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时光飞逝

  紧密而幽深的山林中,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正在跋涉。

  右手提着一把柴刀,左手提着一些工具,常胜在勉强开辟出来的窄小山道上行走。

  乍看起来是画风完全不对的情况,不过谁让竹墨烟想学打猎呢,神特么让他一个飞天遁地的修炼者去学捕兽夹。

  “到这里就差不多了。”

  常胜望了望四周,在原地停下:“再深入就有可能遇到猛兽,唔,如何规避强大的野兽我之后也会教你,在此之前先让我们学陷阱的制作和安放。”

  经过短时间的突击学习和恶补,常胜作为猎人这个职业来说,看起来也像模像样了。

  在天元大陆,猎人这两个字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指的不过是“进山打猎的人”,想要自称的话人人都可以,不过要靠这个来温饱,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如何用简易低廉的材料制作出威力足够的陷阱,如何把陷阱安放在适当的地点,如何规避毒虫猛兽,如何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进行狩猎……

  这些都不是天然就会的。

  也许在前世的地球没有这么多的讲究,老练的猎手就能纵横森林,装备了猎枪之后更是进化为恐怖的二足灵长类,碾压一切生物。

  但天元大陆却不同。

  虽然才刚刚上任,但他作为此地的山神,这片山脉有多危险他再清楚也不过,别说是区区一杆猎枪,就算是把飞机大炮都开进来也没什么用。

  特别是在最近……

  山林的深处有个妖怪公然的占山为王,去凑热闹的小妖还不少,变动的局势让整个山脉更加的混乱了。

  在这之中普通的猎人真是可怜弱小又无助,是一种不得不怂的职业。

  能用陷阱用陷阱,能用弓箭用弓箭,近身战斗都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进行,但就算是这样,这个职业依然很危险,说不定哪天就碰到一个随随便便碾压自己的东西。

  转头对着竹墨烟,把这些都说了出来。

  “那么最后在问一遍,小墨烟真的要学这个?”常胜认真的道。

  “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

  幼小的女孩露出了令人心痛的微笑:“拉开弓箭我还做不到,但制作一些简易陷阱的话,还是可以的。”

  唔,诞生只有七年的小女孩让她养活自己的确太难,就算现在暂时的衣食不愁,也还是会有不安吗?

  常胜沉默了一下,提起左手的工具……

  蹩脚猎人的蹩脚教学。

  客观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吧?虽然是照本宣科,还很不熟练,但好歹没有出丑,还运气很好的捉到了只小动物。

  “这点东西要吃饱的话还有些不足。”

  正说着,前方的草丛中传来了动静。

  “看起来我们的运气很好呢。”常胜解下腰间的佩剑,连带着一些杂物,一起递给了竹墨烟。

  他并不打算使用修士的手段,毕竟是打猎教学嘛,既然如此,把一些妨碍行动的东西暂且放到一边也是很正常的。

  常胜取下背着的弓箭,轻手轻脚的摸了过去。

  虽然是新手猎人,但好歹也是修士,什么弓箭射空,追又追不上,让猎物逃走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而在他提着一只灰兔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竹墨烟惊愕而失措的表情。

  “常胜……大人?”她手中的法剑,正在融化。

  宗门打造的法剑无视了稳定和安全措施,突然损毁,这本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这些在预定的计划之内呢?

  常胜的表情毫无变化,瞥视了一眼后,淡笑道:“没什么,只不过是一滴水重新融入大海而已。”

  事实也如他所说,常胜虽有谋划,但还真做不到像宗门那种,不过也无所谓,他有他的办法。

  …………

  转眼之间,春去秋来,已经过去的五年时光。

  常胜已经从一个少年成长为青年,竹墨烟也从一个女孩成长为了少女,唔,勉勉强强及的上少女的边。

  乍看起来是一段非常久远的时光,不过对于长生久视的修炼者来说,这点时间根本不算什么。

  十年,百年,都是眨眼而过的。

  这段日子里常胜教给了竹墨烟许多许多,也给予了相当多的照顾,不过这些情况是前几年的,在少女的身手越发敏捷,狩猎的技艺越发精湛后,就开始自给自足,甚至还有了积蓄,反过来的回报。

  “该起来了,常胜大人。”

  在城镇的边缘,靠近山林的地方,竹墨烟有着一间小屋,这是在过去两人共同搭建的。

  没有使用法术,一砖一瓦亲手的造房,这对常胜来说也是奇妙的体验,所以他不时也会住进来做客。

  “唔,已经早上了吗?”常胜做了个伸腰的动作站起。

  “是呀。”

  竹墨烟带着柔和的微笑,开始帮助常胜穿衣。

  “小墨烟可不是侍女,我说了很多次了吧?”常胜面带无奈:“这么会照顾人,如果让我上瘾的话,以后可就离不开了。”

  “常胜大人不离开的话,不是正好吗?而且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一点了。”

  说话间,少女眨了眨眼,把精致的早餐端了上来。

  不说气味和味道,就是花里胡哨的外表,看起来就不一般,而且这些并不是常胜准备的。

  虽然他也时常带着一些吃的穿的过来,但这些真不是他带的。

  ……又是特地去买的吗?

  “这样的话,我可有点不敢来了。”

  对于普通的猎人来说,如此精致的早餐可是一比不小的开支。

  “和您带给我的帮助和照顾比起来……不值一提。”竹墨烟低声的回应。

  平淡又坚决,让人不知该如何拒绝呢。

  最后,就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两人一起坐着分食了这些。

  清晨的空气中,竹墨烟一身猎装,已经做好了准备,然后她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从桌底下拿出一件由兽皮所制成的外衣,披在了常胜的身上。

  常胜瞧了瞧,不由得询问:“自己做的?”

  少女看着那披着衣服的样子,垂着首,点了点头。

  常胜又顿了一下,平淡的道:“我很喜欢。”

  最近的天气的确冷了。

  目视着少女开门离去,他把手伸进去,正式穿进了这件兽皮衣。

  虽然已经寒暑不侵,但却莫名的觉得温暖。

  常胜知道,这只不过是心理作用,但……却是相当不妙的预兆。

  “难道我……”

  他低声的喃喃着,脸上的神色突又转为平静。

  “果然,不能再拖了。”

  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说不定真的会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