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颜值正义

  比起人口稠密的市区,沿海公路周围的死体完全可以用凤毛麟角来形容。

  偶有几只无意中游荡至此,也被疾驰的悍马越野车接连撞飞,四肢扭曲的摔落到路边的草丛当中。

  没过多久,罗戒便抵达了毒岛冴子所在的那片无人海滩,并远远看到了那块矗立在海边乱石当中的那块黑色巨岩。

  他并没有急于停车,而是继续向前开了几十米,制造出一种无意中路过的假象,随后才一个急刹,缓缓将车倒了回来。

  然而罗戒很快便发现,他这番加戏算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毒岛冴子的身体已经被病毒侵蚀得相当严重,整个人完全处于昏迷状态,身体更是烫得厉害。

  事不宜迟,罗戒直接从储存空间中取出一支【Z药剂】,对准毒岛冴子那如天鹅般优雅白皙的脖颈迅速注射了进去。

  数分钟后,毒岛冴子皮肤表面那些蛛网般的蓝色血管开始消退,尽管依旧高热不退,却明显已经没有了尸变的危险。

  带着这样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任务NPC继续赶路无疑是极为危险的,无奈之下罗戒只能先原路返回南里香别墅,等毒岛冴子清醒过来再作打算。

  将毒岛冴子抱上二楼的卧室安顿好,罗戒打开无人机的通讯频道尝试呼叫了一下舞娘等人,然而并没有任何回音,估计是已经离开了无人机的最大通讯范围。

  看了看时间,也到了该吃午饭的时候。

  在前世,除非是条件不允许,否则在任何艰苦的条件下,罗戒都会认证的对待每一顿饭,哪怕只是下上一碗青菜鸡蛋面,也很少去碰那些方便食品。

  这也是长期带着罗露这个小丫头所养成的生活习惯。

  虽然南里香不经常在这间别墅居住,但鞠川静香却一直住在这里帮她看房子,因此厨房的冰箱中一直预备了大量新鲜的食材。

  罗戒的厨艺不高,勉强也就是个家常小炒的程度,面对冰箱里面一大堆倭国特色的食材和调理有点头大,想来想去,还是决定下一锅最简单的番茄鸡蛋面条算了。

  就在面条即将出锅的时候,厨房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毒岛学姐,你醒了?刚好赶上,一起吃点吧。”

  罗戒不用回头也能猜到来人是谁,手脚麻利的盛出两碗面条,转身端到了开放厨房后方的餐桌上。

  毒岛冴子虚弱的倚着门框,向来以强硬外表示人的她可是很少能见到这样如普通女孩般柔弱怜人的姿态,颇有几分别样的风情在其中。

  “原来是你?”

  毕竟两人曾经在鞠川静香的医务室有过一面之缘,毒岛冴子很快便认出了罗戒的身份,明显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眼中的戒备也随之烟消云散。

  她也没有跟罗戒客气,拉开餐桌前的椅子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同时打量着四周问道:“这里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的?”

  “这里是静香老师的一个朋友的家里。”罗戒将满满一碗番茄鸡蛋面,连同筷子一起推到毒岛冴子的面前,道:“之前静香老师说她朋友这里有辆车可能对我们有用,不过路上有些危险,所以我就单独过来取车,走海边公路过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毒岛学姐你昏倒在那里,而且还被死体咬伤,就擅自做主把你给带了回来。”

  罗戒这话说得是半分真,半分假,除非毒岛冴子深究他的详细行程,否则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破绽的。

  然而,或许是因为刚刚在死亡的边缘游走了一回,毒岛冴子对于人生似乎有了些新的体悟,没再表现出当初在医务室时的那种敏锐和精明,只是抬手撩起鬓角的发丝,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原来是学弟你救了我……真是惭愧,说来我还不知道学弟你的名字。”

  “毒岛学姐你可以叫我夜魇。”

  “夜魇?”毒岛冴子稍稍一愣,只觉得这个名字有点怪,然而想到自己的姓氏,也就释然了。

  毒岛这个姓氏其实也相当罕见,多出现在古风话本当中,类似于华夏武侠小说中的东方、西门、南宫之类姓氏,中二得好像假名一样。

  “你也不要叫我学姐了,我看你年龄也未必就比我小,还是直接叫我冴子吧。”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拿起筷子示意毒岛冴子可以吃面了。

  在倭国背景的幻境中,能否互称名字是一个极为明显的好感界限,任何NPC一旦允许玩家直呼她的名字,就基本可以断定好感度已经过了60点。

  果然在任何时候,英雄救美都是刷好感度的最快捷径。

  嗯,当然,前提是颜值得过关。

  这点在华夏古代背景的幻境中表现得尤为突出,高颜值和低颜值完全就是“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和“小女子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再报大恩大德”的区别。

  “夜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是被死体咬到了,那为什么……”

  说话间,毒岛冴子伸出胳膊,亮出了那已经结痂的两排牙印。

  罗戒就知道这个问题肯定躲不过去,毕竟被死体咬伤会在短时间内死体化,已经在各大新闻媒体上被反复强调,并且据说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例天生免疫体的出现。

  一支如海水般湛蓝的药剂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Z药剂】,一种针对死体病毒的临时性解药。”

  毒岛冴子将信将疑的拿起【Z药剂】前后左右的看了看,当看到那熟悉的红白雨伞标志时,不由得瞳孔猛然一缩。

  “安布雷拉?这场席卷了全球的死体病毒爆发的罪魁祸首,原来是安布雷拉公司?”

  病毒刚刚爆发不到三天,就已经有【Z药剂】这种解药出现,如果说生产者不是这次生化灾难的罪魁祸首,只怕没有人会相信。

  毒岛冴子已经得出结论,罗戒也就没有再补刀的必要了,尽管对方可能误会了一部分情况,然而大体方向和最终结论终究是没错的。

  毒岛冴子沉默了许久,无论幕后黑手有意还是无心,眼下末世之势已成,诅咒或是怒骂都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

  至于说法律,没有了人去执行,所谓的法律也不过只剩下一纸空文罢了。

  “对了,我记得你刚才说这是临时性解药?”毒岛冴子忽然问道,显然她注意到了罗戒话里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