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是男人就上100层

  看着鞠川静香这幅急不可耐的吃相,罗戒的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歉意。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鞠川静香的存在实在有点太过特殊,尤其是在这个充满了危险魔物娘的世界,万一被哪个NPC意外撞见她那由狼变人的变身过程,指不定就会被当做什么新型魔物娘引来军队的讨伐。

  所以在没有为鞠川静香找到一个合适的身份之前,恐怕还得委屈她装一段时间的宠物。

  “呼,终于吃饱了。”

  一番毫无形象的狼吞虎咽后,鞠川静香心满意足的摸着那并不见多少隆起的平坦小腹,四仰八叉的瘫靠在椅背上,全然不在意各处隐秘的走光。

  “感觉好像又回到当初为了备考复习,经常忘记吃饭的日子呢……”

  鞠川静香伸了一个懒腰,将桌面上的餐具餐盘推到一边,将两坨沉甸甸的软肉习惯性的架在桌面上,用胳膊环住胸部,将头很舒服的埋在了中间的凹陷处。

  “那时我在图书馆里都是这样睡觉的,那是我第一次觉得,长这么大的胸其实也不错。”

  鞠川静香的天然呆很有点小孩子心性的感觉,罗戒歉意之余,又颇感好笑。

  他从储存空间里取出了一件开「惊喜盒」得到的女装,丢给鞠川静香,并说道:“又不会让你吃狗粮,你就不能以宠物形态吃点东西吗?”

  鞠川静香此刻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那件新衣服所吸引,一边美滋滋的往身上套,一边回答道:“只用嘴巴吃东西倒还没什么,可只用嘴巴没法喝水啊,因为鼻子会先进去,然后就会被呛到……”

  罗戒愣了愣,鞠川静香这话有几分道理啊……可真正的狼难道喝水也会呛吗?

  对了,貌似那是用舔的……对于人类来说,需要很灵活的控制舌头才能做到吧?或许可以想个办法训练一下?

  之前因为无法使用【USS微型无人侦察机】进行意识通讯,罗戒一直以为鞠川静香很抗拒以兽形状态吃东西,现在既然知道了她只是发愁喝水问题,那么最多是自己麻烦一点,亲手将东西喂给她吃就是了。

  虽说这次的SAO是个以欧洲幻想中世纪风格的异世界,但由于有魔法的存在,实际的生活质量并不低,至少也能达到现实世界七八十年代的生活水准。

  最起码,旅店的房间内是有二十四小时热水供应的。

  将吃过的餐盘放在门外等着服务生来回收清洗,好不容易恢复了人类形态的鞠川静香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走进了狭小的浴室,向大木桶中放水开始准备洗澡。

  罗戒则一个人躺在床上,望着头顶那漆黑陈旧的木质楼板,仔细的回想着之前在旅店一楼用餐大厅中收集到的那些信息。

  当然,这其中最有用的还当属独臂老者所提到的,关于浮空城「艾恩葛朗特」第100层的那个传言。

  作为一个拥有部分上帝视角的幻境玩家,罗戒其实在某些方面要比这里的原住民更加了解他们现在身处的这个世界。

  透过现象看本质,尽管此刻的「艾恩葛朗特」已经被系统魔改得似乎面目全非,但如果将原住民替换成游戏NPC,穿越者替换成游戏玩家,魔物娘替换成游戏怪物……其实就会发现,这里其实依旧遵循着《SAO》的最基本框架。

  在原著中,由于主角提前识破了GM茅场晶彦的真身,导致对方不得不在整体刚攻略到75层的时候,就被迫与主角进行了最终之战,然后在主角很没有逻辑的强行开挂中华丽飞灰,最后如同临终托孤一般,将SAO的程序核心【The_Seed】托付给了主角桐人。

  这也就是主线任务中要求玩家上到75层的缘由。

  不过在幻境当中,任何事情都不能照本宣科,需要结合实际去看。

  这里不是原著中的意识完全潜行游戏,那么也就不可能存在原著中的最终BOSS兼GM的茅场晶彦,所以也就是说,75层仅仅只是最低的通关条件,而并非是所谓的最终战场。

  那么如此一来,那传言中第100层存放着的世界女神「蕾莲缇亚」的身躯和神权究竟是什么,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SAO核心——【The_Seed】!

  只有这件道具,才可能拥有绝对控制这一方世界的GM权限!

  看来,这次幻境,仅仅只是完成主线任务恐怕还不够。

  原著中那个连主角桐人都没有登上去的「艾恩葛朗特」第100层的神秘城堡,显然这次是必须要走一趟了。

  ……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吃过了旅店免费提供的简单早餐,罗戒与亚丝娜、桂言叶二女一起来到了位于「起始之街」最东侧的训练场。

  据昨天在旅店中收集到的信息,这样的训练场在「起始之街」中原本有四个,分别位于外城的东西南北四座城门的附近,平时作为城内守军驻扎和训练的军营,发生外敌入侵时也可以以最快速度集结登墙反击。

  不过,由于连年的征战讨伐,再加上每年的献祭活动,七盾同盟国早已没有原来那样庞大的兵力,本可容纳四万人驻扎的四座军营,如今已经荒废了三个,这座东训练场还是为了迎接他们这些异界勇者,发动市民突击打扫修缮出来的。

  别看昨天绝大部分人都领取了武器,好像一副已经做好了撅起那啥任命运摆布的样子,但实际上今天到场的穿越者连总数的三成都没有。

  并且还有相当一部分根本没有进场,只是很谨慎的隔着训练场外围的拒马桩向内探头探脑,可能是打算先看看训练内容再决定是否要加入其中。

  “夜魇君,我们……要进去吗?”

  看着训练场大门口站岗的一队队士兵,亚丝娜好不容易鼓起的那点勇气又开了小差。

  相比之下,反倒是看起来很柔弱的桂言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毕竟她从小就被逼迫着接受剑道和居合道的训练,对于这种演武场的气氛早已不陌生。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走到亚丝娜身旁,突然伸手从她后面推了一把。

  “呀!”

  毫无心理准备的亚丝娜向前踉跄了几步,这才勉强维持住身体平衡,此时发现自己已经迈进了训练场的大门内。

  “我说过,任何事情的第一步总是最难迈出的,但只要迈出了第一步,你就会发现你曾经的担心和顾忌都是多余的……看,你现在已经走进来了,心里是不是轻松了很多?”

  在亚丝娜不满的嗔怪声中,罗戒脸上挂着轻松的微笑,也跟着迈步走进了那简陋粗犷的训练场大门。

  站在门外的桂言叶不禁微微张大了那双乌黑深邃的美眸,视线在罗戒那高挑健硕的背影上停留了数秒,随后慌忙追赶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