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馨儿生世

  莫晨曦的家境不好,她是个孤儿,养父对她一点都不好,还嗜酒好赌,受了委屈的她总喜欢抱着他,埋在他的胸前哭,盛亦轩越安慰她哭的越厉害,无措的他只好用嘴堵住她,之后只要她一哭,他就吻她。

  躲在角落的安之晴泪流满面的看着盛亦轩悲伤的背影,高大的身躯仿佛矮了一节,待他的背影消失了,安之晴才擦干眼泪走进莫晨曦的病房。

  “晨曦,你没事吧。”安之晴眼的担忧并不作假,她也知道李馨的事。

  李柏睿在安之晴进来时,体贴的出去了,向盛亦轩的办公室走去。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看着安之晴还穿着婚纱,莫晨曦眼里都是内疚。

  “呐,这话我就不喜欢听了。”安之晴故作严肃的说着,她真不知道上天到底眷不眷恋眼前这个柔弱的女人,盛亦轩那么爱她,两人却没有在一起,连她这个同性都被她的安静和倔强所吸引。

  莫晨曦对她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她羡慕安之晴的洒脱,羡慕她的直爽,更羡慕她那风风火火的性格,整个人生都被她的性格演活了。

  “馨儿会没事的。”安之晴上前拉起莫晨曦的手,声音哽咽,她也知道安慰的话连自己都骗不了,更不用心思细腻的莫晨曦。

  ……

  “去做血液检查吧。”李柏睿声音微冷,温和的双眸夹杂着丝丝冷漠。

  “李馨的事作为医者我也很难过,只是我并不认为我的血液能够匹配成功。”盛亦轩的声音同样冰冷如霜,语气里有丝丝烦躁。

  “馨儿……是你的女儿。”李柏睿艰难的说着,眼光平静的看着盛亦轩的反应。

  “你说什么?馨儿怎么会是我……。”盛亦轩只觉得眼前有无数黑点,脑袋嗡嗡作响,全身血液都冻结了,就那么过了几分钟,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盛亦轩跌跌撞撞的跑向莫晨曦的病房。

  李柏睿就坐在那里,他轻轻的摁住心口处,那里传来一阵刺痛,痛的他呼吸都成困难。

  盛亦轩在莫晨曦病房外走廊上不停地踱步,脸色苍白一片,来到病房前,几次手落在门把上,却还是没有勇气打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盛亦轩咬了咬牙,打开了门。

  “为什么不告诉我馨儿的存在。”盛亦轩声音沙哑颤抖。

  “馨儿是我跟柏睿的女儿,怎么可能是……”

  “馨儿都病成那样了,你还不承认吗?”盛亦轩几乎是咆哮着打断了莫晨曦的话。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馨儿的病我也不用操心了。”莫晨曦的脸瞬间冷漠,从病床上下来就要离开,突然手臂被人抓住。

  “当年为什么要离开?真的为了那500百万吗?”盛亦轩整个人都在颤抖,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紧紧的抓住她的胳膊。

  莫晨曦几乎是冷笑,500万?原来盛远明是这样跟他说的,不过她也不打算跟他解释。

  “是的,因为我杀人了,需要那五百万去摆平,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不爱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发现了你爱的是人安之晴,只是莫晨曦没说,就这样吧……

  甩开他的手,莫晨曦冷漠决然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