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大姨妈没来

  这一定是杨楚芝故意的事先放在地板上的,千菲气极,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用力的一推,杨楚芝一个不防,“嘭”的一声撞到了床头桌上。

  “啊……”杨楚芝的手捂到了头上,头部流血了。

  千菲起身,摘掉了扎在身上的图钉,吃痛的看着头破血流的杨楚芝,“姓杨的,这是你的报应。”

  身后,门,轻轻开了。

  “呵,我来照顾你,你居然恩将仇报的推倒我,南竹,我肚子疼,好疼。”

  顾南竹一个箭步冲到了床头桌前,轻轻抱起杨楚芝,“我送你去医院。”说着,他转过身,抱着杨楚芝冷冷看着千菲,“陌千菲,你就是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芝芝这样关心你,你居然因为嫉妒推倒她,从现在开始,没我的允许,你不许离开这里,直到芝芝好了为止。”

  千菲抿了抿唇,顾南竹不问青红皂白,也不管她身上的伤,甚至于连她身上为什么湿淋淋的也没问,直接就认定了是她伤害了杨楚芝。

  “顾南竹,不是我,是她……”

  “南竹,我疼,我的孩子……”杨楚芝搂住了顾南竹的脖子,娇弱的低喃道。

  顾南竹脸色瞬间就变了,一抬脚狠狠的踹了一下千菲,转身就大步走出了这个房间。

  两个人一起的背影就那么的一直一直的落在千菲的视线中,哪怕已经不见了踪影,那合而为一的背影都没办法消散,千菲睁开眼睛闭上眼睛全都是顾南竹抱着杨楚芝离开的身影。

  千菲睡着了。

  昏昏沉沉的感觉有人在推她,“小姐小姐,你发烧了,起来吃点东西,再吃药。”

  千菲抬眸看过去,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你是……”

  “我是李嫂,是顾先生让我来照顾你,我见你发烧了,就打电话给顾先生,请了医生看了,是受凉了,要输液还要吃药,你最好起来吃点东西。”

  千菲真饿了,接过粥碗,慢慢的吃着,胃里也舒服了些,连吃了两碗,就再也吃不下了。

  哪怕还饿,也不想吃了。

  输液,睡觉。

  睡觉,输液。

  两天后,千菲的烧终于退了。

  顾南竹始终都没有来看过她。

  千菲起床,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推开玻璃门走在阳光下,还是觉得冷,这里,她三年前曾经来过,那时,她与顾南竹是男女朋友,而如今,她只是顾南竹的一个生育机器。

  她就不懂了,既然杨楚芝已经怀上了孩子,为什么顾南竹还要她为他替孕生孩子呢?

  “小姐,顾先生说了,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里。”推了推门推不开,千菲才发现大门上锁了,正好身后李嫂也追了过来。

  “为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小姐,你身子弱,我煲了大骨汤,你呆会多喝些。”

  “谢谢。”千菲点了点头,虽然与李嫂才认识没几天,可她都觉得李嫂比顾南竹对她还好。

  “唉。”李嫂叹息了一声,就去忙了。

  千菲逛了一会园子就进了别墅里,喝了些汤,却吃不下什么,顾南竹不许她出去,她就坐在阳台上发呆。

  她想过打电话报警,可想到自己与顾南竹签下的协议,算了,不管她怎么逃,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那时签协议的时候还是为了给洛景天治腿筹钱,可没想到洛景天的腿早就好了,从头到尾,她都是一个讽刺。

  洛景天那边是讽刺。

  顾南竹这边更是讽刺。

  一转眼,半个多月过去了。

  她安静的时常就象是洋娃娃一样,虽然精致,却再也没有了生气。

  顾南竹,他现在一心一意在照顾的都是杨楚芝。

  吃饭了。

  四菜一汤,这是李嫂的标配,她怎么要求少煮两样,李嫂都不肯。

  每天都要喝的大骨汤,她舀了一勺才送进嘴里,突然间就只觉得恶心,勺子掉进了汤碗里,千菲起身就冲进了洗手间。

  李嫂不放心的跟过来,“小姐,你是不是……”

  千菲身子一颤,这才想起她这个月的大姨妈一直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