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玩玩这个小杂种

  先破了窗子,然后等自己的人到了,一切就都可以解决了。

  终于,窗子撬开了些许,里面的声音已经可以听清楚了。

  “陌千菲,钥匙在哪里?快说。”

  “我不知道,我根本没有看见你们说的什么钥匙。”千菲低吼,她不承认。

  “呵,当年那场宴会,我大哥只想要顾南竹的命,他明明中了枪,可你却转移了昏迷不醒的他,与洛景天一起冲出酒店误导了我大哥也追了出去,结果,让顾南竹逃了,我大哥也因为你和洛景天撞上他的车发生车祸意外死亡。

  要不是我前几天遇到了当时的一个小兄弟,我完全不知道我大哥的死居然是因为你这个臭裱子。”

  顾南竹正在撬窗子的手微微一颤,他一直以为当年救他的人是杨叔,此刻听到里面那人说的话,他才明白,当初真正救他的居然是千菲,而杨叔不过是后来发现了他,把他送到了医院罢了。

  若不是千菲转移了昏迷不醒的他,杨叔根本发现不了他。

  “不是的,是你大哥的车撞上我和景天的车,不是我们要撞他的车的。”千菲辩解,声音很是急切,“你们放了轻许,他还是个孩子,当年出事的时候,他还没有出生,只要你们放了轻许,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哈哈,那要是让你侍候我们哥几个呢?”

  “你……”千菲咬唇,她不能答应。

  “既然连这么点的小事你都不能答应,那我们自然不会放过你生的这个小杂种,你要是不乐意,也不交出钥匙的话,不如我们就先玩玩这个小杂种吧。”

  “对,就先玩他,这小子长得细皮嫩肉的,玩起来不比女人的手感差了。”另一个男子附和的说到。

  “我一看这小子就是顾南竹的种,等收拾了你们母子两个,我们再去收拾顾南竹,他敢害死我大哥,这个仇,我南山虎一定要报。”为首的男子继续说到。

  顾南竹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直跳,他知道南山虎,就是当年与他争地盘的南山豹的弟弟。

  没想到这么多年没有下落,现在居然找上千菲来寻仇了。

  “你们想杀顾南竹,那就去杀,我陌千菲早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了,轻许只是长得象他而已,他的爹地只有洛景天一个人,一个孩子而已,请你们放过他。”千菲哀求着说到,她真是没想到,她生命中的两次被劫,居然都是被劫到了废旧工厂,上次是洛景天救了她,这次,她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救她和轻许了。

  “放过他也不是不可以,陌千菲,你只要把保险箱的钥匙交出来,我保证放了这个小杂种。”一个男子凑近了千菲,威胁着她。

  顾南竹此时已经将窗子又撬开了些分,现在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千菲的那个方向了。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千菲摇头,头拼命的后仰再后仰,只想避开那个靠近她的男人。

  可是男人的脸还是凑上了千菲的。

  眼看着那男人的嘴唇就要贴上千菲的了,顾南竹再也忍无可忍,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增援的人马上到了。

  不出一分钟就到了。

  他随即打了一句话:我进去工厂了,到了马上救人。

  发送出去,顾南竹便顺着窗子进了工厂。

  悄无声息的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