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魔症了

  轻许出院了。

  顾南竹也出院了。

  只是,他没有回去公司。

  赚了五年的钱,可钱再多,居然连个帮他花钱的都没有。

  顾南竹就在洛景天和千菲的住所对面买了一套房子。

  他魔症了。

  千菲不许他打扰她的生活。

  他就远远的观察着她的生活。

  一架望远镜,成了他生活的标配。

  就这样远远的看着千菲和轻许出入,他都满足。

  一天。

  两天。

  一个星期过去了。

  顾南竹每天都能看到千菲与洛景天出双入对。

  可是,哪怕两个人是并肩走在一起的,哪怕他远远的根本看不到他们的神情,他还是觉得两个人之间根本不是真正的夫妻关系。

  那握在一起的两只手,从没有过十指相扣的画面。

  而除了握手,再也没有任何亲昵的动作。

  还有,轻许姓陌,而不是姓洛。

  这所有都代表,他可以出手了。

  既然千菲与洛景天并不相爱,那他重新走进千菲的世界,就不算是打扰了千菲的幸福。

  既然一直都没有幸福,又何来的打扰。

  顾南竹开始上网了。

  百度搜索各种追女朋友的招数。

  反正,他一定要重新把千菲追到手。

  他们之间有一个轻许,一定可以的。

  那孩子那么聪明,一定能感受到他对他们母子的爱。

  一条又一条,顾南竹最后选了两条,准备明天开始行动。

  陌千菲,到时候,她还是他的女人。

  他会宠她,宠她,除了宠她,还是宠她。

  想到终于有个女人快能帮自己花钱了,顾南竹的唇角也终于咧开了久违的笑意。

  等他把千菲重新追到手,那么,当年她与洛景天之间的所有,就都不是秘密了。

  他一定会问出来的。

  小女人要是敢不告诉他,他不饶她。

  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是她不饶他才是真的。

  准备好了一切,顾南竹睡沉了。

  这一晚,就如他捐肾之前的那一晚,睡得很踏实。

  许久的难眠,等终于做出了决定,就特别的好睡了。

  闹钟响了。

  顾南竹激棂坐了起来。

  洗漱穿衣,吃完早餐。

  坐进了车里,他开车跟着千菲送轻许去幼儿园,然后,再去她的公司。

  反正,她到哪,他到哪。

  新到的紫玫瑰就在车里,这是空运过来的,只有国外才有的紫玫瑰的品种。

  她送他康乃馨,他送她紫玫瑰。

  他不接受她的康乃馨。

  不是他要打扰她平静的生活,实在是她和洛景天根本是貌合神离。

  从前,她没有爱上洛景天,现在,她也没有爱上洛景天。

  既然她还是从前的那个千菲,他就真的没必要傻傻的放弃她了。

  他相信,只有他才能给千菲和轻许一个幸福完美的家。

  就算是她还恨着他。

  那也是因为她太过深爱。

  所以,才会深恨。

  千菲的车停在了幼儿园的门前。

  轻许下车了。

  千菲牵着小东西的小手往幼儿园的门前走去。

  顾南竹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上下的看着母子两个的身影。

  忽而,两个黑衣人出现在了视野中。

  顾南竹正看着的时候,两个黑衣人,一个抱起了轻许,一个扯住了千菲,转眼就上了路边的一辆越野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