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出击的项羽(第一更,4000字)

  九江郡,几乎就是大秦领土里面数一数二的大郡了,这边跟会稽郡挨着,那边又和长沙等好几个郡都挨着。

  而在九江郡的境内,一条江水贯穿而过,支流也是把这片广袤的领土给分割成了大大小小的数个区域。

  江水以东,自然就是楚国故地,项羽生长的江东之地了。

  秦兵大都不习惯水战,所以对这九江郡的道道还真就都不是非常的门清,但是韩信不一样,他是淮阴人,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早年又是独自流浪了不少的地方,也算是见多识广。

  所以对于这九江郡中的地势和情况,韩信还是知道一些的,他能提前不少时日就到了嬴高指定的地方,也正是和他的这个能耐有关。

  因为嬴高在之前的指令中告诉他的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县或是江水的名称,而是让他找到项羽大量战船的停靠之所。

  这个活要是给章邯,王离他们,那可是比登天还难,因为人家是从江东渡江过来的,压根就不用管什么上游和下游,只要把战船开到他们自己知道的地方,哪怕是一小段的上游支流,或者说是一个湖泊之中,等一旦有突发之事的时候众人直接退到此处上船返回会稽就行。

  至于秦兵,只能和上一次击败了项梁之后一个德行,站在岸边叹息,然后再琢磨着造战船,如此往复。

  而嬴高让韩信做的,正是找到他们藏匿战船的地方,然后嘛……嘿嘿嘿……

  大秦将领一看到江水就懵逼的属性,嬴高当然也是考虑到了,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因素,这才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韩信,他相信韩信在南边摸爬滚打的二十来年,这点事是难不倒他的。

  毕竟项羽那也是七八万人的规模,光运送他们的战船就不是个小数目,能让秦兵难以发现难以企及并且能放下那么多的战船又可以方便他们撤离的地方肯定是不多的,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了。

  这一路走来,韩信也的确是对于这个世纪性的难题没少花心思去琢磨。

  要知道,他的身后可是还跟着四万的人马呢,这在九江郡的南边的确是可以隐匿行踪的行军,但是越往北,被江东大军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

  这要是你还没等找着啥呢就被发现了的话,那不用说,肯定就是个打草惊蛇的下场,嬴高的那些个计策也就不用再去实现了,到最后只能跟项羽死磕了,说不定人家打不过就又跑了,嬴高这次亲征也就又无疾而终了……

  这样的结果,韩信就是在心里面稍微想一想都觉得不行,首先第一点,他就不能带着四万大军去寻找这些战船的所在,要不然这显然不是去找东西去了,而是告诉人家你要来找人家了。

  于是乎,当韩信预感到自己可能快要接近了的时候,他果断的把四万大军交给了他比较信任的一个副手,然后跟另外一个副手仅仅带着百人,一副黔首的装扮深入到九江郡的腹地,去寻找项羽大军的战船所在了。

  韩信相信这样悄无声息的办法是最好的,他这百八十人小范围的一散出去,就算是被项羽的军士看到了,也不会往秦兵的身上去想,因为秦兵那全都是从北边和西边来的,而这些人是从南边来的。

  这样做虽然是好,但是有一点,就是对于韩信来说实在是有点危险。

  但是韩信要是怕危险的话,那他就不是韩信了,他知道这场战斗在大秦的作用有多大,这是嬴高的第一次亲征,要是鸡飞蛋打啥用没有的话,嬴高干脆以后就待在咸阳城里面不用出来了。为啥?因为丢不起那个人啊……

  而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嬴高顶到了这么关键的一环上,韩信当然知道万一失败了嬴高对自己会有多么的失望,所以他不能失败。

  以他现在在大秦朝堂上面的地位,让他在章邯王离他们的身后他还稍微能平衡一下,但要是长久的这样的话,他的心里可是不服的,因为在他的心里,那些人的能力跟他相比,那还得往后靠一靠。

  功夫不负有心人这句话,说的显然就是韩信这样的,没几个主将敢在这样的情况下把军权交出去然后自己带着百十来人去干瞎猫碰死耗子那样的事儿,但是韩信就敢,而且还就干成了。

  凭借着自己对于九江郡里面江水的规律的了解,韩信把可能存放得了那些战船的地方分了一下类,之后又把自己带出来的这百人分成了几个小队,约定好集合地点之后,就展开了地毯式了搜索。

  他们有的装扮成灾民,有的装扮成南方偏僻处的郡县里面来的客商,有的装成是附近的猎户,总之,虽然有的时候就能看到项羽的大军,但是他们在韩信的鼓励和带领之下大摇大摆的从他们的附近路过了几次,还真就啥事都没有。

  仅仅七天,韩信就探知了项羽那好几十艘的巨型战船的停靠之处。

  那是一条江水的支流,虽然位于上游的位置,但是风向合适的话,这些战船还是能够上的去的,而上到这上游的支流里面最大的好处就是一旦事态紧急,项羽率领大军上船之后几乎是只要顺流而下就可以到达江面上去,然后渡江向东,也就回到了会稽郡。

  对于项羽来说,能找到这么一个地方那还真是不太容易,并且这个地方距离寿春也就是七八十里的路程,绝对算不上是远。

  但是项羽找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他绝对不会想到有一天这里会被秦兵给发现,因为从陈县到这个地方的各个要道上面都有项羽的斥候,但凡是嬴高从陈郡或者是西边任何一个地方过去的人,项羽都能够知道。

  照实说项羽能在兵力本来就不是很充足的情况下封锁成这样已经算是很小心了,因为他实在是不可能算到,正好在南边办事儿的韩信能给他来这么个长距离的回马枪……

  留在战船处守卫的只有五千江东子弟兵,一者是因为项羽觉得这个地方已经十分隐秘了,实在是没有必要再放置重兵把守。

  而另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无疑就是他的兵力实在是捉襟见肘,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和嬴高那十几万大军正面交锋的事实,项羽必须要把自己的优势兵力全部都集中起来。

  这样的安排照实说也没什么,但是坏事就坏事在这个地方被韩信发现了……

  找到了这个地方之后,韩信并没有急赤白脸的就把这五千人给干掉了,把这些战船给砸碎了了事,虽然在之前嬴高的指令中,要是能把这些战船都破坏了,那就已经算是韩信圆满完成任务了。

  韩信这个人,跟嬴高有一点那是非常相似的,那就是脑袋活,你嬴高虽然给我的任务是这样的,但是我有更好的办法我当然就要尝试一下子了,不然的话他的心里肯定是不会安生下去的。

  于是乎,他悄无声息的撤出了那片区域,挥一挥衣袖,擦一擦脚印,就好像自己从未来过一样。

  之后,在距离这个地方不过十数里之处,韩信找到了一个能勉强藏匿下他麾下那三四万大军的地方,然后派人把大军调到了这里,这才给嬴高写下了嬴高收到的那封书信。

  在书信里面,韩信只是说自己已然是掌握了项羽藏匿战船的所在,并且没有打草惊蛇,再就是保证自己会在嬴高之前要求的最后期限行动,至于别的,他就没再说。

  所以他这个行动在嬴高的理解来看就是按照之前他的指示,破坏了江东的战船,然后等到项羽他们战败了往回跑的时候一到江边就傻眼了,然后嬴高再在后面给他来个关门打狗,那自然是相当的完美。

  但是韩信自然是不想单单就做了这个从千里之外回来只不过是搞搞破坏的角色,这个角色虽然重要,虽然嬴高早就在信里面说了,他要是能干成这个事儿的话他就是首功。

  但是韩信不这么觉得啊,他可不想让手里面这四万来人浪费了,既然回来了,把人家扶苏都挺不好意思的给撂在南海了,自己当然得搞出点震惊中原的大动静来了,在韩信想来,也算是给许久未见的嬴高一个惊喜了。

  韩信心里面的道道,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他麾下的那四万人马全部都养足了精神,然后又利用这仅剩下的几天对他们进行了一些特殊的训练……

  至于嬴高,也是并没有发出什么指令,只是一面让陈婴继续着他那枯燥乏味的进攻,另一面则是让朱家暗中布置着一条通道,一条其实并不存在,但却要做得好像真实存在一样的通道……

  几天的时间,那当真是嗖嗖的就过去了。

  天天等候着消息的项羽,终于在自己的耐心又快要被磨没了的时候得到了一个让自己相当振奋的消息。

  根据季布之前派出去的盯着那条线路的斥候的回报,在经历了好几天的沉寂之后,在昨夜有一队人马在那条小路上进行了一番巡视,就连周遭误入其中的百姓也都被赶了出去,那斥候就差一丁点就被发现了,按照他的说法,要不是自己的运气好,怕是这一次就回不来了。

  项羽一听这个消息,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次运送大量的粮草辎重的前兆,那些清场的人明显就是打前站来了,看看这线路上有没有敌军的踪迹。

  于是乎,他紧急的将自己麾下的众人全部都召至堂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从发现储存粮草的地方,再到季布临时起意的顺藤摸瓜找到这条秦兵的隐秘线路,再到项羽派去的斥候险而又险的发现了这一次的前哨,这一整件事在所有人的眼里都是无懈可击的,包括范增和张良。

  他们俩都曾经想过这是不是嬴高的计策,但是想来想去,他们并没有在这里面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因为有很多的细节都是他们的人临时起意去做的,这些嬴高压根就不可能安排得了,这样的情况下,嬴高又怎么会煞费苦心的去安排这样的陷阱呢?万一有哪一步没按照嬴高的想法走呢?

  所以这个时候项羽的想法付诸实施并且眼看着好像就好取得效果了的情况下,范增和张良也只能支持,虽然他们的本意是不想让项羽这么折腾,

  项羽在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早就已经憋坏了,所以这一波他早就下定了决心,必须得由他亲自前往,别人谁都不行。

  在项羽的心里,他就要在这个夜晚把嬴高的生命线给彻底摧毁,之后,他再率领着自己这一次的全部大军给嬴高这个大秦的帝皇来一次真真正正的正面对决。

  他的内心深处只想在这样的对决中把大秦的骄傲碾碎,他相信年轻的自己终有一天会把那个比自己也大不了两岁的家伙生擒活捉,然后把自己叔父在他的面前所遭受到的苦难让他自己也来上那么一遍。

  在这个明月高高的挂在空中的夜里,项羽带着龙且以及三万大军,自寿春出发,悄无声息的迁往了陈郡的腹地。

  而这一切,早已经落入了嬴高的眼中,极具耐心的他,终于即将在这一两日之内迎来这一次战斗的收尾。

  其实嬴高这个人的性子可以说是比项羽都急切,在这陈县闷着的一个月,他自己早就已经烦透了,但是他却更加的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他相信当你安排的各个情况到到位了,那么胜利就会自己跑到你的口袋里的。

  按照斥候回报的位置,项羽跟龙且俩人带着军士绕路守候在附近,等着这条几乎没人走的道路上发生什么自己期盼着的事儿。

  足足半个晚上的等候,就当项羽已经是有些困意上涌的时候,一名斥候快步的跑了回来,项羽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一次估摸着是有门儿!

  “少将军,前方五里处,有大队秦兵的马车正在缓缓的赶往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