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那样的哀伤

  “南竹,你是去找千菲了吗?”看到他回来了,杨楚芝语调‘担心’的问过去,可心底里全都是冷笑,顾南竹一定不知道这场车祸还有之前千菲的被劫,都是她安排的,只是没想到千菲被劫被洛景天给坏了事。

  顾南竹疲惫的走到床前,坐下,轻轻握住了杨楚芝的手,“嗯。”

  “她怎么样?她要是很严重,你去陪她就好,不用管我,我现在没事了。”杨楚芝回握了一下他的大手,她爱惨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必须是她的。

  什么陌千菲,就算顾南竹曾经很爱很爱陌千菲也没用,真到了生死关头,顾南竹的眼里只有她。

  陌千菲她根本做不到。

  “不必了。”顾南竹轻声语,他如今,就算是想陪千菲也没有机会了。

  她不给他陪了。

  她走了。

  带着孩子一起走了。

  “南竹,我真的没事的,你去陪她吧。”杨楚芝一副温柔贤惠的样子。

  顾南竹的眼皮突的一跳,直觉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杨楚芝手术完也才两个小时而已,但看现在,全身上下,除了有纱布包裹着伤口以外,她似乎一切都好。

  仿佛伤口不疼似的,说起话来也是精气神十足,这精气神倒不象是病了的样子。

  更不象是今天才手术过的样子。

  “芝芝,你既然没事,我想回去睡一下补个眠,我安排陪护照顾你,你好好休息,不舒服了就给我电话。”顾南竹不动声色的安排好杨楚芝,便离开了。

  从杨楚芝的病房出来,顾南竹没有下楼回去,而是去了手术室。

  直觉告诉他,杨楚芝的手术有猫腻。

  他不想问杨楚芝的主治医生,就去手术室查看一下手术记录好了。

  顾南竹才一推开手术室的门,就被护士拦住了,“这位先生,手术重地,家属不得入内,请您在外面等候。”

  “我要看杨楚芝手术时的麻醉资料。”

  “报歉,我们医院有规定,这些资料不能随便拿出来的,如果您对杨楚芝的手术有什么意见,可以找手术医生反应,如果还不能处理,可以找科主任,甚至于院长。”护士礼貌的拒绝。

  顾南竹打开手机,随机拨打了这家医院的院长电话,“行北,我要进手术室查一点资料,你与这个护士说明一下。”

  他说完,就把手机递给了护士。

  “院长,好的,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照办。”

  三分钟后,顾南竹拿着手术资料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这个姿势他足足维持了有五分钟没有动过。

  只是一页纸,他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遍了。

  总是不相信这是真的。

  但是,这就是事实。

  杨楚芝的手术根本没有打过麻药。

  既然没打过麻药,那就根本没有进行过手术。

  否则,外伤这样的手术,要是不打麻药,病人根本坚持不下来整场手术的。

  不打麻药会疼死的。

  那么,没进行过手术的杨楚芝的伤根本不严重。

  可是在车里,她明明表现的受伤很严重的样子。

  所以,他命令精拆人员先救下了杨楚芝,而将千菲放在了第二位。

  心口一阵阵的疼,那是一种痛彻心扉般的疼。

  千菲死了。

  连带的还有他与她的孩子。

  他放弃她的时候,隔着碎裂的窗子,她绝望的望着他的眼神那样的哀伤。

  她死了,是因为他放弃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