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噩耗

  李柏睿的脚好的差不多了,而馨儿的手术也越来越近,还有……他的婚期。

  想到盛亦轩要结婚了,莫晨曦的心还是一阵抽痛。

  “爸爸,等我好了之后就跟妈妈一起去北极看雪。”李馨清脆愉悦的声音响彻整个病房。

  “好,我们一家一起去。”李柏睿温柔的看着馨儿开心的笑容,快了,馨儿好了他们会一起离开这里,这是他答应晨曦的。

  “好,一起去。”莫晨曦声音哽咽带着丝丝颤抖,眼里含着泪水。

  李柏睿把馨儿跟晨曦一起揽入怀里。

  站在病房门口的盛亦轩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幸福的一家,全身散发着寒冷的气息,身上的某个神经被扯痛,直到心肺。

  那时莫晨曦在书上看到了雪,说是很美,想去北极看雪,盛亦轩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轻轻的说;“好,天涯海角我都陪你去。”

  不知道那天,是承诺太美,还是气氛太好,他情不自禁的把她抱进了房里,然后他们做了夫妻之间才能做的事。

  回忆仿佛太遥远,仿佛又是在昨天,如果是在昨天,那为什么陪她看雪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男人呢。

  ……

  “晨曦,好看吗?”安之晴穿着洁白的婚纱在镜子面前转了转。

  莫晨曦失神的看着她,她居然陪心爱之人的未婚妻在试婚纱,简直愚蠢可笑!

  看到安之晴在眼前放大的脸她才清醒过来。

  “好看。”莫晨曦静静的露出微笑,是真的很好看,只是那天在盛亦轩办公室时,安之晴就打电话让他陪她试婚纱,难道没试吗?

  “亦轩,你来了,我好看吗?”笑颜如花的安之晴上前挽着他的手臂。

  背对着门口的莫晨曦,在听到他的名字时,身体瞬间僵硬,手无措的抓紧衣角,就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低下头。

  “好看。”盛亦轩的声音冰冷,没有任何情绪,也没有作为新郎的喜悦。

  安之晴苦笑,她发现了盛亦轩在看到莫晨曦之后就变得心不在焉,是的,她是故意的,她故意把莫晨曦叫来陪她试婚纱,然后故意把盛亦轩也叫来,不是要证明什么,她只是在逼着盛亦轩把她忘掉,不然痛苦的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

  盛亦轩跟莫晨曦的电话同时响起,接完电话之后的莫晨曦直接晕倒。

  “晨曦,你千万不能有事。”盛亦轩的声音似乎有一丝颤抖,抱着莫晨曦直奔医院,医院打电话说李馨的捐赠者出车祸了,当场死亡。

  “亦轩别慌,她会没事的。”安之晴身上还穿着婚纱,她双手提着下裙,一直跟在盛亦轩的背后,眼里满是担忧。

  ……

  莫晨曦醒来就看到李柏睿略显疲惫的脸色尽是担忧。

  “柏睿,怎么办,馨儿怎么办。”莫晨曦紧咬着双唇,任眼泪蜿蜒而下。

  “别哭,总会有办法的。”李柏睿眼底掠过伤痛,颤抖的帮她把眼泪擦掉,可是眼泪越擦越多。

  站在病房门口的盛亦轩不着痕迹的退出去,他靠在墙上,听着李柏睿声音轻柔的安慰着她,是的,她不需要自己了,永远都不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