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零章 狐狸

  彭州市中心的学府路上有一栋四层小楼。

  门口挂着崭新的牌子,彭州市佳迪集团。

  一楼到四楼只有这一家公司,在二楼的进口处有玻璃门的门禁,里面门口挂着的牌子上面有着董事长办公室,总经理办公室的字样。

  此刻在靠近门禁的会议室里,几个人懒洋洋的靠坐在柔软的椅子上。

  坐在圆桌主位上的女人年轻漂亮的不像话,黑丝袜配着修身的连衣裙,将身形完美的衬托出来。

  但是此刻她的脸上表情却不轻松。

  “这家苏恒厂,真的准备跟我们竞争?我借来这五千万,可是每天都有利息在花出去,要是最后再抢不到,哼。“

  坐在女人对面的是个中年男人,油腻的额头上方是已经防守不住岁月侵袭不住后退的发际线。

  金丝边眼镜后面紧促的眉头让他的眼神有些阴鸷,

  “这次的消息原本就没准备公开,原定知道消息的公司不会超过三家,所以让你找了几家来陪标的公司,不知道这个苏润南从哪儿得到的消息。“

  油腻男人眉毛上挑,然后往后猛地一靠,

  “这件事情我们已经活动了许久,不能在最后关头再被别人摘了桃子,不管苏恒厂怎么知道的,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女人也往后靠了靠身体,

  “一家造电动自行车的小厂,干什么?跟我们一样,要地呗,反正总不能他们真的想要买回去那条二手生产线造摩托车吧。“

  “我觉得他们就是想要造摩托车,我了解过这家厂的情况,去年的时候还是半死不活的小厂,后来搭上了马军华的关系,接了一点小活儿,这才从半死不活的状态活过来,你说说他们不像做摩托车么,光大福厂手指头缝里漏出来的就够他们养这么肥。“

  椭圆形圆桌另外一边的中年男人皱着眉头,把他打听到关于苏恒的消息都拿了出来,油腻男看了看他,

  “蒋行长,就你说的这家小厂,有能力跟我们竞标?“

  蒋行长点了点头,

  “小厂,小厂现在都比我们费尽心思捣鼓出来的这家佳迪集团有钱,你知道么,人家的账上躺着一个亿,什么概念,佳迪的注册资金才两千万。“

  “我去,你说这家厂是干什么的?给大福厂加工零配件的?光加工零配件就有这么大的利润,房地产别搞了,我们也造摩托车吧,大福厂肯定赚的比他们多。“

  油腻男舔了舔嘴唇,似乎见到了肥肉,一个亿啊。

  “我们干不下来,说实话,就我们在坐的这些人,那个是搞工业生产的材料,我们还是搞房地产赚块钱吧,回头让盈盈辛苦辛苦,去找他们的老板聊聊,他们想要生产线,给他们,转让价格两千万,只要他们不抬价。“

  椭圆形会议桌另外一边的老者这才第一次发声,他一说话,大家都闭上了嘴巴。

  被称作盈盈的女子撅着嘴,

  “胡总,可是如果转让给他们了,我们怎么用这套设备再去抵押贷款呢,蒋行长哪儿没有抵押物也不好办啊。“

  “抵押自然还是要抵押的,我们租给他们,让他们付两千万的押金,然后一个月收他们五万块钱的租金,我觉得他们要的应该是随着生产线转过来的那套生产许可证,这样我们不是凭空多了两千多万的现金么。“

  胡总的脸上浮现出笑容,他的话音落地,刚才还愁眉苦脸的几个人,立即喜笑颜开。

  “还是胡总的脑子好用,怪不得都说姜是老的辣,我们在这儿商量半天都没有胡总一句话好使。“

  油腻男痕迹很重的拍了马屁,胡总笑嘻嘻的接受了。

  蒋行长微笑着点点头,

  “老胡,真有你的,胡汉三可不是白叫的。“

  “我看啊,胡总不是胡汉三,而是黄世仁,你看看我们辛辛苦苦给他忙活,也不知道给我们点奖励,还要我这个喜儿自己去买头绳。“

  盈盈撒娇一样的变换了另外一个风格,娇滴滴软绵绵的声音,让几个男人的骨头都酥了。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对这个女人,也只是心里有些想法,却不敢有半点逾越之处,这女人的背后,有他们不能得罪的人。

  “我奖励,我得敢啊,就这么说定了,如果苏恒厂不同意,蒋行长你想想办法,让他们账上的钱,到时候取不出来。“

  老胡看向蒋行长,后者皱着眉头摇头,

  “这么大一笔钱,让他们没办法动,恐怕不大合适,而且这件事情到时候肯定有政府里面的人出面,他们只要把账户往上一递,即便当时取不出来,又能拖多长时间。“

  “吓唬,吓唬他们就行了,我去谈的时候吓唬吓唬,我就不信他们不同意。“

  盈盈站起来,连衣裙裙摆轻动,给每个人面前的茶杯都加了茶水。

  “以茶代酒,提前预祝我们大家一起发财。“

  “我们发财,田本那边更要发财了,到时候盈盈小姐可是要帮我们介绍介绍。“

  蒋行长当先举杯,几个人一起举着茶水,提前庆祝起来。

  一会儿,蒋行长先行离开,然后是油腻男,胡总离开之前,站在盈盈的身边停下脚步,

  “渡边麻花子小姐,你的中文名取得不错,任盈盈,希望你能像圣姑那样,无往不利。“

  “谢谢胡总抬举,我不过是帮田本先生来推动一下市场而已,还是胡总你的眼光敏锐,知道牵一发而动全身,一眼就看中了这件事情背后还有这么大的利润空间。“

  “不,不,胡某只是顺势而为,如果没有你们,我想要推动这件事情,还不知道得出多少血呢,或许最后血本无归,现在顺应大势,没有人敢阻拦,我们给的价格也不低,就算是谁想把这件事情往侵吞资产上面靠也没有任何办法,这快地的市价,现在就值这么多,这条生产线,在我们的评估之下,也就只有这么多钱。“

  胡总笑着,像只老狐狸,在面对里国内外一只狐狸的时候,尾巴也是藏起来的。

  两个人相互笑了笑,一些心知肚明的东西,就在这一笑之间,相互交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