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挺无语的

  顾南竹如获大赦般欣喜的转过了头,随即跳下了上了一半的栏杆,然后,随在千菲的身后,一起进了轻许的病房。

  小东西此时正坐在轮椅上发呆呢。

  千菲一直把自己关在阳台里,他就一直在担心着千菲,此时听到脚步声,小家伙急忙抬头,一眼看到有千菲还有那个象自己的叔叔时,小家伙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咧开小嘴,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的道,“妈咪,我给你倒的水还没喝呢,你渴了吧?”

  千菲接过,一口气喝光。

  这才发现顾南竹还在她的身后,居然还没有离开,不由得没好气的道:“我让你从门离开,没让你留在这里,你走。”

  顾南竹第一次贪婪的看两个人,一个是千菲,一个是轻许,哪个都看不够,却又不得不离开。

  他不想惹千菲不高兴。

  轻轻的点头,“千菲,好好照顾自己和轻许。”

  说完,这才起步离开。

  每走一步,脚下都如同有千斤般的重。

  他是太不想离开了。

  真想千菲在身后说一句,“南竹,你回来。”

  可是这一句,他等了又等,盼了又盼,直到走到了门前,开了门,走出去了,千菲也没有开口。

  门在身后轻轻阖上,顾南竹的眼底已经一片潮润了。

  “顾南竹,你来干什么?”他才想要去找医生仔细的问问轻许的病情,一道人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确切的说,可能是他挡住了面前的这个人吧。

  洛景天,是他。

  真的是他。

  “我来看轻许,还有……”

  “千菲”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洛景天一拳就挥向了顾南竹。

  这一拳,实打实的打在了顾南竹的胸口上。

  只为,顾南竹根本没躲。

  “嘭”的一声闷响,顾南竹撞在了医院走廊的墙壁上。

  洛景天一拳还不解恨。

  又一拳挥向了顾南竹。

  顾南竹依旧没躲。

  可这一拳,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他才手术不久的肾的部位。

  “嘶……”顾南竹低嘶了一声,其实他的伤口并没有完全愈合,那是需要时间的。

  他想着回去慢慢愈合也是一样的。

  没想到,洛景天就打中了那个部位。

  “住手。”看到这边在打架,护士站的几个护士全都冲了过来,“洛先生你住手,顾先生刚刚做完手术没几天,你可能打到他的伤口了。”一个护士拦住了洛景天,另外一个就去检查顾南竹中拳头的部位。

  “流血了,马上处理,不然伤口感染就糟糕了。”护士一掀开顾南竹的衣衫就发现不对了,命令顾南竹去处置室。

  顾南竹摇了摇头,他这只是皮外伤,死不了人的,“我想见李医生,帮我找他,立刻马上。”

  “你这伤随便一个医生都可以处理,不用找李医生,快点,不然要是感染了,有你受的。“少了一个肾,还打架,护士看着顾南竹也是挺无语的。

  顾南竹摇了摇头,“我的伤没事,我想见李医生问问轻许的病情,你帮我找他,我现在就要见他。”他一刻也等不及了,轻许那么瘦,一定是有原因的,要是还有什么器官不健康的话,他都可以捐给轻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