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越是恨,越是牵挂

  南山虎一看到钥匙真的飞来了,伸手就去接,就那么一瞬间,顾南竹箭一般的冲过去,一手扯过千菲推到了一旁的地上,同时,一拳挥向了南山虎。

  “你他妈的敢袭击我。”南山虎一把抓住了钥匙,这才发现到了危险,抬手就一枪打向了千菲。

  “妈咪……”被忽略的轻许蹭呀蹭,终于吐出了嘴里的破布,大声的惊叫着。

  “开枪。”顾南竹嘶喊,同时,身体扑向了千菲。

  “嘭嘭……”

  “嘭嘭嘭……”

  连续的枪响,分别来自不同的方向。

  顾南竹的人是打向了南山虎和他的手下,而南山虎则是打向了千菲。

  千菲闭上了眼睛。

  那一声声的枪响震得她头皮发麻,时光仿佛倒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一晚,她陪着顾南竹参加顾家的宴会,没想到,遭到了暗杀。

  有人朝她开枪了。

  听刚刚南山虎所说,当时应该是顾南竹冲上去替她挡了一枪,随即昏倒在了地上。

  而此刻,那同样的画面似乎又重新的上演了一次。

  她的身上没有任何痛的感觉,睁开眼睛,顾南竹中枪了。

  同时中枪的还有南山虎和南山虎的人。

  顾南竹的人手中的枪把两个人打成了蜂窝煤,很快就倒了下去。

  轻许得救了,两条小短腿飞一样的冲到了千菲的身边,“妈咪,你没事吧。”

  “我没事。”千菲安抚着儿子,可是眼睛里却是惊惧的,“快来救人,救南竹,快。”

  “妈咪,爹地中枪了,好象还中在了胸口,那个位置是不是心脏的位置?”轻许担忧的看着顾南竹,小家伙慌极了。

  千菲也慌。

  她从来也没有想过,早就经历过的场面,今天会再一次上演。

  如果顾南竹没有及时的赶到,她真不知道她和轻许会经历什么。

  也许那几个男人真的会强了轻许。

  是的,就算是她求也不会有用的。

  千菲伸手就搂住了顾南竹的脖子。

  那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顾南竹,你怎么这么傻?”

  顾南竹歪靠在千菲的怀里,虚弱的看着千菲,许久了,他终于可以与她这样的亲近了。

  就算是用死亡换来的亲近,他也不后悔,“千菲,好好照顾轻许,带他回家,回家,好吗?”

  那个,她曾经住过的别墅,他一直都当成是他们一家三口的家的。

  过去的五年,那个家一直都是冷冷清清的,如今千菲回来了,家里终于可以热闹些了。

  可惜,他却再也看不到那些热闹了。

  “顾南竹,你撑着些,救护车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千菲流泪了。

  总想着放过顾南竹放过自己,她自己一个人带着轻许一辈子,可这一刻,当顾南竹为了救她而倒在血泊中的时候,她才知道,之前所有的放下,原来从来也没有放下过。

  所有的爱,也从来不曾褪色过。

  她一直傻傻的爱着他。

  只是把爱变成了恨。

  可越是恨,越是牵挂。

  这五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他。

  以为想着的是恨,但现在她明白了,她就是纯粹的想他,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