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眼皮跳得厉害

  天黑了。

  病房里亮起了灯,轻许在自己的怀里睡着了,千菲试着动了一下,因为她听到孩子肚子咕咕叫的声音了,拿过手机打给了洛景天。

  她不想吃可以不吃,可是轻许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不能不吃。

  手机响了好久,没人接。

  千菲再打,还是没人接。

  微微皱眉,这是从没有过的现象。

  洛景天从来都是第一时间接她的电话的。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千菲又试了一次,这次,洛景天的手机直接关机了。

  听着手机那端那一句机械的女声‘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千菲的心颤了又颤,洛景天,他怎么了?

  推开轻许,千菲起身就要出去,她要去找洛景天。

  “妈咪,你要去哪?”轻许醒了,捉住了千菲的手,还以为她想不开的要去……

  孩子担心极了。

  “轻许,咱们出院吧。”孩子醒了,千菲再也不想留在这里了,顾南竹三天后出殡,她会亲自过去。

  但是现在,她要先找到洛景天。

  不然,眼皮一直跳得厉害。

  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轻许下了床,牵住了她的手,可才走了一步,千菲就只觉得头重脚轻,她才想起,她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一口东西了。

  转头看桌子上的食盒,还是洛景天送过来的,可惜她那时候没食欲,一口也没吃。

  而此时,已经冷掉了。

  床头桌上还有水果,千菲拿了两个苹果洗了,一个给轻许,一个她自己吃。

  只有吃东西,才有力气走路。

  洛景天,他到底怎么了?

  千菲办理了出院手续。

  从医院出来,便打了车回了家。

  这座小城里,她和洛景天有一个两居室的小家,平常她与轻许住一间,洛景天住一间,五年了,从来都是各睡各的,有的,只是外人眼里的夫妻,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夫妻。

  “妈咪,你怎么了?”眼看着千菲时不时的拨打一次电话,然后再挂断,小家伙担心极了。

  之前是担心千菲想不开的自杀,此时看千菲又觉得不象是要去自杀,陌轻许第一次发现,自己猜不透妈咪要做什么了。

  千菲紧握着轻许的小手,不知道要说什么,她只是感觉不好。

  可是第六感这东西,谁也不确定是不是真的。

  所以,还是不说为好。

  免得小家伙担心。

  “没什么,半天没见到你洛爹地了,我想找他问点事。”

  陌轻许这才安下了一颗心,乖乖的靠在她的怀里,小东西很少这样贴着她的,别看他长得瘦弱,但是从来不乐意让人抱,哪怕是千菲抱也不乐意,他说他是个男子汉,男子汉不能婆婆妈妈象个小女生似的。

  下了车,回到了家。

  门开,一室的寂静,洛景天还是不在。

  千菲迷糊的进了他的房间,这才发现他的东西都不见了。

  “妈咪,洛爹地这是搬走了吗?”晓是轻许,也知道东西不在意味着什么了。

  倘若是出事,不可能把衣物什么的都拿走的。

  但现在他的东西全都不在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是他自己收拾了拿走的。

  “妈咪,这里有字条。”忽而,轻许拿起了床头桌上的一个字条,冲着千菲扬了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