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就是个戏精

  佣人一看杨楚芝这样的反应就明白了,这根本就是装的。

  这就是个戏精。

  而顾先生应该是早就知道杨楚芝是个会演戏的,所以,她的电话一打过去一说明杨楚芝的情况,顾先生就知道杨楚芝是装的了。

  这样的天天都在装的女人,得不到丈夫的爱也是正常的。

  倘若换成是她,也看不惯杨楚芝这样嚣张的样子。

  佣人淡淡的转身,“太太看起来好好的样子,既然没事,我就不打电话给医生了。”

  “你……”

  “难道太太真受伤了?”

  杨楚芝咬了咬唇,她根本没受伤,她只是想要以受伤的方式把顾南竹请回来,没想到,顾南竹现在压根就不相信她了。

  而这个佣人,很显然的也没有把她当回事。

  是的,佣人也知道她被限制自由了。

  就算是佣人都比她有自由,佣人可以进出这别墅的院子的,只有她,根本出不去。

  所以,算起来她现在连佣人都不如。

  从怀孕过了三个月以来,她一直在想方设法的与顾南竹发生关系,可不管她怎么想办法,怎么诱惑顾南竹都没用,顾南竹都没有情动过。

  哪怕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也没有动过。

  她甚至还百度过,男人会对什么样的女人动情,其中就有一种是会对大肚子的女人动情。

  可她的肚子大了,他也没有碰过她。

  她唯一一次与他同床共枕,是在他找陌千菲替孕的那几天。

  她灌醉了他。

  可他也只是醉透了与她睡在同一张床上。

  她当时很想强了他,可是没用,醉透了的他嘴里一直叫的都是千菲这个名字。

  所以,哪怕是到现在,一听到‘千菲’这个名字,她都恨得咬牙切齿。

  陌千菲,顾南竹恨她居然还能要了她。

  而她灌醉了他,都没有得到他的人,她真失败。

  佣人已经去了厨房,杨楚芝只好讪讪的自己扶着楼梯扶手站了起来。

  否则,难不成她还真的傻傻的一直那样躺下去?

  看来,她这个招数顾南竹是真的不会来了。

  但她必须要见到他。

  不然分开的越久,他与她的感情越淡。

  还有,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不能再留了。

  她之所以留到现在,是想要用这孩子牵制住顾南竹的心,让他对她上心。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管她的死活了,只是还留着她这个人而已。

  杨楚芝恨恨的上了楼,回到了房间,气恼的躺到了床上,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她不耐烦的接起,“姓张的,你还打过来干什么?“

  “杨小姐,当然是要钱了,难不成你还以为我是想要与你约一炮?抱歉,我对大肚子的女人没兴趣,我可不玩口味重的。”

  “没有,我没有钱了,我已经给过你了,你休想再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而且给过好几次了,可这个姓张的,一直的缠着她。

  要是她能出去这幢别墅,她早就冲到这个姓张的面前,煽他几个耳光了。

  手机那端,姓张的男子也不说话,直接就摁下了一段录音。

  录音里全都是她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