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姿势

  黑暗教团的舰队,无声无息地滑行在静穆寰宇之中,缓慢,且坚定。

  整支舰队中的船只,被大致划分成“登陆舰”、“突击舰”、“战列舰”等类型,并没有统一清晰的型号编制,

  这是因为黑暗教团舰队中的大多数舰船,都是从战争中缴获到的战利品,

  型号千奇百怪,科技成分参差不齐,就算是全银河系最为精通星舰修理的维修精英,也不可能全部了解,

  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当黑暗教团缴获一艘舰船的时候,他们会杀掉星舰上的大部分敌对势力,只留下一些负责保养船只的仆役,作为其手下。

  这些仆役或者说奴隶的生活环境极为艰辛,得到的物资配额稀少,朝不保夕,随时都可能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被黑暗教团成员活活打死,

  逃脱的唯一办法,就是摒弃以前所宣誓过的所有誓言,通过迫害其他的无辜者,以此证明自己,加入黑暗教团,

  和那些恶人渣滓一起,充当规则的破坏者。

  而现在,那些被强制拖上贼船的外星仆役,愕然发现平日不可一世的黑暗教团成员,此时此刻竟然纷纷露出了胆怯畏缩的神色,

  不再像是穷凶极恶的星际海盗,分明就是一群战战兢兢、生怕被高年级学生敲诈勒索的小学生。

  这是因为,量子幽灵所徘徊驻守的疆域,近在眼前。

  “再有一次迁越的距离...”

  亡刃将军站在旗舰舰桥上,看着如墨一般的寂静银河,喃喃自语,“我们就要穿过去了....”

  这位亲自执行过数次地表灭绝令的黑暗教团将领,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掌,只有那柄无坚不摧的双刃长刀,才能给予他一定的安全感,

  其他的几名黑曜将领,也都站在亡刃将军的旁边,透过那巨幅的透明落地舷窗,审视着这片宇宙。

  乌木喉神色淡然,手掌负在身后,十根手指的指尖像是牵引着某种丝线,时不时颤抖抽搐几下。

  超巨星静默伫立,庞大的白色斗篷遮住了苗条身形,令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黑矮星拄着双刃巨斧,口中喃喃自语着晦涩难懂的外星语言,眼眸一如既往,淡漠如同无波古井。

  至于暗夜比邻星,这位残暴且绝对忠诚于灭霸的女性将领,也不再像以往一样,拿着长矛面露狂热神色,时刻期待着斩下敌人头颅以取悦灭霸,

  反而阴郁着脸,尽可能平稳自己的呼吸。

  黑暗教团曾经用战争、混乱、劫掠,威慑过无数的高级文明,

  但在更高级别的武力面前,这些自诩为“散播混乱者”的渣滓,就会立刻露出自己贪生怕死的本性。

  这倒不是说黑曜五将如何怯懦,只是黑暗教团与地球文明的实力对比过于悬殊,几乎看不见胜利的希望。

  再往前走,他们就将跨过那条看不见摸不着的分界线,进入量子舰队所统辖的区域,

  要知道量子概率云能够随时随地自由跃迁,天涯海角的距离也是一念即至,

  别说是黑暗教团的这些个舰船了,就算把教团的舰船数量上调几个数量级,对于量子概率云而言,也跟杀鸡没有什么区别。

  黑曜五将,除了暗夜比邻星之外,没有谁是死心塌地忠于灭霸的,

  亡刃将军和乌木喉等人之所以还站在这里,没有急匆匆跳舰逃亡,完全只是因为灭霸给他们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大,

  哪怕灭霸刚才从舰队上脱离,登陆沃米尔星,在星球表面的古老祭坛上献祭了女儿星云,中间这么一大段的时间空档,黑曜五将也没敢逃跑,

  他们能想到的,灭霸也能想到,他们考虑到的,灭霸也能考虑到。

  这位疯狂的泰坦人,用无数次的亲身实践,告诉手下们一个道理——胆敢背叛他的人,都得死。

  想到这里,亡刃将军忍不住稍稍侧过头,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身后那隐藏于阴影之中的王座。

  灭霸,就端坐在王座中央,

  他依旧穿着蓝金相间的战甲,只是在右手上,套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黄金手套,手套的手背部分,开凿着六颗棱形孔洞,其中一枚孔洞已经被一颗黄色宝石填上,

  那颗宝石,正是灭霸通过献祭星云,得到的灵魂宝石。

  而这副手套,则是星际矮人一族为他打造的、名为“无限手套”的神器。

  亡刃将军从来没有见过那金灿灿的巨型手套,这个突然出现的变量,让自诩极为了解灭霸的他,心脏突然猛地收缩了一下,战栗起来。

  他急忙收回视线,身躯却止不住地颤抖。

  刚才看到灭霸眼眸的那一瞬间,亡刃将军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对方的眼眸所夺走。

  毫无疑问,这股极为诡异的、直接作用于灵魂的力量是灭霸新近得到的。

  亡刃将军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他不由得感到有些得意,如果刚才他想着逃跑乃至反抗,恐怕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跃迁倒计时,5,4,3,2,1。”

  舰灵的声音在舰船中回荡,下一秒,整支舰队出现在了天蝎座的范围内。

  跃迁完成之后,引擎需要重新充能,整个过程需要消耗一定时间,而舰船的舰灵,则按照早已设定好的程序,自觉地将能量储量全投入到高能护盾上。

  噌——

  所有舰船的外部,都延伸出了幽蓝色的能量护盾,如同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泡泡,悬浮在真空当中。

  所有人都知道,区区能量护盾根本拦不住量子幽灵,但多出来一丝防御,终归能给他们一点点虚无缥缈的安全感。

  黑暗教团的成员们纷纷起立,他们穿着动力机甲服,握着枪械,警惕地看向四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就连黑曜五将也不能免俗,乌木喉拓展出了防御法阵,黑矮星把巨斧拦在身前,超巨型用灵能护盾罩住自己,亡刃将军则拖着暗夜比邻星微不可查地向灭霸靠拢。

  一秒,两秒,三秒,什么都没有发生。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安全了的时候,

  那艘带着明显地球风格的舰船,硬生生从空间当中挤了出来,蛮不讲理地侵占了黑暗教团旗舰的位置,

  两艘船完美地交叉融合在了一起,摆成一个“X”的形状,仿佛从出厂那天起,就是这幅模样。

  钢铁在扭曲,引擎在轰鸣,那些不幸站在交叠处的黑暗教团士兵,其身体被“嵌”入了地球的舰船之中,

  他的手脚还露在外面不停颤抖,整个人的身躯内部,则填充满了钢材,死的不能再透。

  亡刃将军,就站在两艘飞船交叠处的边缘,他看向旁边,那被嵌入地球舰船甲板当中的黑矮星与超巨星,只觉寒意透体,如坠冰窟。

  黑矮星依仗的坚不可摧身躯,与超巨星擅长的灵能异术,没有任何作用,

  他们就这么死了,和其他那些连名字都没有的黑暗教团士兵一样,干脆,利落。

  一步之遥,

  这就是亡刃将军与死亡的距离。

  吱呀——

  飞船发出了剧烈的、如同肺痨病人一般的凄惨嘶鸣,量子舰船于瞬间消失不见,下一刻,它调整了一下方位,再次与黑暗教团旗舰重叠,形成“十”的形状。

  量子舰船摆了两个姿势,撕裂了黑暗教团的旗舰,消灭了旗舰上90%的个体生命,总耗时不到一秒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