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你就是嫉妒我

  千菲曾经的房间。

  阳台。

  夕阳西下。

  此时一片暗沉。

  顾南竹靠在千菲从前最爱躺着的躺椅上,一边喝酒一边发呆。

  李嫂说千菲这半年来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发呆。

  是的,她每天无事可做,只有坐在这阳台上看这个世界的美好与丑陋。

  美好的是风景,丑陋的是人的心。

  虽然,他还是觉得当年的事情是她错了,是她与洛景天私奔了。

  可是,他亲自放弃了她,就是变相的害死了她。

  顾南竹,就是害死陌千菲的刽子手,他不原谅自己。

  藤椅边是一个个的酒瓶,大部分都是空的。

  他喝了一整天了。

  酒没了就再让李嫂拿上来,再把空酒瓶拿下去。

  可是喝再多的酒,也麻醉不了心底的痛。

  千菲死了,他才发现他根本放不下她。

  他也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是他自己没用,居然信了杨楚芝的话,信了杨楚芝真的受伤了。

  可是杨楚芝浑身是血,他当时真的无法分辨。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向温柔落落大方的杨楚芝,居然是个精于算计的人,还把他也算计了进去。

  手机响了。

  突兀的铃声响在耳边。

  可是许久,他才回过神来。

  “千菲,我想你了。”是千菲,一定是千菲打给他的。

  她没死。

  她就是没死。

  不知道为什么,他每一次来到她住过的这幢别墅,就感觉千菲是藏到了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她一直在远远的看着他。

  只是,她生他的气了,她不肯来看他。

  那边的佣人一愣,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道:“顾先生,太太从楼梯上摔了下去,很痛苦的样子。”

  “打电话送医院,这样的事,不必通知我,对了,告诉前来接她的医护人员,最好检查一下她是不是真的受伤了,如果身上的血是狗血,就不必费事的带她去医院了,直接把她送进淋浴房里好好冲掉身上的血,再给她打一剂镇静剂让她睡觉就好了。”

  顾南竹冷冷的,他要是信了她是真的摔伤了,他就不姓顾了。

  被杨楚芝骗一次也就罢了,他不会再被她骗第二次了。

  “好,好的。”佣人是见过世面的,一直以来侍候的都是有脸面的人家,所以,很清楚这样有钱人家里到处都是这样的。

  看来,先生与太太的感情并不和睦。

  不过是要留下孩子罢了。

  瞟了一眼杨楚芝的大肚子,她只好道:“太太,先生让叫医生过来接你去医院,先生还说,来的医护人员要先检查一下你身上是不是真的受伤了,还有身上的血是不是狗血,倘若是狗血,就不必去……去医院了。”

  “你给我闭嘴,就算南竹这样说,你也不用全都告诉我吧,你分明就是故意的,看我嫁给了南竹这样帅的老公,你嫉妒我,哈哈,你就是嫉妒我,可我告诉你,南竹不过是与我斗气罢了,都说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你等我与他合好如初,我第一个赶走的就是你。”

  杨楚芝越喊越大声,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到了这个佣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