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李柏睿的伤情

  盛亦轩没食言,让人把30万支票给了她,可能觉得她下贱吧,他没有亲自把钱给她。

  看着手里的30万,莫晨曦觉得刺眼又烫手。

  不管怎么样,她的馨儿有救了。

  ……

  “晨曦,你找他了。”坐在轮椅上的李柏睿气色好了很多,莫晨曦推着他在院子里走动。

  “嗯。”莫晨曦声音很平静,只是推着轮椅的手指关节却在发白。

  李柏睿看向远方,眼里被伤情溢满,他很想把她们护在羽翼的,可现实总是让他那么无力。

  她跟他说馨儿的手术费已经筹到时,他就知道她去找盛亦轩了,她得有痛苦啊,去跟自己心爱的人要钱,她是那么倔强的一个人。

  “柏睿,别难过,我没事。”莫晨曦蹲下来,把头枕在他没受伤的腿上,眼泪流下来,滴在他腿上,却印在他的心里,把他的心硬生生的灼出个洞。

  “晨曦,去告诉他真相吧,告诉盛亦轩,馨儿是他女儿,我们结婚只是为了馨儿的户口。”李柏睿声音哽咽,手轻轻的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把她们留在身边一辈子,可是看到晨曦痛苦,他的心比她还要痛上百倍千倍。

  莫晨曦用力的摇了摇头,把脸埋的更深,她的身上永远都贴着杀人犯的标签,而且他马上就要结婚了,跟他心爱的女人,他们是彼此相爱着。

  “柏睿,等馨儿好了之后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莫晨曦轻轻的说着,闭着眼睛,内心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好,我们离开。”李柏睿把眼泪逼回去,只要是她想做的,他都会支持。

  盛亦轩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趴在李柏睿腿上的莫晨曦,那么和谐宁静的一幕刺伤了他的眼,绝望,痛苦还有丝丝的恨意种种情绪在他的胸腔发酵。

  从口袋拿出包烟,取出一根含在嘴里,正要点燃时,想到这是医院,烦躁的把烟扔在脚下,一拳狠狠的砸在墙上。

  “亦轩,你去哪里,今晚我请…客。”黄医生有点纳闷的看着冲出门的盛亦轩,然后暗自摇摇头。哎!爱了那么多年的朱砂痣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有小孩,他心里很痛苦吧!不过那个安之晴好像也不。

  ……

  “我走了,下次我请客。”安之晴满面笑容的跟众人挥手告别。

  “下次让你未婚夫请客。”众人在起哄着,她们这是第一次看到安之晴传说中的未婚夫,长的真帅,暧昧的目光在他们两人身上打量。

  “一定。”盛亦轩礼貌的冲众人点点头,然后帮安之晴开车门,随后自己坐进车里,系上安全带,启动车扬长而去。

  “真是奇迹啊,忙碌的盛大医生会主动提出来接我。”安之晴把高跟鞋脱掉,随手扔在后座,然后没骨头般坐在副驾上。

  盛亦轩没回应,他按下车窗,让风灌进来,想要把心里的某种情绪吹散。

  他今晚特别不想一个人呆着,他害怕,害怕对莫晨曦的思念会破茧而出,怕自己会犯贱的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