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面见张让的‘林牧’(上)

  在血色荒原风云又突变之时,主世界神州上也同时发生了一件事。

  神都,洛阳。

  一个穿戴着灰色斗笠的人,缓缓来到一座磅礴大气的府邸前。

  这座府邸,远远看去,辉煌大气,楼阁林立,琼楼玉宇,一股股神秘的气息流转其中,玄秘莫测。

  府邸大门,布置得也富丽堂皇,一显贵阀气派。

  而在漆红大门上,挂着一个牌匾,上书:张府!

  若有高官贵阀在此,定会知晓,此府邸,乃是当今天下龙主至尊,汉灵帝麾下红人张让的府邸!

  大太监,十常侍张让的府邸!

  府邸前,没有行人,即便有行人路途,也会稍稍绕了点路,避开府邸,仿佛这里住着一头洪荒巨兽一般。

  也不知道何原因,这里,竟然连玩家都没有。

  穿戴着灰色斗笠的人,在观察一段时间后,轻轻把灰色斗笠拿了下来,露出一张年轻坚毅的脸庞。此脸,若是林牧在此,肯定会惊呼一声,因为,这脸就是他自己的脸。

  若有玩家在,定会惊呼,世界第一领主林牧不是在征战万城争霸赛吗?怎么会跑到神都洛阳了?

  然而,事情的真相如何只要当事人知道了。

  ‘林牧’把斗笠轻轻收好后,环顾一圈,旋即右手一番,数样东西陡然出现在手中。

  拿着这些东西,‘林牧’一脸淡然,缓缓走上阶梯,来到府邸大门前。

  ‘林牧’,准备拜访这位在当今龙廷中举足甚重的大太监!

  显而易见,此‘林牧’,想要搭上张让的船!

  在三国历史中,在大汉未亡前,也就是董卓未移都到长安时,巅峰的龙廷之争,有数个阵营。

  其中一个就是十常侍阵营,也就是平常所说的【宦官阵营】!

  【宦官阵营】虽强势,可毕竟是依附在龙主之下的,没有龙主,他们就不再是呼风唤雨的权贵,而是一群残缺之人!

  ‘林牧’是风雨兼程赶到洛阳,从他的双脚就可以看出,赫然还有些泥泞存在。

  洛阳是东汉时期最繁华的城池,没有之一。毕竟,它可是还有一个名字:皇都!

  这里聚集了神州最多最高级的特殊生活职业,连宗师级的人才都有,虽不说专家随处可见,大师满地走这般夸张,但是作为东汉中央之都,这里的东西,却是整个神州最好的。

  在《神话世界》中,华夏区的东汉末年到三国时期,很多资料都有不同程度上的变化,增加很多元素,比如洛阳这里就有一个全国最高等的私塾:皇家职业学院。里面有很多宗师级人才,大师级、专家级的都只是打杂。

  在林牧的印象中,前世很多大型公会或者是领主都会来这边花钱晋升领地的NPC生活职业等级,非常受大领主的欢迎,当然,一些小领主都没有途径进入这里,更说不上培养了。

  当然最让玩家流口水的是,这里有太多历史名将和历史名士,要是自己能招募一个半个,做梦都能笑醒了。

  当然,这里的物价,也是最贵的。例如那个入城费,就达到十金币!就是这个入城费很多玩家度觉得贵死了。

  不过对于繁华奢侈无比的洛阳城,很多玩家觉得入城费并不贵。在这里有很多计划,可以获得更多。

  入神都,或穷或富,粗茶淡饭或大鱼大肉,都有可能。

  拾阶而上的‘林牧’,腰间佩戴着一个印绶,隐隐间可见此印绶上有四个字:【讨逆将军】。

  想要面见张让,不是那么随便的。需要打通的关道很多。

  当然,也有一些捷径,需要玩家好好探索。

  其中有一个捷径,就是‘林牧’此行的目标。

  首先需要能有一个通告张让管家的门卫。

  正所谓钱能通天,收买一个门卫,‘林牧’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黄白之物而已,小事!

  ‘林牧’走上前去,沉声道:“在下林牧,是会稽郡东治县的七品讨逆将军,现在有重宝献给张千岁。不过张千岁日理万机,没有时间接见,在下希望能求见府上的范华总管,希望大哥能通告下。既然麻烦大哥,那这点小小心意就希望大哥拿去喝酒吧,不成敬意!”

  ‘林牧’把早已经准备好的钱袋小心翼翼递上去,里面赫然有100枚金币。

  这个‘林牧’,财大气粗啊!

  100枚金币,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例如,在军事上,可以充当十位精兵一个月的粮饷。

  现在用来贿赂一个小小门卫,算是非常浪费。

  不过有钱好办事,门卫不动声色,手脚麻利,熟练的收了‘林牧’的孝敬。这般事情,肯定没少做。

  “好说,好说,林将军请稍等,我这就去通报给范总管,相信范总管会出来见见你的。”这位士兵一脸得意道。仿佛范总管一定会出来一般。

  其实,直接面见张让是不可能的,前世很多领主经过无数钱财开路探索,才总结出一个有效的方法,先面见张府的总管。而这些总管之中,有一位叫范华,他是最容易接近张让的人之一,通过贿赂范华,才能让他带着去面见张让。

  里面的条条道道都是玩家用无数泪水钱财给探索出来的,让很多玩家无语。

  如果你直接说面见张让,也许门卫只是随便通传一下,不会怎么重视。但是如果知道有范华这个人的时候,就会轻而易举的达成目的。

  门卫可能是收钱的原因,回复的速度很快。

  果然,范华愿意见他。守卫带着‘林牧’轻易进入了张府。

  兜兜转转走了一大段路,‘林牧’终于在一处院子中见到了范华总管。

  一身儒雅的服饰,留着半白胡子,一双丹凤细眼,透露着一抹精光。

  “七品讨逆将军林牧,拜见范总管。”‘林牧’先开口行礼道。

  “范总管为张千岁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真是让在下佩服,在下一点小小心意,希望能孝敬范总管。”‘林牧’把一袋子的金币奉上。这次更多,足足有2000金,也许是蛇鼠一窝,物以类聚,这个元总管也很贪财,只是一个小小的杂牌将军的孝敬,他收下也无伤大雅。

  微微地颠颠钱袋,感觉应该不少,范总管满意的道:“听说林将军有重宝献给张大人,想来大人也是很想想见见林将军这样的新贵的,不过千岁爷见过的宝贝很多,你能保证自己的重宝入大人法眼吗?”

  想要面见张让的人很多,不过出手像‘林牧’这般阔绰的倒少见。

  然而,为张千岁办事,仍然需要一个字,稳!

  他需要亲眼确定宝物的价值才能带人过去。不然,随便带人进去,到头来重宝千岁爷看不上眼,那就是他的罪过了。

  “宝物无他,只是一枚丹药。”

  “名为【断肢重生丹】!”‘林牧’轻声道。

  然而,当断肢重生丹五个字一出,范总管浑身一颤,脸色陡然潮红起来,一抹贪婪在他眼睛中一闪而逝。

  见多识广的他,知道这种丹药的功效,这也是张千岁让人私下收集的重要宝物之一!

  这位杂牌将军,好像有点家底啊!

  范总管把那抹贪婪收起来后,紧紧盯着‘林牧’。其实,他也不会为了宝物去击杀、阻扰客人贡献宝物。

  做总管的,也有总管的规矩,不会随便逾越某些底线,不然,迎接他的,就是九幽深渊!

  拥有多年经验的他,深知其中的道道。

  沉吟一会,范总管稍稍看了一会‘林牧’,发现其只是一个平庸之人而已,不会有什么威胁的。

  “行,你跟着我去面见大人吧!”范总管轻声道。

  旋即他马上转身,带着林牧往着府邸中央的院落走去。

  阁楼雕刻精美,亭台林立,假山流水、珍稀药草、珍稀花草等等,随处可见。

  琼楼玉宇之下,无数下人在忙碌着,仿若一个小城般繁华。

  由此可见张让是是多么富裕,收刮了多少钱财。

  ‘林牧’没有怨天尤人,神色淡然,仿佛这些东西都很正常。

  行走大半天,两人走到一处十分古朴的院落,看来这就是张让居住亦或者是休憩的地方了。

  范总管让‘林牧’稍等一会,继而就进去通报。

  不一会,范总管就再次出来,带着林牧进去,进去前小声嘱咐道:“小心着点,不要气怒大人”。

  “谢谢总管!”‘林牧’连连道谢。这位范总管,说不上好心,也说不上恶意,只是怕被迁怒而已。

  仿佛是第一见大太监张让,‘林牧’拳头微微一握,显得有些‘紧张’。

  步入院子内,一副悠闲娱乐之景印入眼帘。

  这个院子不是特别巨大,但是其中的建筑却异常精致,不说那散发着清香的高贵紫色的木料建造的楼阁家具,连坐着的石椅石桌都是圈圈纹路尊贵之色的高品石料。

  那是八阶石料【紫翠琉璃石】!果然奢侈!

  院子一边还种着一蔟九节形状的散发着酒香的翠竹,那就是传说中的奇物【九节酒泉竹】。

  【九节酒泉竹】,异常珍稀。据说【九节酒泉竹】每7天会储满美酒,并且其那些美酒能增加本源属性和拥有其他神异奇效,如绝世丹药般。

  很多有追求的武将,对此物,都梦寐以求!

  ‘林牧’看到此物,却没有过于羡慕之色,深深看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

  想不到在这里能看到它,果然不愧是最富有最贪婪的宦官。大汉有你们,不亡都对不起世代先烈了!

  桌子上面是一套精美的茶具,一个紫衣侍女在煮着茶,技艺娴熟,动作轻盈,行云流水,清香的茶水冒着袅袅热气,袅袅起烟的香茗,闻起来沁人心腑。

  另外一个青衣侍女坐在古琴边上弹奏着不知名的曲子,悦耳动听,琴声如少女般娓娓道来,只是听就让人身心舒悦,异常的舒服,仿佛能放空心灵。

  桌子旁边摆放着一个摇椅,其上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老者。

  他摇着椅子,悠闲无比,手中摩挲着一块滑如少女肌肤的羊脂白玉,仔细看去,羊脂白玉被名家雕琢成一个栩栩如生的麒麟。

  老者面白无须,头上戴着一个紫金色的扎发头冠,动作轻盈利索,大方稳重。

  这就是传说中的汉灵帝称其为‘阿父’的张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