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认知障碍

  短暂的黑暗过后,放眼尽是紫色的浓雾。

  “小夜,这就是你的世界吗?可我什么也看不到啊。”

  鞠川静香将罗戒的手抓得更紧了,在这种浓雾弥漫的环境下,只要稍一松手,基本就很难再找到人了。

  “不,这只是两个世界的连接地带……当然,现在通往你们那个世界的大门已经关闭了。”罗戒耐心的为她解释道。

  “也就是说,我再也回不去了吗?”鞠川静香的声音有些沮丧,然而她终究是个乐天派性格,很快便打起了精神,自我打气道:“回不去就回不去吧,反正那个世界已经都是死体了,没有每周的综艺节目和连续剧,连新款衣服都不会再有……啊?我忘记把我的银行卡带来了!小夜你有钱吗?”

  “现在虽然没有,但以后应该会有的。”

  罗戒充满自信的笑了笑。

  幻境玩家的赚钱方式有很多,虽未必能成为那种动辄身家过亿的大佬,但如果仅仅只是想要生活富足还是不难的。

  只不过是幻境玩家的关注点大多都在如何提升自身实力上,对于现实世界的金钱一般不会特别看重。

  说话间,两人已接近紫色雾气地带的边缘。

  就在此时,一行系统提示出现在了罗戒的视觉投影当中。

  【玩家「夜魇」即将离开幻境通道范围。】

  【检测到幻境生命体「鞠川静香」跟随,类型为「坐骑」,允许通过。】

  【检测到幻境生命体「毒岛冴子」跟随,类型为「式神」,允许通过。】

  【提示:由于幻境生命体的存在形式差异,在现实世界活动期间将临时加持「认知障碍」效果。】

  对于这个「认知障碍」效果,罗戒并不陌生。

  这其实是一种效果很特殊的高等技能BUFF,但凡身上带有「认知障碍」的人或物,在其他人的概念里就会化作一种非常概括的符号形式存在。

  以鞠川静香为例,在未加持「认知障碍」前,她在所有人眼中的标签是“二次元形式存在的金发大凶美女疑似鞠川静香”。

  但在加持过「认知障碍」后,她在人们的眼中就只剩下了“女人”这样一个简单的标签。

  并不是说其他人看不到鞠川静香的真正模样,而是会在看到的同时自动遗忘掉那些最重要的特征标识,只留下最基本的一个模糊印象。

  而且更加神奇的是,「认知障碍」还会自动屏蔽影像设备,哪怕使用摄像机,也只能留下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

  这也是系统对于进入现实世界的幻境生命体的一种特殊保护。

  幻境外围依旧是荷枪实弹的目卫队士兵在把守,只不过每一队士兵的旁边都会跟随着一名负责监督是否有违规操作的华夏军方代表。

  确认了罗戒的身份以后,随队的华夏军方工作人员将他和鞠川静香带到了一间由帐篷临时改造的更衣室,并换上了统一式样的白色全覆式斗篷。

  “小夜,我们为什么要穿这种衣服啊?看起来的样子好奇怪……”

  鞠川静香兴致勃勃的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尽管她更喜欢漂亮的名牌衣服,可偶尔穿些奇装异服,对她来说倒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体验。

  “为了隐藏身份……当然,这种伪装的方式很简陋,但终归好过什么也不做。”罗戒回答道。

  其实最好的隐藏身份方式,莫过于鞠川静香身上的「认知障碍」效果,然而以现在幻境的开启等级,想要获得【认知障碍】这一技能还为时尚早,这身可笑的白袍估计还得再穿上相当一段时间。

  待两人换好衣服,一直等在外面的华夏军方工作人员陪同他们来到了营地中心的一处帐篷内。

  “这里就是任务奖励领取点了,我会在外面等着你们,如果有任何情况可以随时呼叫我……领取过奖励后,你们可以选择随队返回或单独返回国内。”

  罗戒从军方工作人员的话里听出了一丝不寻常的信息,不由问道:“可以选择单独返回?”

  那名工作人员点点头道:“其实我们原本是打算包机带队一同返回的,然而,幻境中似乎发生了一些我们没有想象到的特殊情况……当然,我们军方并不会干涉你们玩家的私人恩怨,这也是当初与你们签署协议时定下的规矩,但这次的事情闹得确实有点大了,现在双方的外交人员正在打嘴架呢……”

  罗戒完全明白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的确,不同国籍的玩家由于立场不同,在幻境中特别容易出现摩擦,一旦发生冲突,死几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像本场幻境这样,一次性死亡了近四分之三玩家的情况,无论对于华夏军方还是倭国防卫省,都可谓是极其恶劣的事件。

  然而,受限于取证困难,以及种种不可预料的后续影响,无论哪一方都不可能对于这次事件的元凶「白相」,极其所在的「楚河汉界小队」进行任何形式的打击报复,最终也只能在互相扯皮一段时间后不了了之了。

  不过罗戒也知道,各国官方组织所谓的“守规矩”都只是表面文章,事实上私下也有很多小动作,尤其是对于像「白相」这样总给他们添乱的刺头。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估计这次《学园默示录》幻境屠杀案的罪魁祸首的代号,很快就会从某些神秘的地下渠道逐渐散布得众人皆知。

  前世很多高端玩家的“凶名在外”大多都是这么散布出去的。

  与那名负责的军方工作人员暂时道别,罗戒与鞠川静香一同进入了那顶其貌不扬的灰绿色军用帐篷。

  作为任务奖励领取点,帐篷内并没有太过复杂的陈设,仅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

  唯一的工作人员是一名身着目卫队军服的倭国中年男子。

  在前世,这样的人被玩家称作“仓库”,其身份多是军方所属的幻境玩家,平时只参与最基本的每两月一次的纪念章任务,其存在的意义就是如同移动仓库一样往来于各地运输各种装备道具,以及积分。

  “请坐。”这名「仓库」很客气,态度上带着倭国人一贯的礼貌,“需要翻译吗?”

  罗戒愣了愣,这才意识到对方应该是不会说华夏语,这两句估计还是临时抱佛脚现学的。

  “不必了。”

  由幻境中带出的生命体与幻境玩家之间是不存在交流障碍的,所以鞠川静香就是最好的翻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