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攻破最后的城市之心

  此刻,剩余的皇兽浑身轻颤着,紧密的麟甲仿佛在抖动着。忽然间,一股雄浑的气息升腾而起,旋即皇兽周遭的空气仿佛被凝固了一般。

  而胖圆的身躯,早已没有了那种蠢萌之感,反而弥漫着一股股凶厉之气。

  那充盈着噬人红芒的瞳孔,狠狠盯着龙且。若是目光可以杀人,龙且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然而,目光不可以杀人,只有实力才能!

  这两头天阶皇兽,一雌一雄,雄兽,也就是龙且击杀的那头,实力更强悍一点。

  幸存的这头皇兽,就是雌兽,实力相对弱些。龙且对于这陷入疯狂的血兽,并不惧怕,反而心中一松。

  被激怒的敌人发疯不可怕,可怕的是被激怒的敌人是平静的。

  这种未见过的血兽,应该是有天赋能力的,不过,它们的天赋能力可能就是防御的特殊属性。在他击杀它的时候,两兽都没有激活什么强力的天赋技能。

  在龙且使用神力的瞬间,其实,两头皇兽都是心头一惊的,毕竟拥有野兽直觉的它们,对危险更敏感。

  可龙且却没有给它们时间,瞬息间就改变了战局!

  而且,在干掉那头皇兽后,龙且准备一举再干掉另外一头,这样可以抽身出来去协助士兵们防守。

  轻轻一提火龙枪,龙且忍着胸口传来的阵阵撕裂之痛,又跳下城墙,冲向那头血兽。

  而血瞳中满是杀意的大地空冥兽皇兽,全身一紧,四肢爪子一张,旋即一蹬,如同饿狼扑羊一般,也开始了攻击。

  而在它身后,那被爪子踏过的大地上,不再传来轰鸣之声,而是一种低沉的刺耳之声。而且,这些声音,仿佛被什么力量给影响着。

  大地上面赫然留下着一道道利爪之痕。

  疯狂的皇兽,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哼!强力一点的血兽都能干掉,害怕你!”龙且怒吼一声。

  两者一相战,龙且脸上突然一变,不对!这周围的状况不对!

  龙且陡然感到周遭的空间仿佛凝固了一般,速度大受影响。

  脸色大变的龙且,轻轻一扭头,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爪子向它挥来。

  皇兽的前爪狠狠拍向龙且,仓促之间,龙且只能用火龙枪在前抵挡着。

  “铛!~~”爪子和火龙枪一接触,一道震耳欲聋的铿锵之声响起。紧接着,仓促的龙且突然内息一阵混乱。

  “噗!”龙且竟然再次被击飞了。

  “怎么回事?这头血兽怎么突然变强大了?难道它的天赋技能不是作用在麟甲上的?”

  “并且,它周遭的空间,仿佛被某种力量给控制着?空间之力……原来如此!”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龙且,在被击飞的空隙间,就已经把事情给看透了。

  “空间之力,那些麟甲被空间之力着附着,故而防御力才那么好。之前使用无坚不催的神力,方能破它。”

  “现在,经历突变的它,好像会把那股空间力量运用起来,不单纯加持在麟甲上了。”皇兽的空间力量的运用,仿若武将的内力运用。

  “不过,即使没有神力,你还是逃不过被击杀的命运!”龙且轻轻呢喃一句。继续开始攻击。只有一头天阶血兽,他有信心可以不借助神力去击杀它。

  凶残的搏杀又开始了。

  然而,即便龙且知道了皇兽的空间力量,可也不会如早前闪电般击杀皇兽。需要某种破绽!而破绽,需要慢慢发现。

  “轰!”龙且又一次被拍飞出去。

  一般来说,武将的身体随着实力的提升,会有一定的加强,可如此强度下的轰击,若是换成普通天阶武将,早就被拍死了。

  可龙且有神级武将的基础,就算多次被拍飞,也不会被拍成肉饼。

  并且,龙且对于皇兽弥漫在周遭的空间之力,也有一定的抗性。换成其他人,也许移动起来都困难,何谈战斗?

  ……

  在战斗之间,龙且的鼻子不停地轻微抽动着,他等异香传来。

  原来,早前他的那个信号,就是发给潜伏到联军后方蓝都军团士兵的。

  可在信号发起到现在,却一直没有闻到那股异香。以他的实力,应该是很容易就能闻到的。并且,龙且为了保险,让士兵把所有的血魂香存货都带过去了,还嘱咐他们把那些血魂香都点燃了!

  一旦燃起,那股异香绝对能把那些灵智不高的血兽吸引过去的。

  如今这般状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们全军覆灭了!

  “难道联军后面还有强悍的异人军团?亦或者是,新生龙主又安排后手在那?”龙且无奈想到。他隐隐感觉出,此后手,又被破解了。

  这个后手,就是想要把那些普通血兽都引到异人阵营这边去。

  只要这些血兽群把阵型摆开了,一波冲击之下,也许能歼灭一大半异人!

  血色荒原中的第三方阵营不可小觑,可利用!

  ……

  在守军应对兽群冲击,损失颇大之时,联军方面,却是陷入了被屠杀的状况。

  联军方面,高端战力非常少,黄阶武将都能屈指可数,更别谈玄阶武将了。

  在双方一交接,庞大血兽如饿狼入羊圈般,肆无忌惮地大杀四方。

  那庞大无比的血兽,即便是单纯冲过来,也都能碾压很多玩家。

  这般一面倒的状况,若是换上原住民,肯定会士气大失,逃兵都可能出现。

  可对于悍不畏死的玩家来说,这只是被boss级怪物击杀一次而已。这种情况,在很多虚拟游戏中都经历过,早习以为常了。

  “兄弟们,不要太靠前,肉盾顶不住的,都是一招倒,全部换远程攻击,执行风筝战术!”看到七八个刀盾兵被一头血兽一抓,旋即快速把他们放到血盘大口,咕噜一吞后,旁边的玩家却没有丝毫的惧色。

  玩家的适应能力,可谓是最强的。

  而那些被吞的玩家,一死后,虽然马上化作白光,可在白光之处,一道诡异的血色陡然出现在血兽的口中。

  这道血色就是血食。

  在激烈的战斗中,没有一个玩家会发现这个情况。

  血兽进食了一番后,蠢萌的脸庞上,露出一丝人性化的满意之色。

  旋即,那铜铃大的兽瞳,又盯着不远处的人类。

  血食,还有很多!不过,这些人类真的是坚韧不怕死,不断在骚扰着,真烦。

  ……

  与守军不同,随着局势渐渐发展下去,属于玩家的特异打发开始发挥出来了。

  什么风筝战术、菊花战术、S级蝴蝶位移战术、绕桩战术等等,都开始冒出来。

  百万异人士兵,万众一心,应付成百上千的血兽,渐渐稳定了局势。

  然而,从一头头血兽冲击而来,到渐渐被分割开来,陷入泥潭战,玩家联军,还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至少四五十万士兵被屠杀!

  没办法,站立的玩家,实在太密集,一头血兽即便一屁股坐下、躺下,都能干掉数十人!

  并且,在牵制之中,玩家还是不断地被击杀,只不过数量没有刚开始那般高而已。

  另外,倘若能一屁股坐死一位领主玩家,那更是数百上千的击杀数!

  其实,若是此战拖得久,对于第三方阵营血兽来说,那是最好的。可对守军和玩家来说,那是致命打击!

  故而龙且才计划那个绕路去点血魂香的后手。

  ……

  “卧槽,这一爪子下去,我的玄阶盾牌竟然直接破碎了,有这么变态吗?这还怎么打啊?”一位玩家侥幸躲过一击后,躺在大地上,望着手中破碎的盾牌,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

  他心痛的,是手中的盾牌。

  “咦,怎么空气中有一股香味啊?”这位玩家抽了抽鼻子,突然闻到一股非常奇异的香味,疑惑道。

  “卧槽,难道是哪个玩家现在在煮饭吃了?”这位玩家一脸懵逼道。这种情况,并不是不会发生。在玩家圈子中,啥奇葩事都会发生。

  在战场上,煮饭喝茶,那都是常规操作。有的玩家还可能在战场上和女票卿卿我我呢。

  然而,这只是普通玩家闻到这股异香的想法而已。可对于龙且,闻到这股香却淡的异香后,却脸色大变。

  “怎么回事,城主府,不是被我施加火龙庇护吗?即使那傀儡人点燃血魂香,也不可能有异香冒出来吧。”龙且脸色大变,惊呼道。

  强悍的龙且,轻易就能判断出,这股异香,明显是从城主府传来的。

  城主府的城市之心,可是加持着特殊庇护的,敌人的声音、气味、气息、通讯手段等等,都不会传出来的。若是有异人进入其中,就会发现通讯系统被封了。

  这可是火龙庇护的隐藏属性!

  如今,这道异香一起,就代表着城主府发生了巨变!

  可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导致火龙庇护失效的?

  “轰隆~~”与龙且早前布置的那个后手相反,在异人阵营肆虐的血兽,都一一调头,抽动着鼻子,往城主府嘣去。

  若不考虑其体型,它们如同一群屁颠屁颠蹦跳的袋鼠。

  ……

  正如龙且所预料那般,城主府中心地带,确实发生了变化,不过不是巨变,只是一个小小的变化而已。

  一个魁梧的面无表情的身影,提着一杆黑黄色神枪,在虚空中,猛地刺了一下,城主府中虚空中的那个似虚似实的结界,仿若海水,被神枪鲸吞了一般。

  若是龙且在此地,肯定能认出这杆枪。

  这是一杆夺运之枪!火龙庇护,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运】的运用。

  而夺运之枪,恰恰好就是这种东西的克星。

  如同上次活死人墓宫一般,血纹龙神枪,又立功了!并且,晋升地阶的龙神枪,某种隐藏能力又加强了。

  既然火龙庇护状态被消除,那城主府中藏有要塞城市之心的内阁,应该可以进了。

  一脸呆滞,毫无灵动的傀儡人,在林牧的指令下,又点燃一根血魂香,无神的瞳孔看着眼前袅袅轻烟升起的血魂香。

  其实,林牧让傀儡人背负血纹龙神枪的主要目的,不是破解火龙庇护,而是想要击破要塞的城市之心!

  龙神枪,对于城市之心,有奇效,这点林牧早清楚,故而布此局。

  只不过,傀儡人在想要进入城主府核心之地时,发现有一层无形的屏障阻挡着它,故而拿出血纹龙神枪攻击。

  某种程度上,这算是一种巧合!

  轻轻一踏步,那层无形的屏障已然消失,天阶傀儡人猛地一跺步,暴掠进入城主府核心之地。

  不稍片刻,傀儡人就找到了要塞的城市之心。

  只见宽敞的内阁中,一杆一人高的奇异血红色战旗插在一个悬空石碑旁边。

  这悬空石碑,就是要塞的【城市之心】。而那杆奇异血红色战旗,就是【血色战旗】!

  没有丝毫表情的傀儡人,又提着血纹龙神枪,狠狠刺向悬空石碑。

  “咔嚓~~”一击,耐久度十分高的悬空石碑就出现了裂痕,可见血纹龙神枪的变态!

  在龙神枪面前,无需讨论耐久度是什么。

  疯狂刺了一会后,满是裂痕的悬空石碑,在最后一声咔嚓声下,破碎了一地。

  而这个时候,数道浩大的系统公告声在玩家耳边响起。

  “叮!”

  “——血色荒原战役公告:万城争霸赛血色荒原战役,第十座要塞石碑被玩家林牧击破。林牧成为第十位攻破要塞的玩家,其获得奖励:【领地之石】一枚、随机中级残缺【神魂】一枚,获得一次解封一件高阶物品使用的机会!”