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3章 乱战落幕(十)

  鬼岛,地牢。

  “站起来,祗园!我不会想别人一样告诉你剑客没有男女之分,我能够教给你的只有「坚持」…无论何时、何地,永不放弃的坚持!”

  “小桃,是我说服你的母亲让你来当海军的,也答应会照看你的人生…你既然喜欢雷格,那就要明白你们彼此间的立场与身份,以及这种距离产生的谎言,不管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没问题,我会…不,我会和你一起努力,尽快的结束这个时代。”

  骸骨们扑来的瞬间,面临了人生又一抉择的祗园,脑海中浮现出泽法的教导、鹤的语重心长还有雷格求婚时的认真模样…答案其实很早就有了,就如同自己从小到大坚持到现在的剑道一样。

  只不过是最近突然间发生了很多剪不断、理还乱的事情,让自己暂时迷失了…是时候找回自己的初心了。

  “对不起…”

  “呋呋呋…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站在白线与骨头组成的“海洋”上的明哥,在见到祗园抬起手中武器的那一刻,眼中浮现的不是对她说过“死者不容亵渎”话语的鄙夷,而是一抹深沉的失望…别人的话,终究是别人的,说的再贴切,再能打动人心,也免不了虚伪。

  人是善变的,不会有从一而终的,他们只会被情绪所支配,会像野兽一样,到处宣泄自己那无能的愤怒…明明从自己被吊在城堡上,承受火烤、乱箭,听那些废物咆哮时,就已经明白过来的道理,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动摇了,真是可笑。

  失望过后,换来的是明哥更深邃的决意…这种到处都是废物的世界,还是涅槃重生的比较好,由他亲自来做!

  嘎吱、嘎吱…目光冷冽的明哥,十指弯曲着发动了预想中的攻击,然后就看到了不该出现的一幕:那是割裂柔软丝绸,刺入白皙肌肤,溅起朵朵艳丽血花的别样之美。

  这女人,明明抬起了剑,明明嘴上说着“对不起”,明明已经要决定做反复无常的人了…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企图逼迫她逃离此地,或者是碾碎这些可怜骸骨的想法会落空…不不不,正常来说,谁又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除非是脑子有病!!

  啪嗒、啪嗒…缠绕在白骨上的十条丝线穿入身体、胳膊、腿部所带来的大量鲜血向着地面滑落,快速流进前方波动着的“海洋”,让弥漫在这里的阴冷之气愈发的浓郁。

  “为什么?”

  十指停下的明哥疯了一般的想,却完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只能开口询问那个双手持刃、被白骨环绕、却因为无动于衷站在了血泊中的少女…他这辈子,从来就没有见过对自己如此丧心病狂的女人。

  “他们是…无辜的…”

  急速衰落的生命气息,让祗园的话语有些断断续续…但她那漆黑的眸子,却越发的明亮,甚至于她的嘴角都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灿烂的弧度。

  “那你躲开啊,蠢女人…光避开要害算什么?难道想求老子下一次手下留情?别做梦了!再天真也要有个限度,老子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我是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小丑之王!!”

  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笑容,怒气值直接爆发的明哥愤怒咆哮起来…咔擦、咔擦!!

  异常的声音从那些骸骨上响起,像是多米诺骨牌那样,夹杂在线海中的皑皑白骨们也颤动起来…同时而来的还有一股深入骨髓、异常冰冷的生命气息,形成一个虚幻的红色血影。

  “谢谢你们愿意相信我…”

  从进入这个白骨地狱,耳边就隐约回荡着凄厉之音的祗园,在逃走或者毁灭他们尸骨的选项中,以身受重伤的代价换得了幽灵们的信任…因为在那句“对不起”之后,还有会帮他们往生的无声约定!

  “呋呋呋,很好、真像啊!”

  看着那个由阴冷能量组成的虚幻幽灵,明哥感受到了鲜血的味道,瞳孔中也倒映出与祂与祗园相似的身影…幽灵什么的平时可不多见,但并不代表他们不存在。

  像是那个御田城的那个骷髅,恶魔果实图鉴上记载的「灵灵果实」,还有大妈的灵魂造物「霍米兹」,都可以归类于幽灵的范畴内。

  “嗡——!”

  明哥肆意的笑声,引来幽灵虚影回首的注视…那种怨恨、不甘,痛苦在一阵狂涌的能量中猛然袭来!

  “你们这些无能弱者…给老子滚!”

  咔擦、咔擦…瞳孔猛然睁大的明哥,释放出一股惊人的冲击,这些武装色就可以防御的东西,在他的霸王色面前只有灰飞烟灭一条路!

  虽然这会让那些形成他们的白骨也一同破碎,无法再用来威胁祗园,但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敢与他为敌的,就是幽灵也得再死一次!

  “壹斩!”

  唰…千钧一发之际,身穿粉色和服、又被鲜血侵染成红色的妙曼身影与虚影重合,随之而来的明亮剑光砍在虚空之上,将明哥放出的霸王色冲击一剑两断!

  “女人,他们只会害你。”

  “不,他们只想安息…贰斩!”

  “那你们一起死吧…盾白线!”

  嘴上喊得气势凌人的明哥,感受到祗园剑上的锋利和多出的阴冷气息后,身体爆退的同时,挥手掀起粗大的白色线条构建起防御…咔擦!

  “混蛋,竟然碍老子的事!!”

  嗤啦…没有任何阻碍将白色线柱斩断的祗园,秀发随着冰冷的气息飘扬着,挂着血痕的俏脸上满是肃杀:“死者不容亵渎,多弗朗明哥…叁斩!!”

  看到线柱中掺杂的白骨碎块,再加上脚下又被白骨手掌阻碍的明哥,表情瞬间变得凶恶无比,状若厉鬼:“老子亵渎了又如何…给我碎,巨浪白线!!”

  噗嗤…拼着身上多出道深可见骨伤口的明哥,再一次引动了脚下的白色线海,浮动起来的无数白线眨眼间就将混杂其中的白骨碾成粉碎。

  “他们是有意志的,多弗朗明哥!!”

  “狗屁…真特么见鬼了!”

  再一次发动「盾白线」的明哥,还是未能阻拦祗园哪怕一秒…被切开的线面上,混杂其中的血色颗粒是那么刺眼,似乎在嘲讽着他的无能!

  惹不起,我躲…身上再添一道伤口的明哥,干脆放弃对线海的控制,迅速向着后方退去: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邪门的事儿,觉醒后的能力竟然无法把这些骸骨完全同化,以至于骨头颗粒掺杂其中,让招式用起来跟面条一样脆弱,完全没有以往堪比钻石的坚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