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再去凤凰山

  “弟子遵法旨!”

  南极仙翁将落下发光之物的手掌握起,施礼之后,离了玉虚宫,化作长虹往十二上仙的道场名山而去。

  ……

  奇士府。

  饭后陆川背着双手,前往后方的炼铁工坊进行视察。

  进度还算不错。

  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以后,他奇士府的那些工匠已掌握了冶炼以及铸造的工艺。

  只是要想技艺精湛,还需要时间的打磨,熟能生巧。

  另外,让陆川欣喜的是赤阳在不久前也加入了其中,进行指导。

  他本身是炼气士,专长便是炼兵,制出的兵器也都是精品。

  其技艺远在东海工匠之上,毕竟东海工匠做的是大众货,而大汉赤阳走得的是精品的路子。

  出来后。

  陆川一人走在前方思索,身边跟着文士一般的丁策。

  当然,陆川也将他当自己的智囊看了。

  丁策道:“那些工匠已学会炼铁,可是大人为什么看起来不太高兴?”

  陆川道:“太慢!”

  “这还慢?”

  丁策眼中露出一抹惊异。

  要知道,这些工匠学习的已经非常快了。

  这还要得益于他们本身便是铜匠出身,有着冶炼铸造的经验,再加上老师技艺都很精湛。

  若是不然,从头学起的话这么短的时间想入门都困难吧!

  陆川停下看了他一眼,点头道:“是的,慢!”

  他知道这些工人的学习速度不慢,但是,时间不等人。

  天下东、南两大诸侯竖起反旗,不再进贡朝商,还起兵作乱多年。

  大商作为人王正统,却一直对他们未进行征讨。

  去年,姬昌薨后西岐沉寂了一些日子,不久后也竖起了反旗……

  再加上封神劫,他心里很清楚这样平静的日子没有多少了,大商必然要对那些诸侯进行征讨。

  平静日子是过一天少一天。

  闻太师和他商定了南征的计划,打算开春平定南方。

  大商这一动,东鲁、西岐那边必然也会动。

  毕竟他们怎么说也是反商的战友,在父辈时关系就不错,属于同一根绳上的蚂蚱,所以不会不管不顾。

  不然便是唇亡齿寒的下场。

  另外就算大商这边不动,那些诸侯们也会自己沉不住气的。

  因为在之前,他们还有帝辛无道,荒淫无度,沉湎酒色,百姓受苦这样的理由口号,对殷商进行起兵征讨。

  这叫名正言顺。

  可若没有这样的理由,那他们起兵便是名副其实的造反。

  造反太难听,还是打着为天下百姓着想好听一些。

  眼看着帝辛这半年又勤于政务,民心又有依附,他们岂会坐得下去?

  所以,他料定不出半年,不,开春以后,天下就将陷入连年的战乱之中。

  这打仗需要是什么?

  军饷、粮草、兵器以及很多铠甲。

  军饷让人卖命,粮草让人填肚子,兵器和铠甲大幅提升战斗力和保护能力。

  可现在时间太仓促了,他这奇士府短时间内根本造不出太多的铁兵器和铠甲,装备到大军身上。

  丁策不解,但不太好问。

  陆川道:“让他们加紧时间吧,另外可以找更多的工匠学习,尽快打造出一百套战刀和铠甲。”

  丁策称是,退了下去。

  虽然现在他陆川位居高处,用句话形容就是人生到达了高潮,但一想到之后的封神大战他就高兴不起来。

  不论有再多计划,他身上都像是压着座,不,好几座大山,昆仑山,须弥山……

  这些山压的他心态都快崩了。

  他知道有另一根大粗腿能帮他扛起来,但现在还不是接触那边的时候。

  “再等等,再等等……”

  陆川心中有个声音,他们师徒刚被阐教扫地出门,名声不好,还是过一阵再去。

  思索间,他已快到自已的小院,经过隔壁龙吉的小院时停顿了一下。

  龙吉走了好些日子,本来他也不打算再打交道,但每天经过这里让他想忘了那人也难。

  忽然小龟从袖中探出头打量了眼四周后,道:“府主,那不男不女的家伙还没回来么?

  这家伙比我道行高啊,骗完吃喝还能让府主你心甘情愿给他留一座院子……”

  它知道那个凤落尘,也听过桃山那次的女声,但是对其来历不知,真实性别也不知道。

  “你最好别说她的坏话。”

  陆川淡淡道:“你吃的栗子便是她家里的。”

  “唔,那你不早说!”

  小龟瞪着眼捂住了嘴,忽然它眼睛亮了,笑道:“那府主,我们去他那走走吧!”

  陆川眼睛一亮,道:“去走走?”

  小龟道:“对啊,这不过年了嘛,去的时候再带份礼物,以后礼尚往来嘛。”

  它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只要找到那栗子的产地,那以后它就不必担心从陆川这里逃跑后没的吃了。

  “好,那就趁闲着我们去走走,但这次是你去的啊,不是我。”

  陆川笑着道,又思索道:“另外她也不是人,应该不兴人间的这一套吧。”

  “对对对,是我要去的,你给我们引见一下。”

  小龟心里乐开了花,做了朋友更好:“另外别管他是不是人,你上门总不能空手去吧?”

  心情大好下,它看陆川也顺眼了很多。

  陆川迟疑着思索道:“可是我不知道带些什么啊!”

  小龟不耐烦的道:“得得得,你带我去就行了,东西我有。”

  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很快,一道遁光从奇士府中升空。

  半日后陆川重回凤凰山中,这次还找到了一条石板小路。

  古木葱郁,古径通幽!

  沿着小路行不多时,走过一条桥梁后,他就看到了那座仙府。

  碧瓦雕檐,金钉朱户,名为:青鸾斗阙,景致十分清幽。

  此时的陆川手提着一个花篮,里面装着金黄色的橘子。

  这凤凰山作为福地,称得上是四季如春。

  仙府内。

  龙吉正在闭目清修,忽然感应到什么而睁眼,冷笑起来:“他跑来做什么?来人,开门迎客。”

  陆川提着果篮刚准备叫门。

  忽然大门打开,八对女仙童持着旗幡鱼贯而出,分立在大门两侧,龙吉从中间徐徐而出。

  龙吉淡漠道:“门前所站何人啊?”

  上次陆川对她爱搭不理,这次她当然也没什么好脸色。

  陆川微怔,不知她又搞什么名堂,只好打了个稽首,十分配合道:“贫道凌虚子,见过道友!”

  “胡说,当官的算什么道士?”

  龙吉冷笑一声,喝道:“你这人满嘴瞎话,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陆川牙疼,好像被逐出师门后,他的确算不上是道士了。

  “那我们重来一遍。”

  陆川只好抱拳道:“在下大商奇士府主陆川。”

  袖中,小龟听声咋舌道:“府主莫不是骗我吧在,这算什么朋友?也不是凤落尘那个娘娘腔啊!”

  龙吉淡淡道:“来此所为何事啊?”

  陆川笑着举起花篮,道:“过年了,人们都在走亲访友,我也来了,现在能让我进去了吗?”

  龙吉公主一看到那果篮和灵橘后是彻底无语了。

  那不是她山里的……野果嘛!

  “是么?陆府主这礼还真轻啊。”

  龙吉咬牙挤出一丝笑容道。

  陆川道:“礼轻情意重。”

  龙吉无语的侧身道:“那进来吧!”

  陆川边走边看,道:“仙子清修之处果然是个福地,好地方。”

  虽然心里对其什么身份一清二楚,但那层窗户纸还是不戳破比较好。

  这样至少还可以做朋友。

  龙吉道:“还行吧,话说陆府主向来都是大忙人,怎么想起来我这儿了?”

  说着两人进入大殿,分主宾坐下。

  陆川道:“我有一个朋友,很喜欢你们这的野果,想让我给你引见一下。”

  “原来是这样。”

  龙吉听完陆川的话说不清有些什么失落的感觉,点头道:“我们这里没人吃,要是他喜欢吃那随时可以来。”

  “太好了,多谢道友。”

  陆川的袖口探出个小脑袋欢呼道。

  龙吉不禁莞尔,原来不是“他”,是“它”啊!

  陆川也点头道:“多谢仙子。”

  坐了一阵,交谈几句后陆川起身提出告辞,龙吉将其送出门外。

  陆川道:“实不相瞒,只因在下知道仙子不食人间烟火,所以那篮果子并不是凡间带来,而是在仙子的这座山中采摘的。”

  “原来如此!”

  龙吉点头,没想到陆川记得此事,心中舒服了很多,道:“这个我知道。”

  陆川微微一笑,道:“此物虽是你所有,你却从没有吃过。”

  龙吉道:“那又怎么样?”

  “没别的意思。”

  陆川微笑道:“只是上次在山中偶然吃过后,觉得很好吃,所以想让你这个主人也尝尝,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