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底牌尽出

  林牧一跳出洞口,印入眼帘的,就是煞气连天的惨烈战场。

  不远处,惨烈无比的肉搏混战,还在进行着。

  混战,一共三方!

  守军、玩家和血兽。

  混战的战场,有三个。

  一个是玩家与守军混战的战场。

  虽说是混战,可真实情况是人数有绝对优势的玩家在围剿守军。玩家联军不计代价地围剿着守军。

  而在这个战场后面,是玩家牵制血兽的战场。这个战场,颇为惨烈,血兽毕竟太强了。

  在血兽战场旁边,就是龙且大战皇兽的战场。这个战场周遭,一个玩家血兽都没有。

  不知道为何,龙且此时竟然还没有干掉那头皇兽!这出乎林牧的预料。

  林牧早前虽然不在主战场,可这里发生的事情,林牧却一清二楚。

  不管是雪影、第一神话,还是季北钦等人,都不断把这里的情况传给他。

  在他们从兽道往这边赶来时,轩辕长缨组织联军,准备绕过龙且与皇兽的战场,冲向城主府。

  而守军,在龙且的示意下,也开始抛弃城墙的优势,冲出来,准备和异人军团正面肉搏了!

  不同打算的两军,相冲而起。轩辕长缨率领的联军和守军搏斗在一起。

  守军这般做法,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林牧这家伙,竟然在城主府中点燃血魂香,并且,还让香气传出来。

  一份神力的底牌,在不明情况下就被破了,真的令人糟心。

  失策的龙且只能让守军撤离城墙,与异人军团混战一起,因为,城主府此时,快要被汹涌的兽潮给搅的鸡飞狗跳了!

  不过,等血魂香燃烧完毕后,暴躁血兽的目标,可能会投向异人军团,毕竟,他们数量多啊!那个时候,就是大混战之时。

  只有局势变的混乱,他们守军方有获胜的机会!

  然而,这种把胜利希望寄托于他人他兽的做派,又令龙且心中一阵不爽。

  该死的,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林牧!

  因为林牧的血魂香之局,一刹那间,就把战场变得如此复杂!

  不管如何,前期混战开始了!

  有悬殊人数差距的双方,一开战,守军就陷入了泥潭战中。

  轩辕长缨指挥玩家士兵将那些守军武将如同一块块蛋糕一样切开分开,旋即再围杀,分而击之!

  看到守军陷入混战,龙且又开始搞小动作。

  阴险狡诈的龙且,竟然故意把与皇兽搏杀的战场不断移向玩家密集的地方。

  这个做法,其实龙且之前也有过,只不过那个时候皇兽灵智还在,没有让龙且顺意。

  可此时,皇兽已经陷入疯狂了!开始不顾一切地攻击着龙且。根本不顾龙且有什么打算,只想一心击杀龙且!

  在龙且的刻意引导下,皇兽也开始击杀玩家了。庞大的皇兽,一脚下去就是数十个玩家的阵亡。

  而龙且,在空隙之间也没有闲着,不断出手击杀异人士兵。

  一时间玩家伤亡大增。

  不管是城主府还是混战战场,都陷入了鸡飞狗跳的局势。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战场却出现了变化。

  首先,是林牧命令傀儡人点燃的血魂香,终于是燃尽了。

  那些暴躁的大地空冥兽重新把注意力投向了血食人类上。

  这一次,不知道是幸运女神垂怜守军还是霉运找上玩家,大部分大地空冥兽的目标都是玩家。

  无奈的轩辕长缨,只能变招,指挥空闲的玩家士兵绕路到后面牵制这批血兽。

  如果不牵制血兽,让它们进入围剿战场中,伤亡可能会更大。

  不过,多亏林牧的功劳,即便是应付两方,玩家的数量还是很充足。

  不单只如此,在战场边缘之地,还有很多玩家在打酱油。

  例如,那些主播,在边缘上不断惊呼,不断播报战况。

  例如,某些装逼之人,悠闲地观看着,仿佛战况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情一般。

  例如,贪生怕死之辈,踌躇不前,不敢加入惨烈的战场,甚至还美其名曰:观察局势。

  玩家圈子中,尽显人生奇葩百态!

  ……

  林牧快速看了一眼战场后,却没有马上加入其中,而是准备把下面的士兵转移上来。

  得在其他人没有发现他出现的空隙中把有生力量拿出来。

  转身拿出数沓坚韧的绳子,利索一一抛下去。

  这被皇兽搞出来的坑洞可不浅,足有十层楼那么高。对于强横的林牧来说,是没什么,可对那些普通士兵来说,却是一道难题。

  有了林牧的绳子支援,难题会变简单很多。

  很快,华崞等领头者就准备顺着绳子出坑洞。

  “华哥,你们率领军队在旁边便宜行事吧,就暂时不要跟着我了,我实在太受瞩目了。”林牧没有等华崞等人出来,就通过通讯系统传了一句,旋即准备转身离去。

  这个情况,早就商量好的。

  “好,若是有什么需要,直接抛出一支穿云箭,嘿嘿,到时候千军万马相见!”华崞满是轻松开玩笑回道。

  林牧闻言,微微一笑,继而转身离开了。他离开的方向,赫然就是城主府。那里,还有一柄枪和一个傀儡人在等待着他。

  疾跑了一会,一道浩大的战役公告陡然响起:

  “叮!”

  “——血色荒原战役公告:恭喜领主林牧麾下的士兵获得血色战旗。目前主人为:林牧;地点:(24569,35475)。”

  原来,距离上次傀儡人拿血色战旗已经过去一个小时了。

  而傀儡人的地点,还在城主府!

  没管公告信息,华崞等人快速出了通道后,撇了一眼战场,顿时吸了一口凉气!这就是正面战场吗?

  过去一个小时,混战还在进行着!

  惨烈的战场之下,无数笙旗倒在地上,冒着袅袅浓烟。

  血红的大地上,出现了很多坑坑洼洼。在坑洼之中,铠甲碎片随处可见。

  偶尔还能在地面上见到一些破碎的战鼓。在一些坑洼中,存在着些许散发着炙热的火芒,仿佛什么东西还未燃尽一般。

  而在火芒之下,几个宝袋隐约可见,流转着淡淡的宝光。

  看来,不知道哪一个领主玩家,使用了大范围的类似于天降火雨的符篆、卷轴道具。

  一般来说,对于如过境蝗虫的玩家来说,不把战场收拾的干净干净,那就是浪费。

  现在连宝袋都没收刮清,可见战斗的惨烈紧凑程度。

  不远处的城主府城墙,此时已是一片残垣断壁,尘土飞扬。

  不管地面如何狼藉,一具尸体都没有。

  ……

  “咦,兄弟,你们是从下面上来的坑洞探险者?”突然,一位悠闲的玩家跑过来对华崞问道。

  “额……没错,我们是从下面上来的,不过里面啥都没有。”华崞闻言,面不改色道。这个玩家,肯定是看到了什么,专门来刺探军情的。

  “嘿嘿……对了,刚刚从这里跑开的那个玩家,背影好像有点眼熟啊,你们认识吗?”这个玩家又问道。

  果然如此!华崞暗叹一声。

  “那位玩家,我们不认识。”华崞摆摆手道。

  “我们现在要加入战场了,不知道兄弟要不要上前线啊?”他可不是解答员,直接对这位玩家反问道。

  “额,我不上战场。”旋即,这位玩家就跑开了。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组织好士兵后,华崞等人却没有真的马上加入战场,而是化作了那一例悠闲人员。

  疾跑的林牧,此时也把整个战场的情况收入眼底。

  玩家方面,很多领主已经开始使用压箱底的道具了,底牌尽出。

  只见一头强悍无比的血兽一爪子下去,受到攻击的玩家竟然没有化作白光。

  而是如召唤出大力金钟罩一般,一道巨大的金色护罩陡然出现抵抗着爪击!

  一个人就牵制了一头血兽!

  更令林牧眼前一亮的,是一位玩家的大范围绿藤底牌。这位玩家不知道是使用了符篆还是其他道具,竟然让他前方地面上攀满了黑绿的粗大藤蔓。

  这些黑绿藤蔓可普通藤蔓,不但坚韧难缠,还带有牙刺的。泛着绿油油光芒的牙刺,一看就骇人。

  黑绿藤蔓一出现,就把附近三头血兽给缠住,体型硕大,力量凶悍的血兽,竟然没能脱离藤蔓的纠缠,反而越挣扎,藤蔓系的越紧!

  到最后,三头血兽只能哀嚎着,渐渐倒地。

  ……

  玩家使用底牌,守军也是不甘示弱,也不知道他们使用了什么道具,残余的士兵此时,全身弥漫着阵阵红光,速度大增,力量超人!

  甚至有的守军武将,还召唤出一大串火雨流星,狠狠砸向玩家,造成巨大伤害!

  ……

  诸如这般情况,在绵长的战场中,还有很多

  这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啊!

  “华夏区领主玩家的发展情况,还真不错!”林牧心中惊叹一声,而在惊叹中,有一抹释怀欣慰。

  他一个人强,并不能代表国家强!

  只有绝大部分领主玩家强,国才强,他才更有发挥的空间!

  然而,这些玩家领主的底牌,林牧虽然看的上眼,却没有太过稀罕。

  他的底牌,才是最好的!这点自信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