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兄弟们,看到前面那个黑甲灰裤子拿着虎头刀的玩家没,就是他拿了一个流光灿灿的宝箱,给我拿起武器准备好上,击杀他夺回宝箱!”

  “杀!”这一群人如同饿狼般盯着目标。

  “为什么攻击我?你们要杀我夺宝箱?我可是炎黄镇的!”

  “炎黄镇又如何?拿了宝箱,想跑?把宝箱交出来,饶你一命!”现在夺宝时刻,连阵营联军军令都不顾,还怕炎黄镇?

  更何况,在进入血色战场之前,可是有过口头协议的,万城争霸赛,各凭本事!

  早前联合起来,已经是给那些大公会面子,现在终极boss都死了,还想如何?和和睦睦商量宝物如何分配?笑话!

  争夺宝物才是王道!

  “想要我交出宝箱,不可能!炎黄镇的兄弟和附属领地的兄弟,掩护我!”这位抢到一份宝物的炎黄镇高级武将,一阵大喊。

  然而,还未等到援军过来,一大群其他领地的玩家骤然从旁边扑出来偷袭,没有寒暄,一通乱砍。

  这位炎黄镇高级武将没有学会运用内力防护罩,实力虽有,可双拳难敌四手,只是稍稍抵挡了几下,就被乱刀给干死了。

  这位武将化作白光死后,一个地阶女娲宝箱,一个宝袋掉了下来。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抢我们开封镇的猎物?”看到目标被偷袭而死,先前那群虎视眈眈的玩家经过一阵惊愕后,马上怒气腾腾。

  然而,偷袭之人没有理会他们,把宝箱和宝袋捡起来。

  “咦!还有宝袋!”突然冒出来的这群玩家中的一位领头的惊异道。

  他们留意这位炎黄镇高级武将已经很久了,清楚看到他只是拿了一个宝箱而已,并没有拿宝袋。

  可现在竟然掉宝袋了?难道……难道击杀此刻击杀不是同领地的玩家,会掉宝袋?

  这位玩家眼眸一阵火热,旋即把这个猜测上报了上去。

  而不知道为何,这种猜测,如同末日病毒般,快速传播开来,卷席整个战场,甚至连在看直播的玩家也知晓了。

  此刻击杀不同领地的玩家,可以收获宝袋!

  这般猜测,让混乱的战场又添了一分暴躁之气。

  ……

  看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开封镇的那位玩家怒焰一甚,刚想下命令冲上去,而旁边一个玩家突然道:“队长,这些人好像是季家的阡陌刀兵啊!”

  【阡陌刀兵】?十大巅峰领地的核心军团士兵?

  开封镇的那位玩家虎目一瞪,有些错愕。他们虽然号称是开封镇的,可实际上,却只是一个附属领地而已,并不是核心军团士兵。

  【黑狼铁骑】才是开封镇的核心军团士兵。

  现在遇到如黑狼铁骑的精锐,说不怂,那是假的。

  先前那一位炎黄镇的武将,是落单了,他们才敢抢夺,若是炎黄镇的【龙牙枪兵】聚齐一起,他们哪敢撒野!

  “哼……还有很多落单的抢宝玩家,不要为了一个就和他们硬碰硬,得不偿失!”欺软怕硬的他,冷哼一声后,留下一句场面话就转身离开。

  捡起宝箱和宝袋的玩家,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嘴角微微一抽,嘲讽一笑,继而没有理会。

  他轻轻转过头,望向战场中最核心的战场,眉头紧紧一蹙,轻声叹道:“根据领主老大的嘱咐,我们要在林牧坚持不了的情况下出手相救,不知道这般做法,会不会成为和林牧这样成为众矢之的?”

  “不过,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林牧真的需要我们援救吗?林牧……真的没有底牌?唉……不管救不救,战场上有安全的地方吗?”不知道想到什么,这位玩家用只有自己才听清楚的声音道。

  诸如‘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般偷袭的情况,混乱战场上多不胜数!

  那些跑的快上来抢夺宝物的玩家,都成为后面赶过来的玩家的目标。

  早夺得宝物,并不代表宝物就是你的!即便带回去给领主,也不代表安全!

  整个战场,其实,根本没有一处地方是安全的。那些在外面看戏的领主,真的安全吗?

  季北钦麾下的这位玩家眼神凝重地眺望着远处弥漫着冲天煞气的战圈。

  而远处的那个战场,一位身影弥漫青芒的玩家,正在大杀四方!

  身冒青芒的玩家,就是林牧。

  林牧此刻一脸冷漠地应付着周遭的围击。

  在龙且击杀后,整个战场的风势就变了。

  人心、目标、贪婪等等,都变了,甚至连加持的状态也变了。

  林牧看了一眼状态,发现只有季北钦、童话镇等少数几个交好的领地所使用的状态还在外,其他的增益状态都消失了。

  不但如此,在削弱状态上,还多出了几个。

  风向变了!

  单从这些,林牧就能初步判断出战场的‘风’如何变了。

  不过,不管如何变,他都有信心活下来!

  想要我的命,多贡献点积分和声望吧!

  林牧心中狰狞一笑,虎腰一扭,一招龙旋枪用了出来,又是六位玩家化作白光。

  没有停留,有龙元力加持的他,无视普通削弱状态,一个奔跃,又和扑上来的玩家搏杀起来。

  升龙击!

  一股汹涌的异动从大地升腾而起,继而扑来的四个玩家在一阵神秘力量冲击下,化作白光。

  林牧的群攻技能,实在太凶残了。

  不过,围剿他的玩家实在太多了,还未等他收回龙神枪,背后就传来一阵震荡,林牧浑身轻轻一颤。

  虽然有特殊护罩,有天阶宝铠,但也不是无敌的。细雨般的攻击虽然带不来致命之击,但慢慢积累起来,也是颇为可怕的。

  更何况,他已经经历过龙且这位终极boss的暴风雨般的冲击,状况并不太好。

  咬着钢牙,身影一奔跃,林牧继续面带冷漠地开始杀戮。

  此刻的林牧,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相比于血兽、守军,这些玩家的实力,并不太高,应付起来没有太艰难。若不是数量庞大,胜利有望。

  可那黑压压一片的玩家,却让人骇然。

  不管如何,先杀!等华崞他们布置好后,一支穿云箭,诸多领主就有难了……到那时,他们就不是问题了!

  林牧思绪急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