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好久不见

  恶心的感觉涌上来。

  千菲要吐了。

  顾南竹,她从没有一刻是这样的恨他。

  他有必要这样的羞辱她吗?

  “千菲……放开她。”就在千菲绝望的想要咬舌自尽的时候,有人推开了工厂的大门。

  是洛景天。

  还有警察。

  “不许动。”

  “举起手来。”

  一件厚厚的西装外套盖在了千菲的身上,身子也到了一个厚实的怀抱里。

  哪怕洛景天出轨了让她恶心,总也好过刚刚要强她的四个小混混,“景天,带我走。”

  这里,她一分一秒也不想再留下了。

  刚刚的恶梦只想随风去。

  顾南竹,她就算是继续做洛景天的妻子,也不会再跟顾南竹有半点交集了。

  夜,渐深了。

  千菲静静的躺在床上,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都是那几个小混混邪笑的样子。

  头部的伤已经处理了。

  是洛景天。

  “千菲,睡吧。”洛景天拍了拍她的胸口,柔声的哄着她。

  千菲缓缓回过神来,“洛景天,我们离婚吧。”

  经历了这一晚,千菲才发现,生死原来不过是一瞬间。

  堪破了,便什么都无所谓了。

  她的心,已经被顾南竹刺破了一个血淋淋的洞,再也无法弥合。

  “千菲,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洛景天小心翼翼的握住了千菲的手。

  千菲闭了闭眼睛,“景天,是我自己不想给自己机会了,你放过我,我欠你的,如果有机会,我会还你。”

  清晨。

  天亮了。

  洛景天开车,千菲安静的坐在后排的位置上。

  一夜未睡的她脸色一片苍白,可她坚持要去民政局。

  错了三年,既然错了,那就纠正过来。

  欠了就还,再也不必拿婚姻来抵。

  “千菲,对不起。”洛景天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景天,不是你,是我的错。”是她一直给他的感觉她只是在报恩,她从来也没有爱上他。

  所以,洛景天才对她没有安全感吧。

  所以,洛景天找上吴沁芯是正常男人的选择。

  “千菲,你和顾……”

  “别提他。”洛景天只一个‘顾’字,千菲就觉得呼吸都要停滞了一般,就觉得周遭就要没有空气了。

  顾南竹,昨晚的经历让她恨足了他。

  洛景天转头看了她一眼,终究是没再说什么了。

  小车停在了民政局前的停车场上,千菲戴上了帽子下了车,洛景天在前,她在后,正要走进民政局,就觉得斜前方有一辆车看着特别的熟悉。

  金色的劳斯莱斯。

  她一定是眼花了。

  不可能是顾南竹的车。

  哪里那样巧,就在这里遇见他了呢。

  她这辈子都不要见到他。

  不要。

  民政局的办事大厅。

  办理结婚证和离婚证的办事人员相邻而坐。

  千菲才走到办理离婚证的办公桌前,身侧的位置上,顾南竹微笑着转首,“陌千菲,洛景天,真巧。”

  “千菲,好久不见。”顾南竹身边的杨楚芝也开口了。

  千菲不可置信的看着小鸟依人般靠在顾南竹身上的杨楚芝,再看看他们前面的办事桌,唇齿轻开,微笑的道:“恭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