罗戒放下手里的《魔物图鉴》,微笑着将一个竹筒水壶递了过去。

  “喝点水吧。”

  亚丝娜拧开杯盖后故意闻了闻,开玩笑道:“夜魇君,你没有偷偷往里面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如果盐也算奇怪的东西,那我确实放了一点。”

  亚丝娜抹了一把额角的汗珠,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夜魇君真的很细心呢,我都没有想起出来时向旅店老板要些盐……”

  亚丝娜虽然不像桂言叶那样从小修习武术,但平时也是会运动健身的,因此即便是很渴,也没有向其他穿越者那样放开了牛饮,而是很克制的一点点的小口轻嘬着。

  就在这时,结束了练习的桂言叶也从场地内走了过来。

  她原本的武器已经丢失,现在提着的是一把免费提供的训练用木刀。

  “来,言叶,看你出了那么多的汗,也喝点水吧。”

  亚丝娜赶忙接过桂言叶手中的木剑,将另一个水壶递了过去。

  “谢谢。”桂言叶温柔一笑,双手接过水壶。

  罗戒抬起头,稍稍愣了一下,迟疑道:“呃……那壶水是我喝过的。”

  “噗——!”

  刚喝了一口桂言叶当时就喷了对面的亚丝娜满脸的水,赶忙一边道歉一边帮亚丝娜擦脸擦身。

  “夜魇君,你是故意的,对吧?”

  亚丝娜一脸幽怨的盯着罗戒,她刚才明明看到罗戒喝水的水壶是另外一个。

  罗戒还是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不好意思啊,本来只是想跟言叶开个玩笑的,却没想到造成误伤了……”

  “夜魇君!你太过分了!居然还好意思笑!人家的衣服都湿透了!”

  亚丝娜又羞又恼,一手捂着已经透出罩罩底色的衬衣,一手挥舞着木剑,把罗戒追打得满场上蹿下跳,引来无数穿越者注目的眼光。

  站在原地的桂言叶先是一阵愕然,随即也忍不住噗嗤一声掩嘴轻笑起来。

  “亚丝娜姐姐和夜魇君,真是两个不错的人呢……”

  ……

  罗戒虽只是精神向玩家,可相当于普通人类极限三倍的体质,对于只是个普通女孩子的亚丝娜来说,根本就是个不知疲倦的体力怪物。

  追打了几分钟后,亚丝娜终于还是跑不动了,扶着膝盖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脸忿恨的盯着眼前的罗戒,随后不知想起了什么,居然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午的训练结束后,体力被压榨一空的穿越者们互相搀扶着,强忍着全身肌肉的酸痛,一瘸一拐的纷纷返回了各自休息的旅店。

  不过罗戒没有与亚丝娜和桂言叶两人一同返回,而是在军营门口找到了一名士兵,亮出了那枚【鸢尾花徽章】。

  那名士兵自然认得这是公主殿下的信物,立刻收起了之前的轻视态度,叫人牵来了两匹马,一路引领着罗戒来到了位于城市正中央的王宫门前。

  再次亮出信物后,一名侍女将罗戒带入了王宫内部,并将其引领到了一座装饰豪华的会客厅内。

  “大公主殿下刚从军营回来,此刻正在楼上沐浴,请您在这里稍等片刻……如果有什么需要,您可以按手边的那个唤铃,会有仆人来为您服务。”

  说完,那名侍女为罗戒倒上了一杯热茶,躬身一礼后便退出了会客厅。

  随身行囊里面的小金毛哼唧了几声,估计是听到了“洗澡”这两个字,罗戒笑着将她从里面抱出,拿起桌上的精美小茶点,掰成小块一口一口的喂到她的嘴里。

  “咦?那是小狗吗?”

  一个如同蜜糖般甜腻,又明显带着一丝稚气的小女孩声音传进罗戒的耳朵,他抬头循声望去,只见一楼走廊的拐角处,探出了一个满头粉色长发的小脑袋。

  见罗戒发现了她,那小女孩也不怯生,落落大方的来到他的近前,双手提着裙角施了一个淑女礼,自我介绍道:“来自异界的勇者你好,我是七盾同盟国第二王女「普利姆」,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做客。”

  罗戒之前就曾在原住民的口中听说过,七盾同盟国一共有两个公主,其中大公主最受军人尊敬,而小公主最受平民爱戴。

  “你就是那个花月公主?”

  他有点意外,因为据说这位小公主今年已经十六岁了,而眼前这个小女孩除了胸部有十六岁的尺寸,其他地方怎么看都只是个十一二岁的小萝莉。

  “你是说我的身体吗?”这容貌楚楚可怜的小萝莉倒是很明白罗戒的疑惑,稍显有些失落道:“我小时候身体不是很好,医生说我可能无法活过20岁,母后便求大祭司姐姐为我施展了神术,减缓了我的生长速度,但代价就是我没有办法像姐姐那样拿起武器去为国家和人民战斗,甚至连剧烈一点的运动都不能做……”

  “抱歉。”

  “没什么,比起那些跟我一样患病的平民孩子,我已经拥有得很多了。”粉发小萝莉似乎不想再谈论自己的病情,将话题转到了罗戒手中的小金毛身上,好奇道:“我们这个世界也有小狗,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亮闪闪的金色毛发,有点像大祭司姐姐头发的颜色呢……我可以摸摸它吗?”

  “呃……”

  这只小金毛要是只真狗,罗戒自然是不介意哄哄小孩子,可问题鞠川静香不是啊……他可忘不了当初毒岛冴子倒提着尾巴看公母时候的那种谜之尴尬。

  “普利姆,你忘记医师说过什么吗?还不赶快回你的房间去!”

  就在罗戒正在迟疑时,一个严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曾经在广场上见过的大公主「艾丽西娅」提着裙角,神情严肃且端庄的从楼梯上款款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