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五章 赢家

  吴宁一直觉得武则天是一个政治天才,是一个不输任何一位明君圣主的政治天才。

  正如她现在所说,这个朝堂之上,不想她快点死,快点让地方的人,似乎只有武氏兄弟了。

  而且,这种状态,从她被李治接回宫,就一直持续着......

  整整几十年都如此。

  可是,这个女人正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在满朝皆敌、举目无帮的情况下,统治了朝堂数十几年。甚至改天换颜,篡了李唐的江山。

  不得不说,这种智慧和手段非常人所及。

  ......

  可是,这样一个奇女子,为什么在群臣瞩目之下,说出这样一段不应该说出来的话呢?

  表面上看,老太太这番“肺腑之言”有些过了,不但会置群臣于尴尬,也让武氏兄弟无法自处。

  甚至,连武则天自己也失了君王之威。

  也许,场中大部分人会觉得老太太疯了,老糊涂了,但吴宁却不这么想。

  任何形势上的套路都是为目的服务的,而真正的高手,也从不拘泥于形式上的套路。

  这就好比武技之道,一套绝世剑法,再高明也有破绽。因为是套路,就要循规蹈矩,就一定有力不所及之处。

  而直正的无敌,其实就是无招胜有招。

  说白了,只要能打败敌手,什么都可以用出来。

  武则天就属这种,只要达到目的,一切形式也就都不重要了。

  那么问题来了,老太太如此反常,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这个疑问,其实一直盘踞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只可惜,武则天这一反常态,让众人又惊又讶,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朕....”

  “带天理国,执掌天下,近四十年。”

  此时,邀月楼中静若无物,唯有武则天之音响在每个人的心头。

  老太太颓然坐下,继续道:“这四十年间,朕虽全心理政不敢懈怠,鞠躬尽瘁,耗尽心力!!”

  “可是......”武则天抬起头,“朕也是人啊!!”

  “是人,都会想百年之后何去何从!”

  “身为君上,也不得不在意身后声势、泉下名节!”

  “这有错吗?不应该吗?”

  “朕选一个稳妥的,不会刨我的陵,砸我的碑的太子,不应该吗?”

  “......”

  “......”

  “......”

  众人一阵默然,怎么越说越离谱了呢?这不等于明着怀疑李显、李贤他们会刨了老娘的坟吗?

  这等于是把李氏往死路上逼。

  为证名节,李显、李贤、李旦除非明天就上吊才能洗清。

  “陛下!”

  这个时候,狄胖子按说应该跳出来让老太太闭嘴。

  可是,狄仁杰还在装死,没有“醒”过来的迹象,遂豆卢钦望出声了。

  “陛下!!慎......”

  “听朕说完!”老太太一个瞪眼就把豆卢顶了回去。

  “朕知道,这话说重了。”

  “更没有逼迫几个皇儿的意思。”

  “朕也知道,你们怕承嗣继位,是怕他秋后算账。”

  “这.....”武承嗣心里咯噔一下。心中暗想,坑完了李家,老太太怎么还坑上我了?

  急忙拜倒,“侄臣对天发誓,绝无此心!”

  “你发誓?”老太太反问一句,“单单你发誓有什么用?”

  “唉!!”长叹一声。

  “朕...老了....”

  苦恼地揉了揉眉心,像是自言自语道:“换做是从前,儿孙自有儿孙福,也就由着你们争来斗去算了。”

  “毕竟,对这个天下来说,少几个亲情骨肉没什么,多一个果决能君才是好的!”

  “......”

  “......”

  大伙儿又懵了,老太太今天是真的豁出去了啊,什么都说,什么都不藏着了!

  ......

  “可惜...朕老了...”

  “心软了....”

  “不想再见到什么兄弟相杀、骨肉互残的戏码了!”

  (呵呵,下面人继续暗自吐槽: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

  ......

  “显儿、贤儿、旦儿、三思......”武则天突然挨个点名。

  “还有.....上金和素杰来了吗?”

  “......”

  李上金和李素杰虽然也是高宗儿子,与李显、李贤等人是亲兄弟,可是这两位是萧淑妃的儿子,也就是武则天大仇人的儿子,平时活得战战兢兢,生怕哪天惹老太太不高兴就给咔嚓了的凄惨度日。

  此时正躲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喘。

  结果,老太太叫他们。

  李上金和李素杰差点没吓尿了,赶紧弓腰上前,一副受气包的样子。

  “陛下....叫我?”

  “对!”武则天露出一个和蔼笑容,“叫你们呢,快过来!”

  扫看一眼,“太平呢?”

  “太平也过来!”

  如此一来,李贤、李显、李旦、李上金、李素杰,还有太平和武承嗣、武三思,排排而站,全都到了老太太面前。

  这是李武两家现在存的嫡系亲族都在这儿了。

  “跪下!”

  武则天一声令下,扑通!跪倒一片。

  齐刷刷地看着武则天,“陛下有何吩咐?”

  武则天诚然道:“刚刚朕的话....你们都听见了吗?”

  “听,听见了!”

  武则天身上前倾,“那....都听进去了吗?”

  “听进去了!”

  “好!”

  武则天点头,甚是欣慰,“那...朕要你们一起来发一个誓,行不行?”

  “朕要你们发誓,从今往后,和和睦睦,永不相残!!”

  “行?还是不行?”

  “......”

  “......”

  “......”

  不但跪着的这几位都愣了,一众朝臣也都傻眼了。

  这也行??

  当这是江湖举义,还是寻常人家兄弟盟誓啊?

  ......

  可是,能不行吗?话赶话已经逼到这儿了。

  李上金和李素杰想都没想,立马举手对天,“儿臣在此盟誓,此后不论怎样,李武两家永保和睦,相互扶持,永不相残!”

  得,这两兄弟还挺高兴,这是誓啊,当然乐意。

  而李贤和武承嗣他们一看李上金和李素杰都起头了,那就跟着发吧!

  皆举手对天,“儿臣在此盟誓,此后不论怎样,李武两家永保和睦,相互扶持,永不相残!”

  “好好好!!”

  老太太可不管下面一个个都看傻的众人,开怀大笑,连叫三声“好”。

  “如此一来,了却了朕的一大心病啊!!”

  ......

  天真!!女皇陛下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天真了?

  群臣无不嗤之以鼻。

  永保和睦,永不相残?这样的话在皇位面前,何其苍白?在朝争之下,何其无力?

  大伙根本不明白,老太太闹这么一出有什么用,该斗不还是斗?

  你信不信?都不用多久,就是现在,这个新相的人选只要一出来,马上就得斗起来。

  你想啊,这个新宰相不管选谁,都会破坏现在的平衡,必然造成分利不均。

  到时,就不信这几个龙子龙孙不会斗。

  有这样想法的,可不是一人,而是所有人,包括正跪在那儿的李贤他们。

  谁也没把这誓言当真!

  在场的,可能也就武则天能当真?

  “......”

  看老太太那个样子,好像还真当真了。

  颇为高兴,一改之前的苦处,欣然自语,“了却一桩心事啊!”

  “了却一桩心事啊!!”

  “诶!?”

  一连念叨了两遍,老太太似是由这一桩心事又想起另一桩心事。

  看向来俊臣,“俊臣啊,说到心事,山东世家的案子也算朕的心头之疼......”

  “你....审的怎么样了?”

  来俊臣一听叫他,连忙上礼道:“回陛下,早就审完了。”

  “审完了?”武则天眉头一皱,“此等大事,那为何不报!?”

  “呃...”来俊臣一顿。

  我报过好吧?您老想当众提这个事儿就直说呗。

  “臣之过,一时忙乱倒是疏忽了。”

  这个锅,来俊臣也只能背着了。

  “那结果如何?”

  “回陛下!”

  来俊臣整了整心绪,“太原王氏、荥阳郑氏、范阳三卢、清河二崔、博陵崔氏、赵郡李氏,通敌卖国、延误事机一案,臣已审结。”

  来俊臣吧啦吧啦开始陈述案情。

  大概意思就是:通敌有点牵强,知情不报倒是真的,加上后来阻挠朝廷出兵的罪名,基本上没冤枉好人。

  别说斩杀罪首,就算诛三族也不为过。

  反正就是,武则天把世家的人都抓了一点没错,就差老太太一句话,全咔嚓完事。

  武则天听得连连点头,“这么说,朕没有冤枉他们?”

  “没有!”

  “他们也全都该杀?”

  “该杀!”

  “嗯!”武则天嗯了一声,“那就趁着今日,一并了却了这桩心事吧!”

  “来俊臣听命!”

  “臣在!”

  “即刻将太原王氏、荥阳郑氏、范阳三卢、清河二崔、博陵崔氏、赵郡李氏之主罪押解至此,朕要当面判处!”

  “臣遵旨!”

  来俊臣应声而走,去带人了。

  群臣倒是没怎么着,只不过更加笃定,武老太太应该真的是老糊涂了。

  跳的也太快了,从选相的事说到立储,从立储又相爱相杀,之后一个急转,又绕到世家的案子了。

  一面说自己老了,心软了,一面又要大开杀戒。

  这是要吓唬吓唬大伙儿?

  可是有什么用?

  还是那句话,新相人选一出,还得打成一锅粥。

  李贤他们也纳闷儿呢,老太太干嘛不借着刚刚的机会把宰相人选就定下来算了?

  而最难受的是武三思,宋之问是给他调回来了,可是,刚刚武承嗣居然也同意是张柬之。

  说明什么?说明武承嗣和李家那两个已经暗通了。

  那特么玩的不就他一个人了?

  武三思这个着急啊,想着怎么能把这一阵扳回来。

  ......

  连太平公主也是满面愁容,起身之后,趁人不注意靠吴宁身边。

  “怎么回事儿啊?”

  “母皇不会....”太平有点担心,担心老太太现在真的不清醒。

  “呵呵。”

  吴老九淡然一笑,“放心,这邀月楼中,只有两个人是清醒的,其中就有陛下。”

  “啊?”

  太平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且看便是。”

  “哦....”太平应下,转念一想,“不对啊....那另一个是谁?”

  吴老九贱贱的一指自己:“我啊。”

  太平:“......”

  ....

  ————————

  不多时,卢嵩之、催习等世家罪首,一身囚服,镣铐加身的被带到了邀月楼。

  众人不由又是一阵唏嘘。

  在不久之前,这些世家之主,还是高高在上,连皇家的账都不买,更别说他们这些臣子的了。

  可是现在...

  阶下之囚,将死之人!!

  “你....就是卢嵩之?”

  武则天率先开口,轻蔑至极!

  卢嵩之一暗,扑通拜倒:“卢氏罪臣,嵩之,拜见陛下。”

  “嗯....”老太太点头,“来俊臣...”

  “臣在!”

  “把你刚刚对世家一案的审结之辞,再说一遍与卢家主听听!”

  得!

  来俊臣现在想喝口水润润肺!

  没办法,只得将刚刚的话,又絮叨了一遍!

  ....

  说完之后,武则天老目一眯!“尔等,可认罪!”

  卢嵩之闻罢,一副心若死灰之装,艰涩点头,“臣等....罪该万死!”

  “嗯?”武则天颇有意外,“这就认罪了?没有不甘?”

  卢嵩之一咬牙,似是真的知罪:“没有不甘!”

  抬头道:“因臣之过,朔、并数州遭突厥屠戮,臣等自知,罪大恶极!但求一死,以谢苍生!”

  “唉!!!”卢嵩之的话让武则天一声长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面露惋惜之色,“你们....都是读书人啊!”

  “是我大周的良士贤能啊....怎可犯下如此荒唐之错?”

  卢嵩之眼泪都下来了:“臣....无颜存世矣!!”

  “是啊....”武则天再叹,“按你们犯下的罪过....杀之千遍,皆不为过!”

  “可是....”话锋一转,“你们该死,可朕却不能杀啊!”

  嗯???

  一句话下面的群臣全愣了,怎么有点不对劲儿呢?

  愣神机,只闹老太太又道:“朕老了....心软了....”

  看向卢嵩之:“十万读书人啊....”

  “为了这个天下,朕真的下不去手啊!!”

  什么情况?

  众人面面相觑,怎么又下不去手了?特么当初抓的时候也没见您老下不去手啊?

  ....

  武老太太继续道:“朕要留你们一命。”

  “什么?”卢嵩之愕然,“陛下....”

  “别高兴!”老太太严肃起来,“朕不是放过你们,朕是放过这个天下!”

  “十万士人若被朕一举斩杀,那朕就是天下百姓的罪人!!”

  “所以为了百姓,朕也要留你们一命!”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九家十万罪民族产抄没,族众发配川黔、靺鞨、安西、昆陵边夷之地,为国守边!”

  “你们....可愿意?”

  愿意?特么命保住了还有什么不愿意的?

  卢嵩之等人,当下跪倒在下,连连叩首!!

  “谢陛下不杀之恩啊!!”

  “........”

  “.......”

  大伙儿都听懵了!什么特么情况啊?

  这已经不是不对劲儿了,这特么是转的有点快!

  不是说好全咔嚓了吗?怎么又改发配了?

  而且您老倒是提前知会一声啊....

  呵呵,群臣哪里知道,更劲爆的还在后面呢!!

  “卢嵩之!先别谢恩。”

  武则天站了起来,“你....还有各家家主,不能随族发配!”

  卢嵩之一听,都不等老太太说完,立马道:“臣等愿意!”

  “臣等愿意领罪赴死!为朔并诸州百姓偿命!”

  大有死我一个,保住全族,值了的模样。

  “死?”武则天冷笑,“想一死了之,哪那么容易?”

  “那...”卢嵩之做茫然状,“陛下的意思?”

  “你们得活着!用你们的平生所学,用你们的半死余力来报效天下!用你们的一切!为诸州数十万军民赎罪!”

  说到这里,武则天直视卢嵩之,“卢嵩之!说来你也是名儒大家,一身才学不知报国,却拘泥小家。”

  “你知罪吗?”

  “臣...知罪。”

  “那朕给你一个机会....以残生报国,你....可愿意吗?”

  “臣...愿意。”

  “好!!”武则天厉喝一声!“那朕就信你一回,冒天下之大不违,于一个重担给你!!”

  “臣....但凭陛下差遣!”

  “卢嵩之听旨....”

  “朕命你为文昌右相,执掌天下权柄!”

  “以平生才学,大家之风,整治朝野,造福万民。”

  “钦此!”

  嘎!!!!!

  老太太一旨降下!卢嵩之都没来得及谢恩!

  下面齐刷刷嘎的一声,差点没晕过去!!

  他、妈、的还是你武老太太会玩哈.....

  与此同时!

  晕着的狄仁杰,猛的一瞪眼,下意识看向了吴宁!!

  太平公主亦是脸面惊愕!瞪着吴老九。

  连卢嵩之都忘了谢恩,茫然的看向吴宁.....

  奶奶的!

  谁能想到,这个选相的结果,最后会是这样儿?

  卢嵩之自己都不相信,吴宁能做到这一步,不但把九家的人都捞出来了。

  还弄了个宰相当当??

  惊讶的同时,难以抑制的,朝吴宁递去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

  好吧。

  武则天老是得意,没想到吧?朕这是以德报怨!

  不但不杀世家,而且还用人不疑,重用了你卢嵩之....

  这样一来,即可以推行穆子究那个天下粮仓的战略,又可以收买人心,让世家死心塌地!!

  高明吧?

  可是....

  可是老太太有点没明白....

  我不计前嫌,我破格提拔...

  我才是你卢嵩之的伯乐吧?

  你特么用那种眼神看着穆子究是个什么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