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面见张让的‘林牧’(下)

  张让在朝中的话事权只是在汉灵帝之下,甚至有时候还会影响帝皇的决定,可谓权柄滔天!

  位高权重的张让,虽然在外被传毒害天下黎民百姓,霍乱朝纲,贪婪无度。

  可不容忽视的是,张让给‘林牧’的感觉就是一个上位者应有的素养,久经高位的熏陶,不经意会有一种威严气场缭绕,在张让身边,就会有一种无形无法名状的气场存在。

  就像现实中,一个普通农民遇到国家领导人,不经意间会自渐形秽,行动语言会畏手畏脚的。当然,‘林牧’见到张让并没有那种自渐浅薄的情绪。他只有淡然,看得透的淡然!

  不过这些情绪都被他隐藏起来,脸上故意露出阿谀奉承之色,慢慢走上前。

  “下官林牧见过千岁爷,千岁爷安好!”‘林牧’微微鞠躬道。

  在‘林牧’上前鞠躬的时候,那两个侍女稍微上前一步,好像防备着林牧。

  权倾天下的张让,得罪的人也很多,随时都有可能被刺杀,身边的防卫都很小心,连小小的侍女都身怀神功,不可小觑。

  龙廷表面上是一团和气,可暗地里,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暗杀之事!

  这也是林牧没有那么早进入洛阳的原因,孱弱的他实在经不起暴风雨般的政治打击。

  神秘的‘林牧’也敏锐发现了这些。情理所在,要是自己身在当位,面见一个不熟悉的官员小人物,也会小心翼翼。

  张让仿佛没有听到‘林牧’的话语,轻轻瞥了一眼,反而若有所思。

  张让虽然是轻轻一撇,可眼眸还是精光烁烁。

  作为服侍龙主的他,除了会察言观色等技能外,肯定还有其他神秘的技能。

  然而,观察一番的张让心中却没有出现什么波澜,这位杂牌将军,虽有【运】,可却不昌盛,仿佛被压制着,平凡中有不凡。

  站立的‘林牧’,仿佛没有感觉出张让这般观察,继续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

  沉吟半响,张让轻声道:“林牧……林牧,我对你好像有点印象啊!”

  ‘林牧’闻言,浑身一‘抖’,惶恐道:“在下乃山野之官,何德何能能入千岁爷的法眼啊。”

  张让知道林牧的信息,不惊奇。剿灭五山贼匪、讨伐逆贼许诏等等,都是轰动之事,都是可以看到的军功。

  没有回应,城府深厚的张让继续喝着香茗,轻轻一笑,半响之后,才道:“恩,你一个乡下芝麻小官,有什么重宝献上给杂家啊!”

  张让没有继续对印象一事纠缠,仿佛已经忘了一般。

  尖细的声音传来,‘林牧’微微不适,在神州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与太监打交道。

  “是的,下官偶遇帮助一奇人,作为感谢,给了在下一枚丹药!在下福源浅,无福消受,只有千岁爷这样的富贵之人才可以享受,故而来献宝。”‘林牧’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锦盒从自己怀中掏出,里面装着那颗神异丹药【断肢重生丹】。

  其中一个侍女上前接来,打开锦盒,一股清香的药气弥漫在空气中,一闻就知道不是凡品。

  “不知道是什么丹药,有什么效果,竟如此清香!”张让微微激动道。

  其实,张让早就通过范总管知晓林牧贡献的丹药,可他还是装作一副我不知道的样子。

  “断肢重生丹:天阶上等丹药……可让断毁的肢体重新长出来,不管断毁的肢体过去多久!”‘林牧’把丹药的属性平静的说出来,在最后,还故意加了一句,以示提醒。

  很短的属性介绍,但是效果却让张让欣喜若狂,心中也是各种念头起伏,仿佛在一个死气沉沉的湖中投下一块大石头,惊起无数波浪。

  “好,好,好,想不到是如此奇宝!”张让听到林牧的介绍,也不怕他欺骗,自己手下奇人异士也是很多。

  “如此重宝,林将军有何请求啊?杂家一定为将军达成。”得到梦寐以求的东西,张让异常爽快。

  “下官因为在许诏反叛后,努力为朝廷清剿叛贼,积累大量功勋,故而升为讨逆将军。不过,目前我们大汉国泰民安,战事少,立功机会稀少。想要晋升,难!”

  “可下官是一个官迷,故而希望能得贵人相助,继续往上爬。”‘林牧’一脸迷醉道。

  ‘林牧’话语,总结起来,就两个字,求官,或者可以说,买官!

  其实,在西园之之中,也有卖官的专属拍卖会,不过,那种没有这种好,因为,它还能搭上张让的船!

  “哦,如此啊……”张让轻声呢喃一句。

  “给千岁爷献宝才是主要的,希望千岁能成为下官的贵人!求得一官半职只是顺带,希望千岁爷不要见怪!一睹千岁爷的容颜,可着实令下官三生有幸!”‘林牧’低声下气道。

  ‘林牧’话语的意思,无非就是想要依附在张让之下。

  张让闻言,眼眸微微一眯,没有回答,不知道想着什么。

  沉吟一会后,张让开口道:“好,林将军,你是一个聪明人!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等杂家把林将军讨逆的功劳重新禀报给皇上,一定重重封赏你!”

  “不知道以后,你是想往军之路发展?还是……”张让意有所指道,最后的还顿了顿,那个还是后面的,一直都没有说出啥东西出来。

  看来,张让是想让‘林牧’继续走将军之路了。

  张让觉得此人,会是一个好用的棋子。现在朝廷明争暗斗无数,多一个在职的将军眼线,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张让决定培养林牧。

  随便唠叨下,张让就让‘林牧’退下,等消息。

  ‘林牧’也乐的如此。面对久了,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龟甲拿出来干掉他。他也是一个超级boss啊,掉落的东西一定非常珍贵,不过只是想想而已。

  很快,‘林牧’就出了张府。来到一处名为【荒华客栈】前,‘林牧’租借了一个房间。

  进入房间,‘林牧’盘膝而坐,沉吟一会后,‘林牧’拿出一个古朴奇异的龟甲。

  奇异的龟甲光芒稍稍一闪,紧接着,‘林牧’整个人光芒大盛,光芒来的快,去得也快。数个呼吸后,‘林牧’突然就变样了。

  模样不再是林牧的脸庞,而是……戏志才!!

  没错,这位假扮林牧的人,赫然就是大荒领地谋士阁元老之一,戏忠戏志才!

  “搭上张让之船,也不知道是对是错!浑浊的龙廷,诡异莫测啊!”戏志才低声呢喃道,充满智慧的眼眸此时,浮现一抹迷茫。

  老实说,搭大太监张让之船,他不反对,也不赞成。不过他却更倾向依附于前途光明的皇亲国戚何进!

  对于这个情况,他和郭嘉、林牧,都有过讨论。

  他认为何进最好,而林牧和郭嘉,却一致认为宦官最好!

  宦官,可是一群不得士族欢迎的人啊,当权的他们,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以后可能会有后患!

  然而,戏志才在林牧和郭嘉的解释下,也赞同了选择张让。

  郭嘉的解释,无他,就是一个成语:“泰极生否!”

  戏志才对于这个情况,也考虑进去,不过,他更看重于士族的积累经营。

  而林牧,解释的却更详细一点。宦官阵营,能极快攀登向龙廷核心之龙职,而且,在利用后,摈弃颇为容易!

  虽然会有诸如士子看不起的后患,但那没什么!

  名声虽然重要,但是林牧并不是一个腐儒的人,有的人做了一辈子好人,中规中矩,但是最后不甘心或者是不小心做了一件错事,就被骂成伪君子什么的,一世英名也就毁了,无数人咒骂,仿佛就是千古罪人般被唾弃;有的人一生都在作威作福,坏事干尽,突然有一天改邪归正却博得一个浪子回头的好名声,名垂千古。

  对与错有时候很难评判。

  林牧去巴结张让也是宏图计划中的一步,通过权贵开路,混进朝廷核心官职系统。虽不说能一生一帆风顺,但是在张让没有倒台前,这个大腿还是很粗的,只有巴结好,官场的制约会少很多,当然和其他一些权贵也会结仇,比如皇亲国戚何进、四世三公袁绍等等。

  能搭上张让,而林牧又通过之后的史诗战役掠取大量功勋,三步并一步地提升官职。

  为未来诸侯争霸时,积累雄厚的政治底蕴!

  不然,如果到时候发生诸侯讨董剧情,自己还是一个小兵身份,怎么能获取更大的利益呢。

  屁股决定高度,只有站的高,才能看得远。

  “张让……张让……活不久的人,为我们大荒领地做贡献,也算一件幸事吧!”

  戏志才深邃的眼眸中浮现一抹光芒,低声道。

  其实,在张让观察他的时候,他也在观察着张让。以他的能力,也能看出些许异常。

  正如林牧郭嘉所说,张让之命数,并不长啊!

  宦官,是一群很特殊的群体,只能依附于龙主。而大汉皇朝的龙主,到了汉灵帝这里,好像并没有马上断,也就是说,龙主还有,那代表着宦官还会继续存在!

  不过,张让能不能逃过一劫,那只能看其挣扎了!

  “不过,道九那般布局,也算是颇为冒险,对或失策呢?张让还未死,就开始觊觎他的财产,道九看得这么远……呵呵,还有,针对何进,也有布局。”戏志才想起林牧的一个计划,又呢喃一句。

  龙廷之主的的红人、权柄滔天的皇亲国戚、复杂无比的龙廷局势,这些可都是未可知的啊!

  “算了,只是牺牲一些资源而已,若是成功,想必大荒领地的积累又会上一个台阶!”

  这些局,是林牧嘱咐过他的,让他来洛阳布置。

  此时来洛阳,戏志才的目标,有几个。除了去西园买官、搭上张让的船外,戏志才还需要在这里布数个局!

  郭嘉因为伤势问题暂时无法坐传送阵,而且扬州那般也需要他亲自布局,故而只有让有点空闲的他来。

  老实说,大荒领地的谋士阁,是一个畸形的机构。成员也就郭嘉和戏志才有执行独立的布局,其他那些新生代,还稚嫩。

  一个健康的机构,需要的是金字塔般的构成,而目前的谋士阁,就只有头和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