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雨夜落花

  就在此时,房门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

  在这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即便有着【月光之狼牙项链】带来的夜视加成,罗戒也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是宫本丽。

  虽然看不清面孔,可对方头上那两根锦鸡翎般的触角发型实在是太有标志性了。

  罗戒本以为宫本丽是要去卫生间,却不想对方在起身后居然轻手轻脚的绕过中间的鞠川静香,径直走到了他的身边,随后缓缓跪坐下来。

  “睡不着吗?”

  罗戒的突然开口,把宫本丽吓了一跳,黑暗中的轮廓明显颤动了一下。

  “我……可以在你身边躺一会儿吗?”

  宫本丽的这个请求让罗戒有点意外,但听那低落的语气明显不含任何其他暗示的成分在里面,更像是一只快要冻僵小猫在寻求一个温暖的庇护所。

  “嗯。”

  得到罗戒肯定的答复,宫本丽摸索着掀开被子躺在了他的身边。

  “阿夜……对于你来说,我算是什么?”

  罗戒不禁愣了愣,就在他以为宫本丽是想要确认两人关系定位的时候,宫本丽却没有等他回答,再次开口道:“我只是个NPC,对吗?”

  罗戒闻言心头就是一震。

  宫本丽既然能说出NPC这个词,就说明她早已从某种渠道得知了自身和这个世界的真相,很有可能就是之前保护她的幻境玩家说漏了嘴。

  这种事情其实在任务过程中非常常见,毕竟幻境玩家的能力体系与幻境世界的原住民格格不入,又经常是成队出现,稍作留意就能发现一些不寻常的端倪。

  “你的心跳刚才加快了,看了应该是真的了……而且,你也是那个世界的人,对吧?”宫本丽轻声道。

  不得不承认,女孩子在某些方面的直觉和判断力真的很可怕。

  罗戒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沉默以对。

  “看来我又猜对了。”宫本丽的语气再次低落的几分,身体也悄然向后拉开了一段距离,“别误会,我没有质问你的意思,只是想确认一下而已……明明活了十几年,却忽然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类似游戏角色般的NPC人物,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呢……”

  【警告:剧情人物宫本丽情绪异常,道具「心灵之光·宫本丽」即将破碎。】

  一行突如其来的系统提示把罗戒吓了一跳。

  卧槽?居然还带这么玩的?

  虽说不知道那【心灵之光】究竟有什么用处,可好不容易刷出来的道具,罗戒可不想因为这么莫名其妙的原因就消失掉。

  必须做点什么!

  罗戒一把拉住即将起身的宫本丽,在她的低声惊呼中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他已记不清这是前世哪个损友交给他的手段,无论女孩子闹怎样的情绪,只要第一时间先抱住了,就能解决绝大部分问题。

  当然,仅对性格温柔的软妹子有效,若是对女汉子施展,还得加上个加紧双腿的动作。

  好在宫本丽的骨子里只是个脆弱的小女孩,面对这样一个强而有力的拥抱,仅仅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便如同一只被驯服的小猫般依偎在罗戒怀里不再乱动,反而双手紧紧环住了罗戒,将脸缓缓贴在他的胸膛上。

  “阿夜……对不起,我不是在责怪你,我只是真的好害怕……一夜之间,不但这个世界变得我不再认识,甚至就连我自己都不再认识我自己了,我究竟是什么?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只是由一团冰冷数据组成的游戏NPC?”

  宫本丽那冰冷且颤抖的双唇很快便被粗暴的封堵住,她那褐色的眸子骤然放大,似乎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随即缓缓闭起双眼,生涩却又激烈的回应着罗戒,贪婪的吮吸着那充满了男性气息的温暖。

  片刻,唇分,罗戒抓着眼神已经有些迷离的宫本丽的手,轻轻放在她的胸前。

  “这里……感觉到了吗?现在你还会觉得你只是一团数据吗?”

  这也是罗戒从不把剧情人物看做游戏NPC的原因,在他看来,只要能拥有情感上的应激反应,哪怕只是一段编辑好的程序,那么这个生命体也足以称之为“人”了。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他的这个想法很幼稚可笑,然而,如果抛去那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组成的肉身,谁又能说人的意识不是一团庞大且逻辑缜密的数据呢?

  宫本丽身体微微一颤,微笑着,双眼却噙满了泪花。

  “谢谢你,阿夜。”宫本丽反抓着罗戒的手腕,将他那温暖的大手轻轻按在自己那高耸的雪峰上,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羞涩的红晕,忐忑却又坚定道:“请让我再感觉得更多一点……可以吗?”

  ……

  第二日清晨。

  窗外不知何时已然云收雨住,明媚的阳光由窗帘的缝隙中透出,隐约可以看到一线纯净无比的湛蓝色天空。

  笼罩在整个床主市的恶臭也被这场大雨洗刷干净,空气中充斥着久违的清新气味。

  从睡梦中醒来的罗戒正欲起身,忽然发现一左一右的胳膊皆被两具温香软玉的娇躯压住。

  等等……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明明记得昨晚和他睡在一起的只有宫本丽一人,可这多出的鞠川静香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印象?

  “啊?小夜,早……已经天亮了吗?”

  大约是罗戒的动作惊动了对方,鞠川静香睡眼惺忪的坐起身,将自身美好的胴体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

  罗戒这才想起,这只大凶萌物似乎有裸睡的习惯,而且还是那种睡着了都会自动脱衣服的强迫症患者。

  “啊——!”

  宫本丽这时也被声音唤醒,看到面前的罗戒和鞠川静香二人后不禁愣了一下,随即似乎想起了昨晚那羞人的疯狂,惊叫一声满脸通红的躲在被窝里不敢露头。

  “静香,你怎么会睡在这儿?”罗戒有点迷糊。

  “啊?是哦?我为什么会睡在这里呢?”鞠川静香抓了抓那一头凌乱的金色长发,脸上带着刚睡醒的迷糊和迟钝,想了好一会儿才忽然猛的一锤手掌道:“我记起来了!昨天晚上我起床去卫生间,回来后看到睡在我旁边的丽不见了,我一个人睡有点害怕,就过来跟小夜你挤一下……果然还是睡在小夜你身边有安全感呢!不过话说丽同学好狡猾,晚上居然把我一个人扔下,偷偷来找小夜也不叫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