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道友,你好!

  “搞定万城争霸赛出来,就发现又多了两个悍敌。神州的局势的变化,对于大荒领地来说,真是风云突变啊!”

  “看来,志才和奉孝的行动,都有了突破性进展啊!”大荒领地敌人会多,那代表其底蕴也算是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不然,何德何能会得罪这种存在。

  “大荒领地,算是正式加入历史的洪流中了!”

  林牧思绪万千,双目焦距略微扩散,旋即,心神一敛,陡然一阵清明。

  而就在这个时候,怀中传来一阵异动。

  林牧随时携带的乾坤子母书页震动了。轻轻拿出书页,一条信息映入眼帘:

  【龙主】:突袭计划已经完成,如今已撤退。

  这个信息,肯定就是负责此次突袭刘繇部的武将张小虎传来的。

  看到这些信息,林牧没有回复,把书页放回怀中。

  轻轻地闭上眼睛,沉吟半响,林牧蓦然一睁开,眼眸的凝重之意已消散,古井无波。

  此刻,两个超级大咖,已经是得罪定了,一切已不可挽回,也无需怨天尤人。

  需要的,是要让大荒领地这艘战舰变得更大,更快,经受得起狂风暴雨!

  “轰!!”又是一次碰撞,帝影手中的‘武器’玉玺,再一次与龙影轰击在一起。

  这一次,玉玺是被龙影之神爪给撕飞的。玉玺虽然化作一道流光返回帝影之手,可那玉玺仿佛随时会碎裂成无数片一般。

  “战斗……要结束了!”一直全神贯注在观战的黄忠,蓦然开口道。

  林牧闻言,马上凝神而观。

  此刻,那帝影,看起来没有刚开始那般凝实了,在很多部位已经出现模糊状态了。

  在经历过多次‘简单而粗暴的碰撞’后,虚影如同泡沫一般,仿若随时破碎消散,化作虚无。

  而对面的龙影,却如早前那般无二。两者的差距,一目了然!

  就在林牧凝神望向那帝影时,帝影陡然一扭头,迎上林牧的目光。

  帝影,赫然看着林牧!

  看到帝影扭头看向林牧之时,身为超级保镖的黄忠,没有犹豫,马上召唤出神弓,猛地一跃,暴掠到两者之间,迎着帝影而立。

  这帝影,本是充满敌意的,是敌人,不可轻易视之。若是一不小心被它击杀了主公,那就亏大发了。

  而那道龙影,在帝影望着林牧之时,没有任何异动,也没有发起攻击,仿若它任由接下来的状况发生。

  林牧对于黄忠的尽责,没有丝毫的波动,此刻的他,陷入一种奇妙之景。

  那仿若天上星辰般神秘的帝影之目,没有常人之瞳孔,而是流转着奇异之光。

  在帝影看向林牧之时,林牧心底蓦然升腾起一股奇异的情绪。

  这股奇异的情绪……仿佛……仿佛就是……两个朋友见面那般感觉!

  林牧心底不由自主升腾起这股感觉后,脑海中,仿若有一个缥缈而又充满帝皇威严的声音在说话:道友,又多了一个……你好,新生的道友!

  这股情绪,来得快,消失得也快。然而,在林牧心中,却有莫大的冲击。

  那道缥缈而威严的声音,绝对是帝影所发出来的。

  林牧心中一阵疑惑,剑眉紧蹙。这一刻,他感觉不到任何危险。那种天敌之感,不知道在何时,也已经消散了。

  道友?同道之友?走相同道路的龙主?

  龙主之间,即是天敌,又是道友?

  林牧刚想把心中的疑惑对帝影喊出来,却见那本就模糊的部位,蓦然开始消散,如同光点消散一般,消逝于空气中。

  帝影消散,神话之战,落幕!

  帝影既然消散,他的疑惑只能埋在心底了,只能等以后慢慢探索了。

  ……

  而仿若毫发无损的龙影,在帝影消散后,那硕大无比的龙目,轻轻一撇林牧后,一道奇异光芒在龙目中闪现,继而,庞大龙影化作一道流光,如同炮弹一般,飞向有些怔然的林牧。

  在飞向林牧的间隙中,庞大龙影所化的流光极速变小,最终,化作一道细发般的光线钻进林牧腰间的佩饰。

  这个佩饰,就是七星镇魂佩。

  “好家伙,这神秘的龙影,应该就是龙褚前辈布置的后手吧!好像,它还能出来啊!不像早前那枚青铜令牌那般,是一次性道具。”

  “这七星镇魂佩的价值,绝对不只是一枚地阶佩饰,甚至天阶佩饰可比拟的。”林牧回过神,低语道。

  ………………

  “踏踏……”数道清脆的马踏声回荡在夯实、平整而宽敞的官道上。

  骑马的两人,赫然就是林牧和黄忠。

  此刻,距离神话之战结束,已然过了半个时辰了,收拾好东西的林牧,带着黄忠加快马力赶回东冶县。

  两人虽然全力赶路,可他们的交谈,却一直没有停。

  黄忠一直在总结性地把领地最近的一些情况禀报给林牧。

  “主公,在你率领千人参加异人比赛之时,我们的对外之乡镇文渊镇,一共受到七次猛烈的袭击。”

  “其中两次,情况还比较危险。若不是主公早有安排,说不定文渊镇就被攻破了!”黄忠虎眸怒睁,沉声道。

  骑在小骐之上全力赶路的林牧,听到黄忠对文渊镇的汇报,也是虎目一瞪。

  那些不安分的家伙,果然在他参加万城争霸赛之时下绊子。

  能让黄忠总结出两次有灭镇之危,可想象出这两次袭镇是有多么凶险了。

  因为大荒领地的发展需要,各大军团都有任务,没有军团支援文渊镇。只有先前安排有部分刚从风仲手中‘毕业’的精锐而已。

  文渊镇,对外,一直都是一个主攻交易功能的乡镇,兵力,是‘孱弱’的状态。

  一直顺风顺雨的文渊镇,对外而言,也是林牧的大本营。大本营被灭,明面上,对于世界第一领主来说,那就是致命的名声打击。

  大荒领地在公众之中,可是没有什么丑闻的,也没有什么痛脚被人抓着,一直都是恪尽职守,励精图治的好乡镇。

  那些隐藏在黑暗的家伙,肯定会煽风点火,把他拉下世界第一领主的神坛。

  不对外开战,也不对外扩张,只是守本分地做生意,发展。

  ‘本分’的文渊镇,还是迎来了狼的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