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恨他一生一世

  千菲搂住了轻许,喃喃的道:“在我化妆台抽屉里的那个首饰盒里,就是你送给我的那个首饰盒,景天,拿出来东西,就把钥匙还给保险公司。”

  倘若她早知道那把钥匙会惹的自己被劫,会害了顾南竹的命,害得顾南竹九死一生,她早就把钥匙捐出去了。

  就算是答应了顾老爷子又如何,那是个不祥的东西,她不会再要了。

  “不急,等顾南竹的手术结束了,我再去也不迟。”

  “好。”千菲点点头,千菲拥着轻许,一大一小两个人安安静静的等在那里。

  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那光亮就给人以希望的感觉。

  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顾南竹还是没有出来。

  千菲越来越焦虑了,不安的又搂了搂轻许。

  “妈咪,你喜欢的是顾南竹,不是洛景天,对不对?”小家伙开口了,不然,这份安静就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况且,他对顾南竹也特别的好奇,那个救了自己和妈咪的人,他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千菲身子微颤,轻轻抬头对上轻许干净纯净的一张小脸,总不想在轻许的心上写下肮脏,只想让他认定这个世界是美好的。

  可此刻孩子问过来,她竟是无言以对。

  “妈咪,洛爹地听不到的,他在窗子那边呢,你告诉我,好不好?”小家伙的心里,现在顾南竹的位置已经排的相当的靠前了,千菲排第一,顾南竹排第二。

  顾南竹救他和妈咪的时候,好帅呀。

  他都做不到爹地那么勇敢呢。

  那时候,他吓坏了。

  千菲开口,正要说话,手术室的灯忽而就灭了。

  千菲“腾”的站起,冲到了手术室门前,正好门开,一个小护士迎了出来,“顾太太,请节哀。”

  千菲只觉得头晕目眩。

  顾南竹,他死了。

  他真的死了。

  她恨了他那么久。

  可听到他死了的这一刻,只觉得晴天霹雳,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身子一歪,千菲昏了过去。

  “千菲……”洛景天冲过来,抱起她便奔向了急救室。

  千菲睡着了。

  轻许静静的守着她。

  洛景天出去了。

  顾南竹的人已经到了,正在安排着顾南竹的后事。

  网络上,报纸上,全都在报导着顾南竹的死讯。

  千菲眼神空洞的躺在床上,她没有去看顾南竹的尸体,也不想与他做遗体告别,顾南竹,他才救了她,就死了。

  他这样,让她更恨他。

  他这分明是让她对他歉疚更多。

  还是歉疚一辈子。

  “妈咪,洛爹地买了粥回来,你吃一口。”轻许看到她醒了,小声的哄着她。

  千菲还是眼神空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那样子让轻许更不放心了,小手推了推她,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妈咪,你还有轻许。”

  这一声,千菲终于受不住了,无声的眼泪流淌着,她哭了。

  五年了,哪怕是得知轻许的肾出了问题,生命受到威胁,她都没有哭过,但是此刻,她再也忍不住的哭了。

  顾南竹,他死了,她恨他。

  恨他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