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温暖的心

  不知是不是因为内心隐藏着一个杀人鬼人格的关系,毒岛冴子从记事起就能通过嗅觉准确的察觉到对方的伤口所在。

  如果是通过味觉,她甚至可以分辨出不同鲜血的细微差别来。

  那晚,在被罗戒深入体内的时候,毒岛冴子除了自己血液的味道,并没有嗅到其他鲜血的气息。

  她原本还以为是错觉,直到罗戒释放后逐渐熟睡,她才小心翼翼的拆开了对方肩膀上的绷带去检查。

  和她预料的一样,曾经血肉模糊的肩膀此刻早已是光滑一片,若不是亲手包扎的绷带没有动过,上面还粘连着干涸的血痂,她几乎以为眼前的罗戒已是另外一个人。

  最关键是,她没有在伤处找到死体病毒特有的蓝色血管痕迹,甚至全身上下都没有。

  这也就意味着,对方根本没有感染死体病毒。

  病毒免疫体!

  毒岛冴子脑中几乎顷刻便跳出了这样一个惊人的词汇。

  而且从对方在战斗中表现出的非人体能,以及眼下那完全愈合的伤口来看,或许已经不仅仅是病毒免疫体这样简单,大概和她自己一样,是在病毒的感染下觉醒了某种异能,并且更高等级的存在吧。

  当发觉了罗戒的这个秘密后,毒岛冴子在欣喜之余,又不禁生出几分哀伤。

  她原本是认为罗戒可能与她一样命不久矣,这才放下少女的矜持主动献身,让对方在临死前可以体会到人生中最大的欢愉。

  可毒岛冴子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时的冲动,居然会带来如此大的麻烦。

  如果没有这一夜的缠绵悱恻,对方或许再次遇到一个动心的女孩,并将那时早已死去的她逐渐遗忘,直至化作生命中一个无关轻重的符号。

  可现在,有了这样一层关系,她就相当于用自己的贞洁在对方的心中刻下一道滴血的烙印,而且还会随着她的死亡,而再次豁宽伤口。

  尽管不是故意,可毒岛冴子还是无法放下内心那愈发强烈的愧疚与负罪感。

  所以她决定在永远闭上双眼之前,找到一个可以代替自己陪伴所爱之人的好女人。

  或许这一想法很自我,或许对于那个身为替代品的女人来说也很不公平,然而这都不是毒岛冴子所在乎的。

  她真正在乎的,自始至终也只有一人而已。

  若非这样一份爱情无法用手中的刀来获得,她甚至愿意为此屠光整个床主市。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宫本丽自然不知道毒岛冴子这一刻内心复杂的念头,很是不能理解道:“嗯,先不说我对夜魇同学如何……冴子,我觉得就算你要找这样一个人,也该找静香老师才对啊,难道你看不出静香老师对夜魇同学其实也……”

  “我当然知道。”毒岛冴子打断了宫本丽的辩解,微笑着反问道:“我承认静香老师是个好女人,但她并不合适……你懂我的意思吗?”

  宫本丽默然无语。

  她自然明白毒岛冴子指的是什么。

  诚然,鞠川静香很漂亮,其天然呆的属性更是为其增加了不少吸引人的萌点,不过这样的女人更适合在当做床伴或金丝雀圈养起来,过那种衣食无忧走马遛狗的阔太生活。

  而作为普通意义上的恋人,甚至是更进一步的妻子,鞠川静香无疑是极为不合格的,甚至可以说是最不适合的那一种女人。

  可……自己和夜魇同学……

  宫本丽忽然想起了帅气贴心的前男友井豪永,想起了曾青梅竹马的小室孝,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

  毒岛冴子看宫本丽那不断纠结变换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说到了她心里去了,自然也明白什么叫做过犹不及。

  “其实,我曾经喜欢过小室孝的。”

  毒岛冴子语出惊人,宫本丽不由得抬起头震惊的看着她。

  她怎么也没想到藤美学园女神般存在的毒岛冴子,居然还曾经喜欢过她那个榆木脑袋般的青梅竹马,更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对她说出这样一个秘密。

  “那时大概是觉得小室同学活得很率性自我吧?羡慕别人所拥有,恰恰是自己所没有的,很容易误以为是那种特殊的好感呢……”

  毒岛冴子忽然从浴缸中站了起来,清澈的水流沿着那曲线起伏的娇躯肆意流淌着。

  宫本丽的双眼在浴室骤然蒸腾的雾气当中迷离了。

  毒岛冴子对于小室孝的感情是出于误会,那么自己对于井豪永的感情究竟算是什么呢?

  事实上,她是通过小室孝才认识的井豪永,除去三人一起的时间,她和井豪永独处的机会并不多,答应对方的告白,似乎也只是因为对方很帅气,同时在学校女生中的风评很好。

  可……除去那交往了校园风云人物的虚荣心,扪心自问,自己真的喜欢井豪永吗?

  “冴子,我有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喜欢夜魇同学?”

  毒岛冴子迈步走出浴缸,用一条大浴巾包裹住那具妖娆的胴体,侧过头道:“我喜欢阿夜,大概是因为喜欢那种被人认可和需要的感觉吧……”

  “仅仅如此?”宫本丽从来没想过毒岛冴子的理由居然会这么简单。

  毒岛冴子笑了,微微俯身搭住宫本丽那圆滑柔嫩的肩膀。

  “或许这里面还有其他一些复杂的原因……可作为最基本的,如果一个男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认可过你,即便是他嘴上说着喜欢你,其实你也不过就是他用来满足他男人虚荣心和占有欲的提线傀儡罢了。”

  “没有认可过……只是满足虚荣心和占有欲……”

  宫本丽浑身一震,怔怔的反复咀嚼着毒岛冴子的这句话。

  自己……有被人认可过吗?

  回想着与永、孝二人相处时的种种,宫本丽愈发觉得毒岛冴子的这番话无可辩驳。

  自始至终,这两个男人的关注点都在于对她所有权的争夺上,或许永很温柔,或许孝很执着,但却从没有人在意过她也有被人认可的需求。

  她,宫本丽,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件可以用来四处炫耀的漂亮布娃娃。

  忽然间,一个难以忘怀的温暖画面从她的脑海中毫无征兆的跳了出来。

  ——「我将保护静香老师的事情交给你,纯粹是因为我觉得丽你是可以值得信任和依靠的。」

  不知为何,宫本丽的视线有些模糊,几颗泪珠很不争气的从眼眶中掉了出来。

  原来……这就是被人认可和需要的感觉……

  真的很好,很温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