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花街阿幻

  原著中的解决方法很简单,主角小室孝摸着毒岛冴子的良心一番嘴炮,便成功的抹杀了困扰了她多年的心魔,并同时获得“后宫+1”成就。

  然而“嘴炮”这种剧情主角专属技能,却不是幻境玩家能够掌握的,毕竟人家身上还有着另一种叫做“主角光环”的万能BUFF加成。

  要不换成其他的炮试试?

  好吧,指望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肯定是不靠谱的,毕竟这又不是理番,什么问题都可以一炮泯恩仇。

  罗戒不置可否的抿抿嘴,看似稳如狗,实则内心慌得一批。

  毕竟即便是在前世,也从未听说过有哪个玩家完美的解决过“杀人鬼事件”这个特殊剧情。

  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维持住现有好感度,却始终没有做到让毒岛冴子彻底的放下这个心结。

  忽然间,罗戒视线的余光瞄到了床头柜上一把红鞘打刀。

  【铭刀·梅莺毒】。

  刀不离身,早已是毒岛冴子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哪怕是昨晚做那种事情,她依旧没有忘记把刀带在身边。

  看到这把刀,罗戒脑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的弯腰拾起床边的【铭刀·梅莺毒】,缓缓拔刀出鞘,手指轻轻抚过刀身上的铭文。

  “冴子,还记得我刚送你这把刀的时候吗?那时你说过,这把刀有故事……”

  毒岛冴子不明白罗戒为何会忽然提起这样一个貌似完全不相干的话题,然而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武家之人最为爱刀,这样一把削铁如泥的绝世宝刀摆在眼前,她自然也想知道其背后的故事。

  你肯听我忽悠就好……

  罗戒在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他以刀为切入点,就是怕毒岛冴子会如某些言情剧女主角一样捂着耳朵“我不听我不听”的华丽丽跑掉。

  罗戒拉着毒岛冴子盘膝坐在地板上,同时取出了自己的那把【铭刀·河豚毒】,将两把刀并列放在她的面前。

  “这把刀是……”

  毒岛冴子自然认得这把黒鞘打刀是之前罗戒斩杀白狼所使用的那把,然而却一直没怎么太过在意。

  如今两把刀摆在一起,她立刻惊讶的发现,这两把刀无论是在外形上,还是打造工艺上,居然是如出一辙。

  最关键的还是那刀身上的铭文——河豚毒与梅莺毒。

  “这两把刀……是一对吗?”

  尽管是疑问口气,然而毒岛冴子的心中其实已然确定。

  这样两把款式相同,铭文类似的刀,如果说不是对刀,就连她自己也不会信。

  罗戒依旧只是笑了笑,手抚着面前的两把刀,视线的焦距逐渐发散,自顾自的以一种平静的语气讲述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身手不凡的流浪剑客,名为霸王丸。此人生性豪爽嗜酒,居无定所,终年以通缉犯首级换取的赏金为生。”

  毕竟有着前世七年的经验,罗戒很懂得讲故事,寥寥几句话便描绘出了一个终日以刀和酒为伴的豪爽武士形象。

  “某日他路过城镇,听闻花街附近出现一杀人鬼,每晚都会有人被莫名斩杀,使得整条花街人心惶惶,许多熟客皆不敢登门。”

  “为此,花街诸家老板开出高额赏金悬赏,缉拿这身份不明的杀人鬼。”

  “在调查杀人鬼的期间,霸王丸无意中结识了一名花街女子,名为……嗯,我们姑且就叫她阿幻吧。”

  “阿幻本是武家之女,因受到家族牵连而沦落花街,相似的经历和共同的话题,令两人很快便坠入爱河。”

  这个“阿幻”的原型自然就是霸王丸的师弟,同时也是一生的宿敌——牙神幻十郎。

  不过一想到两个肌肉猛男光着膀子腻歪在一起互相喂酒,罗戒就不禁为自己编排出的画面感到阵阵恶寒,赶紧将脑海中牙神的形象替换成了身穿华丽和服的花魁美少女,勉强算是能把故事再继续编下去了。

  “那个阿幻,其实就是杀人鬼,对吗?”毒岛冴子忍不住插嘴问道。

  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哀伤与怜惜,显然已经将自己代入了故事中少女阿幻的角色。

  罗戒点点头,继续道:“是的,没过多久,在由官府设伏的围捕中,阿幻落入了专门针对她设置的陷阱,暴露了杀人鬼的真实身份……”

  “那,阿幻她……死了吗?”毒岛冴子的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指肚因用力而有些苍白。

  “没,是霸王丸。”罗戒的手轻轻搭在【铭刀·河豚毒】,“当发现捕捉的杀人鬼是自己心爱的女人,霸王丸临阵倒戈,从官府军队中救出了已经被捕的阿幻,并护着她一路逃离了城镇……当然,从此他也成为了被通缉的逃犯。”

  听到这里,毒岛冴子明显松了一口气,可神情中又透着几分复杂,摇头道:“不值得……为了一个杀人鬼的女人而放弃武士身份亡命天涯,如果那个阿幻真的爱霸王丸,就该切腹自尽。”

  桥豆麻袋……

  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为这份伟大的爱情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才对吗?突然这么血腥的发言……这个女人特么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罗戒有些脑阔疼,他现在算是真正理解毒岛冴子好感度的难搞了。

  她从小就受到的正统武家教育一直向她灌输的是忠贞仁德,而偏偏她却天生拥有着最优秀武者才会有的嗜血好战天性,思想与本能不断产生冲突,这才令她内心的自卑和负罪感越来越严重,甚至一度想要毁灭与自己同心一体的杀人鬼人格。

  简单来说,就是毒岛冴子被所谓的武家名门教育洗脑洗得太彻底了,甚至在性格上有些迂腐,搁在普通人身上屁大的事儿,到她这儿就钻了牛角尖了。

  若非如此,现代社会谁还会说出“分分钟切腹给你看”这样的话来?

  不过话说回来,按照自己设定的故事时间和人物背景,毒岛冴子的话还真的没毛病。

  连累霸王丸做出这么大牺牲,身为武家之女的阿幻确实该以死谢罪才符合人设。

  可女主角要是死了,这故事还特么要怎么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