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没有围裙

  罗戒没有隐瞒,如实道:“是的,这只是临时性解药,需要每隔24小时注射一次。”

  毒岛冴子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拿起筷子双手合十,如同所有倭国人的饭前习惯一样,说了一句“我开动了”,接着低头默不作声的开始吃面。

  毒岛冴子平淡的反应让罗戒有点看不透,吃了几口面后忍不住问道:“冴子,你就不想问我些什么吗?”

  毒岛冴子很规矩的将筷子并拢轻轻的放在陶瓷筷托上,安安静静的隔着桌子看着对面的罗戒,宝石般的蓝色瞳孔犹如一汪深潭般波澜不惊。

  许久,她忽然笑了,淡淡的,犹如一朵月夜绽放的空谷幽兰。

  “那么……夜魇,你希望我问些什么呢?哪里有完整版的死体病毒解药?还是你身上一共有多少支这样的【Z病毒】药剂?或者说,你觉得我应该会像普通的女孩子那样,歇斯底里的哭闹喊叫,不愿接受自己大限将至的事实?”

  没等罗戒开口,她就仿佛自问自答般说道:“如果是不久之前知道这个消息,或许我真的会放肆的哭闹一场……然而,现在则不会,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再去纠结所谓的生死,真的有那个必要吗?”

  稍稍停顿了一下,她略显歉意的笑了笑,道:“话虽如此,只是有些对不住你……”

  “我?”罗戒不是很明白毒岛冴子的意思。

  “是啊,我欠了你这么大的恩情,却没有时日去偿还……若是搁在过去,像这样的救命之恩,我怕是要以身相许呢。”

  毒岛冴子掩嘴轻笑,完全看不出一点面对死亡的不安和恐惧。

  吃过午饭,毒岛冴子将罗戒推出了厨房,主动承担起收拾桌子清洗锅碗的后续工作。

  按照她的话来说,她已经添了很多麻烦了,至少要让她保留一点作为女人的存在意义。

  罗戒见毒岛冴子的身体恢复得不错,便没有与她争执,只是倚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那高挑俏丽的身影在厨房里娴熟的忙碌着。

  可惜没有果体围裙,差评。

  好吧,开个玩笑。

  原著中曾提到过,毒岛冴子心中隐藏着一个杀人鬼人格,内心长期处于一种深深的自责和自卑状态,别人越是对她表达出善意和好感,她就越认为自己不配接受,为此甚至不愿向心仪的男生告白。

  正因为如此,毒岛冴子的好感度在《学园默示录》幻境的几名主要女性角色当中,可以说是相当难提升的。

  罗戒有着称号带来的30点基础好感度,又在濒死边缘救下了毒岛冴子,也才不过将对方的好感度勉强突破了60点“好友”的程度。

  想要凭借这点好感度就想看毒岛学姐经典的“果体围裙”外观,根本就是做梦。

  “那个……我可以去洗个澡吗?”

  收拾过了厨房,毒岛冴子提出了一个让罗戒丝毫不感到意外的要求。

  尽管已是末世,然而这些剧情NPC们始终保持着原来那每天洗澡的习惯,鞠川静香如此,宫本丽如此,现在的毒岛冴子也是如此。

  “嗯,一楼进门拐角有个大浴室,洗澡时候小心伤口。”罗戒习惯性叮嘱道。

  “夜魇君很温柔呢。”

  毒岛冴子抿嘴一笑,低头走进了浴室,随即传来脱衣服的悉悉索索声音。

  盯着浴室外间磨砂玻璃门上影影绰绰的影子看了一会儿,罗戒发现自己实在没有那种强大的脑补能力,索性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

  “不断在全世界蔓延的神秘病毒,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扩大着感染范围,其强大的感染力,以及针对社会运行机制的破坏性,使得各国政府机构都束手无策,甚至出现了基层崩塌的情况。”

  “我国的感染者数量初步估计已经超过了200万,估计未来一到两日内,感染者人数将突破1000万,相当于我国总人口的十分之一。”

  罗戒接连换了几个频道,除了一个名为“TV_TOKYO”的电视台播放着某不知名的卡通片外,其他电视台完全被各种关于死体的新闻报道所占领。

  他无意中转到了床主市电视台,发现电视画面中正在对床主大桥的封锁线进行现场直播。

  “各位观众,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在大桥的对岸,南町警局的警官们正严阵以待,而由南町逃出来的市民们也正在井然有序的接受着医疗人员的检查……等等!那是什么?是死体!大群的死体出现了!哦,警察开枪了!啊,那是幸存者!死体的前方还有幸存者!”

  “哦不!警察居然封锁了大桥!将尚未通过大桥的幸存者全部隔离在了外面!听!那是幸存者的哭喊,他们在向警察求救!而桥对岸的警察却始终无动于衷,甚至还在用防暴弹驱赶那些试图冲击封锁线的幸存者们!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这种毫无人性的事情居然会发生在一直标榜着民主与人权的我国,难道是体制出了问题?我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突然摄像机被奔逃的人群撞翻在地,画面横向贴在了地面上,随即一张被啃得面目全非的狰狞面孔占据了大半个电视屏幕,不知吓坏了多少电视机前毫无心理准备的观众。

  见此情景,罗戒稍稍挑了一下眉梢。

  床主大桥的封锁,也就意味着本场的幻境玩家已经失去了前往东町的最快路径。

  当然,对于很多资深者来说,这根本算不得什么坏消息。

  即便没有【复仇者100型水陆两用全地形车】和【悍马H1军用改装型】这样的水陆两栖载具,他们的储存空间中往往也会长期备有皮划艇一类的简易应急物品,区区一条不足百米宽的床主河对他们来说根本构不成太大阻碍。

  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凄厉狼嗥从远处传来,罗戒当即心头一凛,翻身从沙发上跃起,一个箭步冲到了窗口。

  “这叫声……是那只白狼!”

  与此同时,毒岛冴子也围着一条白色浴巾从浴室里面冲了出来,紫色的长发不住的往下滴水,隐约还能从那周身散发的蒸腾热气中闻到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