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是他活该

  柔软的小手,还有那好听的小声音,顾南竹才如梦初醒,弯身,蹲在了已经转到了面前的轮椅前,“告诉叔叔,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陌轻许。”

  “轻许……陌轻许……”不要轻许。

  “陌千菲是你什么人?”顾南竹想也不想的问到。

  “轻许,怎么出来了?”几步外,一个女子柔声喊了过来。

  那声音,让顾南竹再一次的定住了。

  想了念了五年了,他总以为她死了。

  连带的还有他们的孩子。

  却不曾想,她不止是还活着,还生下了他们的孩子。

  这孩子,就是他的,如假包换。

  顾南竹定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甚至于不敢回头,此时的他是矛盾的,既想看到千菲,又怕看到千菲,她见到他,一定会逃的。

  她不想见到他吧。

  所以,分开了五年,她从来也没有找过他。

  因为,他始终都在那里,始终都没有离开过。

  她找他,是那样的容易。

  哪怕是轻许生病了,也没有去找他。

  而是找到了这里的爱心医院。

  好在,这家爱心医院是他无偿捐建的。

  只是,从来没有对外披露过。

  倘若陌千菲知道这家医院是他捐建的,也一定不会带轻许住进来吧。

  “妈咪,就是这个叔叔给我捐的肾呢,他果然跟我长得很象,妈咪,我想请叔叔吃顿饭,我请,你出钱,好不好?”顾南竹没有说话,陌轻许开口了,小家伙笑得很甜很甜,哪怕小脸有些苍白,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甜甜的笑容,别样的好看。

  “这位先生,您贵……”千菲走了过来,只是说到这里,她也石化在了当场。

  因为,她已经看到了顾南竹的一张脸。

  一张,给了她五年恶梦的一张脸。

  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没想到,居然是他给轻许捐了肾。

  她就一直奇怪,怎么这样巧的遇到这么好的肾源,不止是特别的匹配不说,而且给轻许换上了之后,居然都没有怎么排异,比她预想中的,好太多了。

  原来,是顾南竹。

  父子间的肾源,能不匹配吗。

  倒是她的,不管怎么检查,都不匹配。

  否则,她也不会找上医院来寻找肾源。

  “妈咪,你怎么了?不高兴吗?”轻许看看千菲,再看看顾南竹,两个大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起石化当场了。

  儿子的这一声,千菲才清醒过来,抬手推上了轻许的轮椅,转身就往病房走去。

  “千菲……”顾南竹起身,大掌一下子捉住了千菲的手,时隔五年,他终于握住了又有了温度的她,哪怕她不乐意,他也不想放手。

  千菲如碰到了瘟疫般的一挣,“顾先生,请自重,请放手。”

  疏离而淡漠的语气,一字一字,扎在顾南竹的心头。

  他看着她的侧颜,美好如昨,岁月并没有在她的身上写下痕迹,唯一带给他震撼的是轻许。

  是她写给他的痕迹,这是属于他们的孩子。

  “千菲,给我一次做父亲的权力,我想陪陪轻许。”他轻声语,带着祈求的味道,这么几年,从来都是别人求他,这是他第一次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一个人,却求得这样的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是他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