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逆流而上

  与此同时,外面正在与拳手、罗斯等人往悍马车上搬运路上所需补给的罗戒,突然间收到了一条完全意想不到的系统提示。

  【你获得了道具——「心灵之光·宫本丽」。】

  !!!∑(゚Д゚ノ)ノ

  罗戒顿时就懵了。

  刚才……究竟出了什么情况?自己明明什么也没做啊?

  难不成宫本丽自己把自己给攻略了?

  这特么未免也太扯了吧……

  “夜魇,怎么了?”

  发现罗戒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下来,脸上一副错愕的模样,舞娘不由得好奇问道。

  “没什么,习惯性走神。”

  罗戒笑了笑,继续往后备箱里搬东西。

  由于装备在数据化储存空间的收取过程中,会自动隔离掉那些没有经过认证的附加物体,相当于变相的自洁功能。

  因此一般情况下,幻境玩家很少有随身携带替换衣物的习惯,大多是一件装备穿到底,直到更换新的装备为止。

  由于没有最占空间的衣物,事实上所谓的补给也只是一些路上的吃食和饮水,以及一大盒子各式化妆品。

  毕竟队伍中八个人有五个都是女人,这些瓶瓶罐罐是绝对不能少的。

  “阿夜,辛苦了,都准备好了吗?”

  换上了一套全新衣衫的毒岛冴子和宫本丽从公寓楼的大门中走了出来。

  两人顺直的长发随风飞扬,隐隐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脸颊上还带着沐浴后特有的坨红,愈发显得娇媚可人。

  “补给没问题,就是油箱里的油不多了,待会儿得在路上找个加油站。”

  罗戒随手关上了后备箱,插紧手动锁扣,视线在毒岛冴子身上稍作停留后,不自觉的落在了跟在后面的宫本丽身上。

  话说真的很神奇——明明头发还是湿的,那两根触角一样的呆毛是怎么立起来的呢?难道原理和毛利兰的独角发型是一样的?

  好吧,罗戒承认自己的关注点跟呆毛无关,他还是想不通宫本丽的好感度是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自己刷满的。

  大概是察觉到了罗戒那毫无掩饰的视线,宫本丽没来由的脸颊觉得有点烧,下意识的走慢半步,让前方毒岛冴子挡住了自己的身形。

  看来这个好感度是真的了。

  尽管罗戒还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可宫本丽此刻那羞涩的反应却是做不了假的,简直就是个教科书般的怀春少女模样。

  毒岛冴子。

  罗戒几乎是一瞬间便猜到了造成宫本丽此刻巨大变化的元凶,毕竟这期间只有她与宫本丽有过单独接触。

  “冴子。”趁人不备,罗戒将毒岛冴子单独拉至公寓旁的僻静处,皱眉道:“宫本丽的样子好像不太对,你对她做了什么?”

  “女孩子之间的私密话题,阿夜你确认要知道?”毒岛冴子依旧是那副标志性的大和抚子式微笑,妩媚的抚了一下耳畔的长发,轻声细语道:“其实与其问我对宫本同学做了什么,倒不如回想一下阿夜你对宫本同学做了什么……”

  “我?”罗戒有点听不懂,自己好像没对宫本丽做什么啊?

  “如果阿夜你没对宫本同学做些什么,即便是我对宫本同学做了些什么,宫本同学又怎么可能对阿夜你……嗯,什么呢?”

  毒岛冴子很少见的调皮的翘了一下嘴角,不容罗戒思考,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催促道:“该出发了,有什么事路上再想吧。”

  此次的行程目标很明确,走水路北岸的东町方向前进,并寻找合适的地点横渡床主河,最终到达东町综合购物中心与等在那里多日的酋长汇合。

  由于【复仇者100型水陆两用全地形车】速度缓慢,并缺乏必要的防护,这次的主要交通工具是刚刚获得不久的【悍马H1军用改装型】。

  这辆在现实中也极为知名的米制军用越野车,标准定员是四人,然而由于内部空间巨大,再加上南里香为原本外露的后备箱做了封闭式改造,实际上装上个七八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考虑到罗戒这一上午都在赶路,悍马H1的驾驶由拳手这个五年驾龄的老司机来担任,舞娘由于晕车被照顾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罗戒坐在了后排,毒岛冴子拉着满面通红的宫本丽一左一右的坐在了他的旁边,鞠川静香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他的大腿中间……当然,是以蠢萌小金毛的形态。

  实在没地方坐的罗斯和萨菲二人,也只能搬着小板凳窝在后备箱里委屈一下了。

  此刻这座偌大的城市几乎已经完全被死体占据,贯穿了整个市区的床主河也就成为了这座死气沉沉的城市当中的最后一片净土。

  军绿色的悍马车漂浮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飞速旋转的车轮激起两道雪白的浪花。

  不必担心疯狂幸存者的偷袭,不用害怕突然出现的尸群的骚扰,河面上湿润温暖的微风吹拂在脸上,晒着午后暖暖的阳光,车厢内的气氛安逸得令人想要打盹。

  事实上,除了开车的拳手,和时刻保持着警惕的罗戒,车里的其他几人都已经睡着。

  本来上车时还强撑着跟罗戒保持一定距离的宫本丽,此刻已经将头搭在了罗戒的肩膀上,随着呼吸发出近乎微不可闻的鼾声。

  另一侧的毒岛冴子则直接蜷着身体趴在了座位上,用罗戒的大腿做起了枕头。

  要说睡得最舒服的还要数鞠川静香,仗着自己所化的小金毛体型小,直接四仰八叉的睡在了毒岛冴子蜷起的小腹前面,很奢侈的用那对柔软的酥胸做起了靠枕,待遇好得令罗戒都有点眼红。

  铛!铛铛铛!

  忽然间,一连串如雨点般的撞击声从车厢外传来,本就睡得不实的众人立刻被这阵奇怪的声音所惊醒。

  “这铛铛铛的是什么声音?”

  萨菲竖起耳朵,警觉的看向四周的河面。

  同样刚刚睡醒的罗斯闻言顿时双眼一亮,准确无误的接住了梗:“铛铛铛当然就是only_you——!能伴我取西经——!”

  “哦你个头啊哦!给我认真点!”

  萨菲这次举起拳头倒是没打下去,她仔细分辨了声音的来源后惊觉道:“这是从河里发出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生物在撞击我们的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