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玩家横死(忐忑求首订)

  以罗戒的听觉自然不可能发现不了鞠川静香的小把戏,他双手向后一览,却不想没有摸到浴巾,反而直接抓到了两团滑腻的软肉。

  “呀……小夜好色。”

  鞠川静香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叫,鼻腔呻吟的尾音倒更像是在撒娇。

  罗戒一脸黑线——大姐你什么都不穿就扑过来,居然说别人好色?这算恶人先告状了吧?

  然而他和鞠川静香之间的关系毕竟早已不同以往,看也看过,骑也骑过(滑稽),这点程度的亲密接触倒还不至于让他觉得尴尬。

  罗戒顺势转过身,双手环住鞠川静香那肉感却又不失曲线的腰肢,面对面将她揽在怀里,盯着她那漂亮的金色瞳孔笑道:“这是丽的意思?还是你擅自做主?”

  鞠川静香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罗戒话里有话,脸上露出一丝揶揄的笑意,轻锤着罗戒的胸口道:“原来小夜你好这个调调,要不我去找丽同学商量一下?反正我是不介意的……哈哈,别,别挠痒,我开玩笑的。”

  别看鞠川静香一直没有男友,可毕竟是成年人,又整天跟南里香这个荤素不忌的男人婆混在一起,一旦跟人混熟了,其实也是个秋名山老司机,飚起荤段子来毫无心理压力。

  笑闹了一阵后,鞠川静香连连告饶,带着几分红晕和娇喘道:“谁让小夜你想得那么复杂……现在热水器里面已经没有水了,我和丽只是想让你也能泡个热水澡而已,可没有其他的意思。”

  罗戒这回是真的尴尬了,刚才鞠川静香说出一起洗澡的时候,他确实有点想歪了。

  “当然,小夜如果你真的想做些什么的话,我和丽两个弱女子肯定是无法反抗的……你说对吧?”

  鞠川静香掩嘴窃笑,随即挣脱了罗戒的怀抱,带着一阵湿润的香风跑回了浴室。

  上……呸,进还是不进,这是个问题。

  良知与道德如同两条搁浅在名为“欲望”沙滩上的鱼,开始了激烈的挣扎。

  正如鞠川静香所说,只是洗个澡而已,如果这也要遮遮掩掩的推脱,岂不是说明自己的心中有鬼?

  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好吧,其实就是罗戒自己想进去。

  当然,尽管字面意义上引人遐思,然而整个过程并没有多少旖旎,真真正正的只是三人围着浴巾坐在一个浴缸里泡了个澡而已。

  嗯,除了有点挤。

  但在这种停水停电的条件下,能有热水澡泡已经是相当奢侈了,鞠川静香和宫本丽二人又不是高城沙耶那种豪门出身的大小姐,倒也没有因此表示出任何的不满和抱怨。

  ……

  天色渐已入夜,外面黑得可怕。

  虽然风雨声压住了街道上尸群的嘶吼,可这种听不到的感觉反而更加阴森可怖。

  为安全考虑,在鞠川静香的提议下,三人决定睡在同一个房间。

  一户建这种自建的二层小楼只是看上去很大,事实上与那种欧米乡村自建别墅完全是两码回事,只有实际进入内部,才能感觉到其中的狭**仄。

  为了能睡下三个人,罗戒不得不拆掉了主卧的双人床,直接在地板上铺上被褥打起了地铺。

  当然,三人的睡法并没有像当初救下宫本丽的那次,被鞠川静香安排得明明白白,只是男女混住时很普通的睡法——鞠川静香和宫本丽睡在靠门的一侧,而罗戒则单独睡在靠窗的一侧,中间至少隔了三个身位。

  不是罗戒不怜香惜玉,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没有任何防护的窗户,其实要远比隔着走廊的房门更加危险。

  毕竟奔波了一天都有些疲乏,宫本丽和鞠川静香二女在被窝里窃窃私语了一阵,便逐渐没有了动静,甚至还能隐隐听到不知是谁发出的轻微鼾声。

  罗戒的体质属性已经到了300,精神属性更是高达600之多,一般程度的赶路和战斗已经很难让他感到疲乏。

  无聊的望了一会儿黑洞洞的天花板,他索性开起了这段时间刷分时爆出的「惊喜盒」。

  然而,上百个「惊喜盒」依旧没有给他带来任何惊喜,除了生活杂物还是生活杂物。

  最好的一件东西也不过只是一枚结婚钻戒,半块小指甲大的白钻有没有一克拉还有待商榷,根本谈不上多高的价值。

  当然,也不能说这些生活杂物完全没有用。

  至少其中有几件款式不错的女式衣裙——鞠川静香虽然不能穿着类型为「防具」的衣物,但对于类型为「杂物」的衣物是没有这种限制的。

  事实上这些「杂物」类型的衣物也很受玩家,尤其是男性玩家欢迎——毕竟可以不用洗,只需在储存空间中重置一下就能洁净如新,简直就是懒人的最爱。

  开完所有的「惊喜盒」,再次无事可做的罗戒习惯性的打开了主面板,并随手点开了积分排行榜。

  “咦?怎么回事?”

  罗戒猛然间瞪大了眼睛。

  积分排行榜上,他依旧牢牢的把持着第一名的位置,第二名的名字则变成了黑将。

  原本的第二名绯岩,罗戒从积分榜一路看到尾,都没有见到此人的名字。

  也就是说,这个人已经不在了。

  不仅是这个绯岩,华夏方面与倭国方面进入这个幻境一共187人,除去像酋长等人那样提前脱离幻境,人名存在但变成灰色的,现在的积分排行榜上只剩下了不到50人。

  而罗戒记得,就在昨天这个时候,积分排行榜上可是还有着140多人。

  也就是说,在这短短的一天之内,居然有近百名幻境玩家接连横死!

  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罗戒虽然早就料到有了BOSS化平野户田的加入,那个守卫高城家大宅的任务必然会带来一定的伤亡。

  可问题是……既然发现打不过,这些幻境玩家难道不会跑吗?

  这特么又不是《植物大战僵尸》!

  除非……有人根本就不打算给他们逃跑的机会。

  白相!

  罗戒的眼前瞬间便冒出了那个整天笑眯眯,打扮如民国时期高级知识分子的白净年轻人。

  这种动不动就掀桌子重新洗牌的计策,确实像是他的一贯风格。

  而且如果罗戒没有猜错的话,之前突然找到东町综合购物中心的小室孝,应该也是此人的手笔。

  若非对方错误的估计了他的实力,以及没有料到他拥有【亚人】血统这张底牌,估计现在积分榜的第一就要换人了。

  “白相……”

  罗戒默念着这个名字,黑暗中的双眸闪过一道冰冷的寒芒。

  尽管站在幻境玩家的角度,罗戒可以认可白相这种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做法,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够容忍对方对他的算计。

  幻境玩家之间的仇恨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正邪或是对错,不过就是很简单的——我看你不顺眼,所以请你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