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快让我亲亲

  “嘶啦……嘶啦……”千菲才穿上的裤子片片飞扬在检查室。

  “顾南竹,你还想怎么样?”

  “就是觉得刚刚没把你骚浪欢叫的声音录下来很遗憾,再来一次,我保证完完整整的录下来,让你知道知道你在我身下是怎么犯贱的。”

  “不要……是你强迫我的。”千菲挣扎。

  “我有强迫你叫吗?还是有强迫你身下犯湿?”

  顾南竹到底还是没有放过千菲。

  第二次结束时,他一身光鲜的看着如破布娃娃般的她,同时摁下了手机里的录音,“陌千菲,你最好随叫随到,否则,这些声音我直接发给你老公,你猜,他听到了会不会硬起来?”

  千菲闭了闭眼,她的人生从她必须在顾南竹和洛景天中选一个开始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了色彩。

  从医院出来,天已经黑透了。

  千菲不想回家,不想被洛景天看到现在这样的她,不知道要去哪里,她也没有地方可去。

  行尸走肉般的走在马路上,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一家酒店前,想到顾南竹留在自己身上的那些痕迹,千菲决定订一间房好好的清理一下自己再回家。

  洗了个澡,看着镜子里自己漫身的红痕,顾南竹,他怎么那么狠,她全身上下青青紫紫几十处。

  穿好了衣服出去,千菲才要下电梯退房,就觉得走廊尽头一个正在插卡开房门的男人的背影是那么的熟悉。

  不可能。

  一定是她的眼睛花了。

  怎么可能是洛景天呢。

  洛景天连站都站不起来,天天坐轮椅的,就是为了洛景天的病,她才想要卖卵子。

  可那个背影实在是太象了。

  千菲不由自主的就跟了上去。

  眼看着那男人带着一个女人闪进了房间,千菲快步到了门前,没想到才进去的两个人连门都来不及关上,就激烈的吻在了一起,“沁芯,快让我亲亲,我想死你了。”

  “景天,我也想你了。”

  随后,就是浓浓的喘气声。

  千菲静静的站在那里,就用房间里面一男一女欢爱的声音来凌迟自己的心。

  一寸一寸的凌迟。

  三年了,她做了洛景天三年的妻子,她一直以为他是个离开轮椅就没有办法行动的人,结果,他不但两条腿是健康的,就连那‘第三条腿’也是健康的。

  她真傻,就为了给他治病,还要卖卵子。

  还卖到了前任那里。

  终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门开了。

  洛景天一抬眼就对上了千菲。

  四目相对的瞬间,他慌了。

  “千菲,你听我说,我爱的只有你。”

  “洛景天,你刚刚在床上跟我也是这样说。”洛景天的身后,吴沁芯也发现了千菲,索性豁出去了,趾高气扬的指着千菲道:“陌千菲,景天说他一根指头都没有碰过你,这几年,他只有我一个女人,我相信景天,他没撒谎,他每次要我的时候交货都交得特别多。”

  交货这种事,吴沁芯也拿出来说了。

  千菲只觉得恶心。

  这世上的男人全他妈的恶心透顶了。

  洛景天急了,一把推开了吴沁芯,“千菲,我们回家,好好谈谈。”

  千菲退后了一步,仿佛洛景天是洪水猛兽一样,“明天一早民政局见,否则,我就把你和吴沁芯在一起的录音公之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