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今天还需要吗

  “嘭”,一双精致的高跟皮鞋踢在了千菲的腿上。

  疼。

  千菲抬头,对上了杨楚芝趾高气扬的脸,“陌千菲,我和南竹已经领了结婚证了,从此以后,他归我,至于你,不过是我同意的替我生孩子的东西的罢了,南竹就是把你当马桶用,哼,你要乖乖的让他上你呀,这样怀了孩子生下来,我让南竹多赏你一百万。”

  千菲揉了揉麻痛不已的腿,很想起身离去。

  可她知道,倘若她不听顾南竹的话,顾南竹绝对有可能将她的录音公之于众。

  那比只发给洛景天还更狠。

  到时候,全天下都知道了。

  “陌千菲,到时候你的孩子我替你养,也只会叫我妈,我和南竹都会疼爱他的,你放心吧。”耳听着杨楚芝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温柔,千菲这才发现,杨楚芝的身边又多了一道身影。

  “芝芝,你先回去,准备一下,晚上一起回顾家。”顾南竹拍了拍杨楚芝的手,让她先走了。

  千菲还坐在地上,就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身子一轻,顾南竹抱起了她,放在了劳斯莱斯的后排座椅上。

  千菲还没坐稳,顾南竹就覆了上去,同时,一指摁下了前排与后排间的隔板。

  司机启动了劳斯莱斯。

  顾南竹长指轻挑起她的下颌,“乖,说你想我了。”

  千菲身子一颤,抬眼看他,这就是她熟悉的那张脸,俊美无俦的让从前的她每次这样撞上,都不想移开视线。

  但此刻,她还是觉得冷,很冷。

  “乖,说你想我了。”顾南竹继续轻声诱哄。

  千菲咬了咬唇瓣,仿佛复读机般的道:“我想你了。”

  顾南竹满意的唇角轻勾,随即便吻了下去。

  车窗外,不住倒过的景物树影打在千菲被扯下衣衫的肌肤上,她又成了一尾小船。

  想到前面的司机,哪怕有隔板,千菲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哪怕没有人,她都不习惯顾南竹这样弄她,更何况,此时只一个隔板之隔,还有司机在。

  “不要……不要……顾南竹,你起开。”

  可直到车停,顾南竹也没有停下来。

  那凶猛的动作,终于让千菲昏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顾南竹好象是抱起了她。

  迷迷糊糊中,千菲被放到了柔软的床褥上。

  她想睁开眼睛,可是就连抬眼皮的力气也没有了。

  醒来,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

  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她轻轻转首,正对上顾南竹探究的目光,“醒了?”

  千菲起身就要离开,可才坐起来,就浑身酸软的又倒了下去,顾南竹,他折腾得她骨架都要散开了。

  顾南竹大掌摁下她重新躺好,“想吃什么?”

  千菲抿了抿唇,眼睑微垂,“今天还需要吗?”

  “呃,你还想要?那我自然可以满足你。”

  千菲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你够了,我要离开。”

  他这里,她一分钟也不想停留。

  “陌千菲,你敢!”顾南竹低吼一声,随即,又覆上了千菲,仿佛上了瘾般,怎么也要不够。

  千菲真的一动不能动了,虚软的躺在顾南竹的身下,肚子尴尬的咕咕叫了一声,她饿了,“顾南竹,我饿了,我要吃粥。”被他这样的折腾,哪怕是铁打的也受不了吧。

  “好。”顾南竹起身,正要出去厨房煮粥,手机就响了起来。

  “芝芝,怎么了?”

  “……”

  “嗯,我这就赶过去,等我。”顾南竹说完,淡淡的瞟了一眼千菲,“自己去厨房煮粥,我还有事,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