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恨了,也爱。

  他的人生,是他自己走过。

  而千菲的人生,却是他强加在她的身上的。

  哪怕她当初做过了对不起他的事情。

  可到底不至于死。

  不至于带着他的孩子一起死。

  “杨楚芝,你肚子里的孩子与我无关,留是你的事,不留也是你的事,掉不掉都无所谓,至于这里的伙食,每天都是固定的食物,谁能抢多少,就抢多少,你们两个,自己好自为之吧。”顾南竹说完,转身就走。

  再也不想在有杨楚芝的地方多呆一分钟了。

  她该死。

  可他不能亲手弄死她。

  那是因为他欠了杨叔一条命。

  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就由别人来弄死吧。

  从别墅离开,顾南竹把车开到了最快。

  劳斯莱斯追过一辆又一辆的车,可他的眼里全都是人,除了人,还是人,就想从那一个个所经的人中找到千菲。

  不,她一定没死,她一定还活着。

  这个念头就象是生根了般的定在他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从别墅到洛景天的家,顾南竹只开了十几分钟。

  这里也是洛景天曾经与千菲一起住过的家。

  千菲与洛景天结婚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地方了。

  这里,一直是属于他的疼,他们结婚的日子,他对他们的恨,便开始生根发芽,越来越茁壮,以至于,当得知千菲要卖卵子的时候,他便自动自发的成了买主。

  他就想羞辱她。

  可每一次要过她之后,心都是痛疼。

  原来,那时找上她,只是因为放不下。

  哪怕是恨,也放不下。

  “咚咚……”顾南竹用力的敲门。

  恨不得直接撞开这门,然后见到洛景天,然后问清楚当年千菲为什么要嫁给洛景天。

  总是觉得那不是真的,是千菲的不得已。

  哪怕他一次次的要她的时候,哪怕她的表情是痛苦的,他都觉得她的眼神里给他的,都是爱。

  是的,就是爱。

  只是一直不愿意承认罢了。

  只因为,太恨。

  可现在,哪怕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心底里潜意识的,就想为千菲平反。

  他放弃她的时候,她只是绝望的看着他,再也没有开口求他。

  就那般的在车里,静静的看着他,等待死亡的降临。

  那一刻,他是何其的残忍。

  没人开门。

  他再敲。

  还是没人开门。

  顾南竹再也等不及了。

  用力的一撞,门被撞开了。

  他推开坏了的门,抬步走了进去。

  房间里安安静静,不见半个人影。

  而这房间里的布置,与千菲喜欢的风格一点也不一样了。

  是了,洛景天与千菲离婚了。

  洛景天有了一个叫吴沁芯的女人。

  他见过吴沁芯的照片,与千菲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没的比,可是洛景天就是与吴沁芯勾搭上了。

  而且,已经几年了。

  他一直知道。

  他一直都没有告诉千菲。

  此时回想起来,他才明白,他是不想她知道了伤心吧。

  原来潜意识里,不管有多恨,也终是想要把她呵护在心间里的那一处独为她留守的空间。

  恨了,也爱。

  从没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