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特别的讽刺

  李医生点点头,开口了,“陌轻许是早产儿,生产前在母亲腹中受到重物挤压,压迫到了肾脏的位置,所以肾功能才出现了问题,他母亲这几年没少花钱给他医治,可都治不好,最后才想到换肾,现在看来换过了肾后情况很好,基本不排异,这是很神奇的,通常这样的移植很少有不排异的。”

  “轻许是哪天出生的?”李医生说到这里,顾南竹已经猜出来了,轻许没出生前受到的挤压,也许就是在那场车祸中吧。

  果然,李医生一出口,他的心又疼了。

  孩子本来可以健健康康的出生的,结果杨楚芝丧心病狂的制造了一起人为的车祸,害了千菲,连带的也害了轻许。

  那孩子的肾不是天生就不好的,是因为受到了挤压。

  想到自己捐的那一颗肾,是他欠轻许的。

  也幸好自己捐了。

  否则,他会有多后悔呢。

  “轻许的身体还有其它的问题吗?”

  “除了有点虚弱以外,没什么了,顾先生,你的伤口要注意,千万不要感染了,缺了一个肾,抵抗能力多少会比正常人差一些的,真是感谢你为轻许捐了一个肾,否则,那么聪明可爱的孩子要是哪一天……”

  李医生说不下去了。

  顾南竹此时只觉得特别的讽刺。

  他是轻许的亲生父亲,结果,他给儿子一个肾,居然还收到医生的感谢。

  他应该的。

  “李医生,你知道轻许用了我的肾,为什么没怎么排异吗?”

  “你知道?”李医生一愣,没想到顾南竹这样问过来。

  “我是轻许的亲生父亲。”所以,没有比他的肾更适合轻许的了。

  这是老天爷的意思,指引他把肾给了儿子,也由此见到了儿子,见到了千菲。

  李医生一愣,半晌才回过神来,“真的吗?”

  看到李医生不可置信的表情,顾南竹更是自责,“是的,轻许是我儿子。”

  “怪不是我一直觉得你们两个象呢,可是因为院方与顾先生和陌轻许的母亲签了保密协议,所以,一直不好询问你和轻许的关系,早知道你们真的是父子,我早就问了,顾先生,你不知道,我憋了好多天了。”李医生笑道。

  顾南竹却又黯然了,“是我从前对不起他们母子,千菲不肯认我,李医生,我想多在医院里住些日子,轻许出院,我才出院。”

  “没问题没问题。”李医生可是知道顾南竹就是这个爱心医院的实际出资人。

  也是唯一的一个出资人。

  只不过顾南竹很低调,除了院长和仅有的几个院里领导知道以外,其它人并不知晓,而他也是听院长偶然说出来的。

  还要求他一定要好好的照顾顾南竹。

  一个无偿捐肾的人,他自然是要照顾的。

  这样活体捐肾的人,除非是自家的亲人,他还是第一次遇到素不相识的活体捐肾。

  一般捐肾的都是尸捐。

  没想到,一次活体捐肾,居然让顾南竹遇到了自己的儿子,这是父子间的缘份吧。

  顾南竹留在了医院,除了输液以外,他全都是坐在走廊里的一把椅子上,远远的,静静的看着轻许病房的方向。

  有一种爱,哪怕只能远远的看着你,都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