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中意野牛群

  桐树带着二十名新军战士出发了。

  食人树在自然界中,基本上是属于无敌的存在。

  它的藤条坚韧灵活,一旦捆上,哪怕就是体型庞大的霸王龙也不可能挣脱。

  而小刺上面分泌的麻药,又能麻翻绝大部分的猎物。

  所以,除了火和能够一刀将其藤条斩断的金属刀剑外,几乎没有生物能够奈何的了它。

  在森林里面,能够喷吐粘液灭火的树木实在是太多了,往往火还没有升起来便会被灭掉。

  所以,想要在森林里面对付食人树,只有佩戴刀剑,众人相互配合才能办得到。

  而恰好,大刀是新军战士现在的标配。

  两棵食人树从林子里面‘走’了出来。

  监视它的族人只敢在远远的看着,因为一旦接近它的藤条范围,就有很大的可能被卷过来的藤条麻痹的。

  见到食人树后,桐树他们开始准备了起来。

  找了一处空地,将拉过来的几车鱼内脏放在那里。

  随后又用少量的内脏,将它们给引到车阵附近。

  探索到车内的食物后,两棵食人树直接座到车上,用触须将板车死死的捆住,然后对着车内的鱼内脏分泌消化液。

  智力低下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智力的食人树自然无法分辨这些食物是它们捕获的还是别人投食的。

  而在食物的催动下,食人树身上的红花迅速的衰败,然后掉落在地上,而在花骨朵的地方,几根如同小蛇一样的食人树苗钻了出来。

  过了两天,这些树苗从母株上面脱落,掉落在车上,吸收着被母株腐蚀后的营养液。

  见到食人树幼苗的脱落,桐树他们行动了起来。

  随着他们的靠近,食人树感受到了新‘猎物’的到来,兴奋的舞动起了它们的触手。

  只不过,在视线良好的情况下,这些触手的速度相对来说实在是太慢了。

  过来一根,就会被新军战士斩落一根。

  短短的一个小时,两株食人树差不多都变成了光杆司令了。

  对于这些没用了的母株,在桐树的命令下,直接被砍成了数段,打算运回去提炼麻药。

  至于那些枯萎之后散落满地都是的红花,也被收集了起来。

  虽然枯萎了,但是功效并没有改变,依然是这些麻药最佳的解药。

  而那些巴掌大小的食人树苗,则被戴着兽皮手套的族人抓起来捆在一块,挂在板车上面带了回去。

  食人树最危险的地方就在于它们能够四处移动。

  不过只要用钢筋将它们固定起来,那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至于那两棵食人树的母株,对于现在的村子来说,用处还是蛮大的。

  母株体内留下来的麻药,有着强大的麻醉效果。

  提炼出来之后,用鱼肠藏在箭头里面。

  当箭头射入野兽的体内后,鱼肠会因为摩擦而破裂,麻药就会渗出来。

  如此一来,族人就可以很轻松的抓回来自己想要的野兽了。

  村子因为人口的问题,发展陷入了一个瓶颈。

  而代替人力的方法有很多,最原始且最为古老的方法,自然就是用畜力代替人力了。

  不论是用猎犬捕猎,还是用马代步,亦或是用牛拉车,都是人类对于畜力的一种利用。

  在这个世界,成熟的狗还没有进化出来,马的数量又十分稀少。

  至于牛,因为体型和生存习性的原因,根本就不是村子现在能够招惹的了的。

  在这个世界的野牛,体型是十分的庞大,成熟的公牛,能够长到两米的高度。

  庞大的体型,坚硬的牛角,外加上团结的习性,让野牛成为了草原上真正的霸主。

  不论是天上飞的风神翼龙,还是水中藏的巨鳄,抑或是地上爬的泰坦蟒和霸王龙,都不敢轻易的对它们下手。

  因为一旦惹恼了野牛群,这些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家伙,根本就落不到什么好。

  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呢,更何况,这些比蚂蚁要强上百倍千倍的巨牛呢。

  团结才是力量,这是在任何地方都亘古不变的真理。

  本身就非常强大的野牛,一旦团结起来,哪怕就是桐树,也拿它们没有办法。

  不过,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只要有了大量的麻药,那事情就好办了。

  竹制长弓的射程,足足能够达到三百多米,几乎超越了地球上百分之九十冷兵器的杀伤范围。

  箭头上面藏药也很好办到,只要在浇筑箭头的时候,将侧面留一个小洞就行了。

  野牛在草原上是一霸,主要是团结造成的。

  虽然野牛聚集在一块,导致没有任何野兽敢轻易的去攻击它们,但同时,也造成了它们无时无刻都在移动的场面。

  毕竟,野牛如此庞大的体型,对食物的需求量自然不低,聚集在一块的话,数量少则成百上千,多则成千上万。

  这么多的野牛,再大的草场也不够它们吃的。

  所以,只要把箭头里面的麻药数量加重一些,射中野牛后,能够保证它睡个一天两天的。

  牛群不可能会为了少部分被麻翻的野牛而留下来的,为了填饱肚子,它们无时无刻不在移动的。

  等到牛群离开之后,桐树他们就可以将这些被麻翻的野牛带回来了。

  这些野牛体型庞大,耐力非常,都是最为优良的畜力。

  不论是拉车还是转磨,甚至是耕地运矿,都能派上用场。

  而养殖的成本,和它们所能够带来的收益相比,那简直是不值一提。

  至于驯服的方法,桐树他们根本不用操心,交给王伟就行了。

  不管怎么说,王伟肯定是有办法的。

  至于安全问题,则更不用担心了。

  成群的野牛会形成铁蹄洪流,不论是什么都不可能挡得住它们冲锋的步伐。

  但是落单的野牛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笨拙的它们,随便一名新军战士都能将它们戏耍于股掌之间。

  所以,只要不让它们聚集成群,那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王伟原本打算将提炼麻药的事情交给王四五去办的。

  不过这段时间,王四五一直在忙着纺麻场的建立,根本就是分身乏术。

  所以王伟只能亲自带人来提炼了。

  别的地方,根本再也抽不出来人了,无奈之下,王伟只能从新军战士里面,挑选出来二十人。

  一部分负责管理幼年期的食人树苗,确保它们不会逃跑。

  而另一部分人,则支起了锅,挖了一个洗涤池,戴着用晒干的红花制作的口罩,开始了麻药的提取和浓缩。

  只是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两棵食人树便被提炼完了。

  剩下两堆庞大的木渣被封存了起来。

  因为提炼器材太过落后,这些木渣还残留有许多麻药,不论是燃烧还是食用,都能产生不小的麻醉效果。

  虽然浪费了许多材料,但是看着提炼出来的三大罐白花花,如同面粉一样的麻粉,王伟觉得性价比还是挺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